贴着领导好升官


贴着领导好升官

作者:

来源:

时间:12-13

贴着领导好升官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7-12-13

“额,这个事情你也要告诉她啊,你就不怕她告诉嫂子啊。”

, B# Pa0 u* J. W4 Y% v  他现在已经想通了,既然肖勇的妹妹喜欢自己,他妈又那么想要自己做他家的女婿,而且他现在也拒绝不了,干脆就将错就错,大不了到时候不认账就是了。

+ h5 s7 r* d+ e' p  不管是刘殿德还是孙玉还是刘巧等人,说到底都是因为利益关系和他在一起。

6 {1 A9 U! f4 D3 }  以肖勇恋家的程度,他一定会为了自己的妹妹用力的支持自己的。

  “屁,你以为你哥我是个白痴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给我妹妹说这个事情的,不过你也不能太凶猛了啊,我妹妹可是个乖女孩,到现在还给男人碰过呢,你即便是和她结婚了,也不能这么折腾她,不然的话,我一样毙了你。”

  虎娃顿时无语。

  他看着肖勇说道。9 |1 B/ ~$ f8 }

' j5 E/ T- Z0 U  肖勇说道,顿时笑了起来。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不欺负我妹妹,哪怕你把天捅破了,我都想办法给你补上。“' v- m! t# q0 O9 U" D2 X) L* L

  三个人又寒暄了一会,向南天就起身往外走去,走的时候,还冲虎娃打了个眼神,虎娃会意,不一会也跟着出去了。

5 h0 R- G. p1 _) W, F; ^  他刚出去,就先看着一旁的服务生问道。4 _$ ^4 N9 R* m( Q6 n

  服务生立马答道。8 u! s4 I9 B6 t: ^7 F- W

  “哎,好嘞,向总吩咐了,您要找他的话,立马就带您去,这边请。”, ^0 [' G+ ]6 X" U7 L+ ?, m4 m- g

  和很多老总喜欢在高层呆着的习惯不同,向南天的办公室就在一楼,而且在一楼的最边上,一处不起眼的房间里。

  进了门,看着只有他一个,虎娃顿时就挥手让服务生离开,然后笑着看着向南天说道:“这个地方,如果不是你的人带的话,我还真不会把这里当做是总经理办公室,倒像是一间保安室。”

! b- Y$ w5 S# ]1 K  他说着,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搬了一张椅子很随意的坐在虎娃的对面。

`/ _) f% H6 |: A" g4 v+ q$ ]  虎娃看着他问道。

4 T. Q! D7 a7 z: I" f  向南天立马笑道。我只是想问问,刘兄弟你那个保镖,究竟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说道这里,他忽然不说了,笑眯眯的看着虎娃,好像想要把他的秘密全部看清楚一样。' `- Bm3 n6 e5 A1 g: Z7 H

  虎娃立马说道,听到这话,向南天赶紧摆手。" O- A9 Q3 u# T: h

% O& a4 a7 L) [- `+ q  他说着,眼神里明显带着一丝失望。

  “是我师父让他来给我当保镖的,他吧,好像在什么国安上班,待遇貌似还不错,这个车牌是很牛气,我们上次一路闯红灯,愣是有一个交警挡啊。”

  他如何看不出来,虎娃这是故意在给他打马虎眼呢。

1 l- W6 A( m7 r6 H  他看着虎娃笑道,脸上却有丝毫害怕的意思。8 k8 V' P# v( z6 f

3 `! [6 U& C( [+ b1 {* T& w  寒暄了一会,虎娃忽然看着他说道;“是了,老哥,你这天上人间的股权能不能分我一部分啊,你放心,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我一毛都不会少的。”6 A/ Y! e% L+ ^2 Z' m& k

2 P8 U4 ~5 t0 ^/ z5 x' a  向南天立马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眼睛一翻,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现在这个地方百分之九十的股权都在我手上,分给你一点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担心会影响兄弟你的仕途啊,现在虽然有明确的政策,但是官商一直都是个忌讳。”

5 g8 L, X0 J1 X- v! h: ^  只是虎娃却好像根本听不懂他的话一样,挥挥手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了,我有个朋友在美国注册了一家投资公司,很快就要把分公司建在咱们县里了,到时候,直接以他的名义去投资就好,人能挑出办点毛病的。”8 P- r$ h% E' m% v; f& |# w8 I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兄弟你啊。”r, ~" R2 h8 s" u

! V9 _/ M4 i# }9 K2 l  “啥,一共才投资一千五百万啊。”

5 @8 X0 K# i0 z4 q! j5 `* {  “这个,是一千五百万,这几乎是愚兄我全部的资产了,你看你能拿出多少钱来入股。”

5 @+ m7 C; T1 N# \7 ~  一方面是想要试探一下虎娃的的底线,一方面也是在给虎娃一个下马威。

  “这个你把我给难住了,我还以为你这个店一共投资了上亿呢,结果才投资了一千五百万,要不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了,我投资五百万,拿走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看这个怎么样。”+ ]4 t3 X$ x4 L, U' M1 `+ J

  好像他说的不是五百万,而是五万块,五块钱一样。aL8 k0 i1 n7 I

( z7 d/ B0 L3 i, G  五百万,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的确不算是赔了,但是如果算上天上人间的未来发展的话,却肯定是赔了。

  “那好,就这样,你出五百万,我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 U, u4 Y8 ^; O1 a" [2 P  他并不想要得罪这个不知道有多大能量的大男孩。% N; d- o1 C! P& Z" L

" b& `, M; m/ p& s9 i3 u& c" D  虎娃立马笑着说道:“不过你也别担心,我虽然钱,但是我有其他的东西,最多一个礼拜,我们大龙县中心广场边上将要建立一座有二十万平方米面积的大型综合商城,我可以以销售价的八折,把其中的一部分商铺转让给你,当然,我也可以给你现金。”# B2 |" q. {. TI2 k

. f# }: V: v1 j( S  他早就得到消息说县城广场边上要建立一座综合商城,但是却想到这个大手笔竟然会是眼前这个帅气的大男孩的杰作。9 |+ B* `2 q0 D; ?5 R# u

  他还是说完,不过却已经猜想到了原因。9 X/ V9 P/ }. i

5 m% K1 Z0 c% Q, t4 AG+ ]( \  虎娃笑着说道:“我只能给你保证,那块地方绝对是我的。”' |0 R0 E8 ?( n. @$ W# p

  从见到这个年轻人开始,他已经在心里三次把他的价值调高了,但是却还是悲剧的发现,自己得出的结论还是远远达不到真实情况的标准。

  “好,我答应你,如果一个月内大龙商城能够如期开始建设,我们的交换协议立马生效。”

% z7 T! s2 DN! r5 s5 t  虎娃也站起来握住了他的手,笑着说道:“放心吧,最多一个礼拜,那块地的归属就会有一个定论的,你就安心的准备好股权转让协议书吧。”4 L, i7 ?Y* k+ D

  得到了向南天的承诺,虎娃显然很开心,告别了他,直接就往前面走去,还想再疯上一把,只是他从后门绕到前门,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两个喝的摇摇摆摆的女人正互相搀扶着在往外走,旁边还有两个长得挺帅气的年轻男人在陪着,不时的在她们身上揩油。" c! I0 N$ }: c1 z0 a; W

+ g; g: A) H5 ^9 z4 l  看到这一幕,虎娃立马就冲着两个男人吼道,然后大步走了过去。

  “刘哥,这两个人你认识啊?”

" X( p4 }9 {5 B  他们刚刚已经得到了吩咐,当然认识虎娃,也知道了他的身份,对他是相当的尊敬。" Y+ Q/ u1 I- j9 x8 V: r

  虎娃立马就冲保安怒气冲冲的吼道:“如果你不想你们的场子关门的话,立马把这两个男人给我拖到墙角,往死里打,你们放心,你们老板一定会奖励你们的。”

1 @( K, {* p7 ]3 y  听到他的话,保安明显愣住了,看了看他背后的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 q# g/ u* L" t! d2 X

  顿时一个年轻男人就冲着虎娃吼道,只是看着他还有他背后的两个人,以及周围已经围过来的五六个保安,他终于还是敢动手,只是和自己的同伴互相看了一眼,缓缓的往后退了两步。

; p3 U5 Q# M" }: W# l9 v  “TMD谁去给我端一盆水,我要好好洗洗我这狗耳朵,好好听听到底是谁的名字,能把我给吓死。”( Z/ E: f; c5 W" G/ h! L: J6 j

  一脚就把他给踢得飞出去了半米,躺在地上呻吟了起来,他身边的那个男人赶紧过去扶着他,同时警惕的看着虎娃,眼睛里带着一丝恶毒的光芒。+ z& x+ o4 D8 Q7 k3 \

  这个男人终于开口了,冲着虎娃阴冷的说道。W+ n$ S3 ~# B& Q- R

  “我也警告你,现在立马道歉,然后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不然的话,我立马就让我的保镖把你给打成肉饼。”}- r* z1 Q& l, u3 A

( ]) O3 jZ! c& B: _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远处来了三辆越野车,七八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从上面跳了下来,立马就冲着两个男人冲了过去。

8 l) `6 l- b# `/ K^: v9 \! q9 p  躺在地上呻吟的男人看到他们几个人,顿时就用手指着虎娃恶狠狠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打他们。”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就笑了。6 m) ~" j$ G; \* j' l9 U# S

  他说着,就把有些迷糊的刘巧和孙玉拉在了自己身边。7 L' t5 x- j/ I) Y

' x1 p) R, V! S& m  “哎呀,我就说那么吵,原来是你啊。”

, K3 R. ~: ]7 F! G% g+ x* Q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有些无语。

  “你听到了有,是他们想要先调戏人的,别说是被打了,就算是死了,也是死有余辜。”! ?& A: [+ d1 a

  带头的军人听到这话,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死死的盯着地上的两个男人。

& P2 U' Z9 r' C  他问道。

  地上躺着还在呻吟的男人顿时就撕心裂肺的吼道。

  “你们是那个部分的,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

  带头被叫做王叔的人顿时眉头一皱,本能的,他能感觉到这个人不平凡。

  他立马说道。

  “你究竟是谁?”

+ t, }6 W4 L7 H$ J! u0 l  只是木风根本不想理他,只是冷哼一下说道:“我么有问你这个问题,我只是在问你,你们队长是谁。”

$ {- b& N# \6 ~0 J  听到这个名字,木风立马点点头,指着地上躺着的男人说道:“你呢,你叫什么,是不是姚长虎的儿子。”+ _: O3 C! m0 ~9 [0 F$ J

' F# T$ ~A1 |/ V0 F: V  姚小虎说着,做出一副十分恶毒的表情。; J! v$ V! P1 P; F' c

% S( `$ ^' E/ A& s/ D  原本,他现在已经带着自己的兄弟和这两个女人在酒店里巫山云雨了,本来,他已经品尝到了眼前这个女人身体的美味了,但是就是眼前这个人,不仅仅打断了他的美梦,而且还让他挨了一顿打,甚至还把他爸派来保护他的人全部给放倒了。

6 m1 \! p! [Q$ [+ M  木风顿时就气极而笑,说道:“那好,明天早上,我保证你们都上军事法庭。”; C- l& T4 L4 T2 ~$ S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辆车开了过来,一个穿着一身西装的男人从上面跳了下来,一下车,就冲着地上谈着的男人扑了过去。0 I6 I; v, x: ~7 F0 j. Q

  男人脸上带着紧张的神色。

  听到这话,原本十分心疼自己儿子的姚长虎顿时就愣住了,回过头皱眉看着眼前的几个年轻人。

7 k1 d& o( w& F/ W4 s$ v  他盯着虎娃问道,他当然已经看出来虎娃才是这几个人的领头。! G. A0 ~0 \- U/ F8 O

( E2 j) U$ b' |- q* ^  虎娃说着,然后指着背后的两个女人说道:“如果不是我恰好遇到了的话,这两个女人,现在已经被你儿子和那个男人给弄到床上去了。”

  木风也开口了,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南华市武警支队队长?”

! l5 s& v+ y3 D  “哼,我不仅在你面前大呼行,我还要把你送上军事法庭,一个小小的武警支队队长,竟然都敢放纵自己的儿子在地方上胡作非为,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姚长虎就准备反驳,但是忽然一口气卡在了喉咙上,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个红本本,再也说不出话了。& O5 F# I1 i/ N

+ J0 [( g( E! d) |) U& c, Y2 M0 {  他忽然立正,冲着木风敬了个军礼。

2 b. D/ j* Q8 ^h8 ]( awR4 t  “你说我有有资格送你去军事法庭啊。”

  姚长虎顿时就一头的冷汗,急忙说道:“有,您绝对有,是我教子无妨,是我的错,我保证,回去了以后一定好好教导儿子,绝对不会让她再犯同样的错误,不,如果他再敢去勾引良家妇女,我就把他的腿给打断。”

. Z, R- `! [3 y* Z. r  “只是,还请您,不要把送上军事法庭,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

9 l' i0 Xz1 P  刚刚眼前的那个红本本,差点把他给吓死了,国安局的大校,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大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家只是因为年龄不够所以有挂上将星而已,不然的话,人家已经是少将了。

9 ^1 |' v( }1 a$ f0 u& l  “哼,你让我原谅你,让我放过你,可是如果今天的事情真的发生了的话,谁来放过他们呢。”

  他这是在故意的抬高虎娃的地位。

# t% X% \. j3 ]2 B# c  “小人物一个,不足挂齿,劳动不了您费心了,算了,木风,我们走吧,你想怎么就怎么吧,我懒得管这个事情了。”

0 s* i0 h8 i" D" a# I' n: r4 j  只是姚长虎哪里敢让他离开了,顿时赶紧追上去,一脸苦涩的看着他说道:“我错了,我代替我儿子向你们道歉,只是,还请不要把我送上军事法庭,只要不把我送上军事法庭,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 j' gk8 {9 e

  “你说,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我一定想办法给您办到。”

  他们这一追一赶,很快就已经离开了天上人间的大门走到了路边上。

  “算了,这事情我给你说干什么啊,你也帮不上忙,你赶紧走吧,别跟着我了,你儿子还在地上躺着呢。”2 r% q1 o' M2 P

  姚长虎立马赶紧跑上去把车门拉开,看着他说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明天,最迟后天,我就给你一个答复,一定帮你在市中心弄一块地,我知道南华市最近要扩建,市政府都要转移,规划中的那块地方现在还是一片荒地。”4 n6 H' ~: ^6 ~

  “那好,我等你的消息。”' Z2 @& J+ A- s9 x/ Rr% n

  车上,虎娃顿时就大笑了起来。

  木风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说道。

! ?/ i1 K# j& n7 k# d  “怎么,你要走呢?接到任务了?”`: _6 y" j5 t/ O+ z

( M. @, U7 lD  木风摇摇头。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沉默。$ F5 S& {+ j3 D( K6 u4 S, ?

! Y4 t2 L. y7 P. _% _  “那最好了。”

  在大龙酒店开了一间套间,把两个女人扶上去扔到床上,本来他就准备走了,但是就在转身的时候却被孙玉给紧紧抱住了。

* s+ q* I2 h~" mN/ |: U  她说道,语气里带着清醒。0 v% _7 A6 o. H% @

! r! f1 C! h* a& u# ]  孙玉顿时苦涩的笑了一下。

  她无奈的说道,脸上的醉意顿时完全消失了,显然,刚刚从出门到现在,她都是在装。! T+ j1 n% A6 \$ bQ

  这世界,你总要戴着面具才能活的更好,不是因为你不想摘掉,而是因为你根本不敢摘掉。, @. L4 W% c, g5 y

  “何必呢,你为什么就不想着过正常的日子啊。”

  孙玉顿时摇摇头。

- ]9 P1 ]! `) H1 w9 I  她说道,虎娃顿时沉默了。, O' N0 m! w4 V- Z2 n4 Z

  但是看着刘殿德的样子,他是不会放开孙玉的手的。1 m* {! gE+ W" j1 y# U1 a

8 w" }0 T$ V/ T: W1 F5 a) P0 S: [  那个时候,他就需要孙玉了。' m7 k! y1 Z& a^

  因为孙玉的年龄和他差不了多少,他也不会面临政治风险,简直是一举多得。' R5 I$ h; w' A* a* Y! A( e

' u9 v$ S) m* S) W9 B7 M! Z  他心疼的说道:“如果你不想,我可以帮你摆脱的。”

  “傻瓜,我都这个年龄了,你觉得我还能赌得起吗,即便是我走了,能去哪里,还有谁能要我啊,你吗。”

s: X, p2 p% T5 w  虎娃又沉默。

  他也想说一句:“我不会嫌弃你的。”5 @! X2 ~6 g$ A' |( c: F

5 g: k, u0 K. t  他太了解自己,他也不是那种能够甘于平凡的人,他不会允许自己身边有一个比自己老很多的女人存在。

0 g$ Y( i# e" A1 KR' ~1 H  他最终只说出了这三个字。! J+ Z, S- x6 x5 f1 ]: w' y

  她说着,妩媚的一笑,然后踮起脚尖抱着虎娃的脖子就冲着他的嘴巴亲了过去。

, w; Y) T- V1 Y# j  从嘴巴到脖子,从脖子到山峰,到平原,最后到峡谷。

9 ?8 |9 F: g0 ?9 q  坐在虎娃的身上,孙玉一边运动着一边大口的喘息着。

0 c4 _; k* ]3 n! M! f9 \  两个人从沙发上战斗到床上,正好刘巧也在床上,虎娃的手不由自主的就已经深入到了刘巧的衣服里面。% ?% R* a; v3 N: ^

; |; v: p# `3 ~3 B  “嗯哼。”: |* z0 L1 S7 fi' E

- ^2 Z6 o1 \8 T! E3 `/ M$ c2 w  她一愣,然后就惊讶的叫了起来。Y* h+ f& D' f4 a, L! Y8 C

$ u0 z. Yq6 R( K3 d) _6 e  她说着,就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异样,低头一看,就看到虎娃的家伙还在自己的身体里,不由就白了他一眼。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嘿嘿一笑,说道:“是啊,你还想是谁啊。”

  刘巧顿时就狠狠的把他抱得紧紧的,然后就看到了他另一边的孙玉,愣了一下,忽然脸上露出一阵笑容,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 H& A$ u! [' A5 J

  正好看到了刘巧的手抽走,顿时她就追着她的手打了过去。* \7 kh4 ~. ^

. J8 i% [* X9 m  她和小孩一样的喊道,语气里充满了憨态,顿时就把虎娃给刺激了,原本还在刘巧身体里出来的大家伙顿时再次变得坚挺了起来。* F8 y0 h: g4 G% Ds* k

! P$ @' S" D, }! K7 F: h  她说着,就想要逃开,但是哪里能逃得开啊,顿时就被虎娃抓住抱在了怀里。

  虎娃说着,就趴在了她的身上,下身一用力,再次进攻了起来。

( M2 O) O) i: l; g3 w8 }  一个小时过去了,三个人终于停息了下来,虎娃也终于弄的舒服了。

  刘巧忽然看着虎娃说道。. b6 z6 E; W1 c1 r6 x( E- ?

  对于这个问题,他真心是无法回答的。

  “好啦,看你们那一副表情,好像是死了爹一样,哪有那么严重啊,我就是开个玩笑。”

  虎娃一愣,顿时就点点头。

  这些,他当然都是通过木风来办到的。

  况且,他还给自己留了最后一手,一个秘密杀手锏,最后的办法。

+ m; i% U7 C8 C4 r+ g( o" N7 l# {  刘巧说道:“那块地现在属于税务局名下,我担心时间长了,让我上面那条老狗给发现了就麻烦了,那条老狗最近好像得到了什么支持,忽然变得厉害了起来,我不得不防啊。”

+ A' ]1 F, p% y. V" m  “得到了,只是你也不用担心,一个副师级到了地方上顶多就是个正处,在大龙县,他是条龙得要趴着,是只虎也要卧着。”

* @$ v3 f6 _/ m0 Q  虎娃点点头,他知道刘巧说的是对的。7 h( Z6 [& B% I" V/ v- y
  想要升官,通过正常途径最快的方法就是当秘书,无论在什么体制下,在什么国家,都只有紧紧的贴着领导才能有更多的机会。[ 此帖被zhjn0610在2014-01-03 15:05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