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外传之郭襄4


 神雕外传之郭襄4

作者:

来源:

时间:02-08

神雕外传之郭襄4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8-02-08


﹝十四﹞天人永绝 杨过父女相逢 再遭劫 郭襄惨被轮奸
终南山崖下,一条灰色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一片鸟语花香,花团锦簇,林荫茂盛有如世外桃源的草地上。 
杨过一落到崖下后对着空旷的四周拼命的呼唤着小龙女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唤着,整遍山野回响『龙儿、龙儿你在那里啊!』的叫声,持续的叫着已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依然未见小龙女的影踪。 
杨过失望的跌坐在大石上,喃喃的念着『龙儿你又再骗了我一次,你好狠心让我一个人在世上独活,龙儿呀!』 
正当杨过伤心欲绝之际,忽然从远处传来几声嬉戏的笑闹声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杨过连忙往声音处望去,只见一条身影远远的跑了过来,一个身材窈窕发黑如墨,穿著一身白衣,脸似小龙女的稚龄的美少女,朝着杨过跌坐之处而来,少女身后有一条不及七吋身色如墨的细长小蛇追逐而来,两者之间如多年好友般的嬉闹着,直到少女发见了坐在石上的杨过后才停止了嬉戏。 
少女慢慢的走到杨过跟前,好奇的上下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与自己长得不太一样的异类,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这位..这位大人,如何称呼呢?好象从来没有见过你,你是从那来的,来这有什么事情嘛?」 
对着这位酷似小龙女的少女突如其来的问题,杨过如见亲人般的轻声回答道: 
「小妹妹,叔叔从上面下来的,下来这里只是为了找我的妻子,她的名字叫小龙女,不知小妹妹有没有见过她呢?」 
杨过问完话后,只见少女双眼泪水徐徐滑落,正待追问之际,身后传来数道呼唤『过儿...杨大哥.......』 
原来是黄蓉五女靠着神雕之助,也顺利的落到了崖下,只见五女身形一落后,随即奔向杨过身旁围绕着杨过,并也发现了这名酷似小龙女的少女,于是黄蓉开口向杨过问道: 
「过儿,此女是谁,长得好似小龙女,你下来甚久可否找着小龙女呢?」 
「蓉姊,此女我方才才见着,就是因为她长得太像龙儿了,才想问她可否有见过龙儿,不料此女尚未回答就流下泪来,尚未回答我的问题呢?可否请蓉姊代我问之」 
「好吧!就让蓉姊替你问问这小女孩。」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父母在吗?有没有见过一位与你相似的女人呢?可不可告诉阿姨呢?」 
美少女见黄蓉亲切的问着,提起雪白的衣袖轻拭脸上的泪水,回答说: 
「阿姨,我叫杨思女,我的母亲早在三年前过逝了,只剩我与黑儿相依为命,我只知道我母亲在过逝之前告诉我,我叫杨思女名字的由来,原来我有一位有名的父亲名叫杨过,母亲还告诉我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的父亲会来找我们,刚刚见这位大叔问起母亲的名字,一时情不自禁的想起母亲而掉下眼泪,还请阿姨代我向大叔说声抱歉才好!」 
杨过听完少女的话后,情绪非常的激动,脑中有如被雷击,而痛心疾首的狂呼着「龙儿呀!龙儿!你为什么不撑到我来找你就离我而去,你为什么要定十六年之约呢?如今失去了你,我往后的日子该如何活下去呀!龙儿,你回答我呀?告诉我该如何呀?龙儿......」 
程无双四女见杨过情绪失控,急忙的拥住了杨过即将昏厥的身体,将杨过扶到一旁休息,黄蓉立即安抚着被杨过吓到的少女,并告诉少女说: 
「思女,你可知道刚刚失控的大叔是你什么人嘛?他就是你日夜期待见面的父亲杨过,在得知你母亲小龙女过世的恶耗后,一时无法承受打击而失控,你别见怪才好,现在你的父亲已经稳定下来了,快过去见见他,顺便安慰安慰他,劝他节哀顺便,别再伤心了,快过去吧!」 
少女听了黄蓉的话后怯生生的走向杨过跟前跪了下来,开口说: 
「爹,你别再伤心了,娘虽然已经过逝了,但是还有女儿陪着你一起过日子呀?爹你就别再伤心了,你看旁边的阿姨们,脸上也挂者泪水呢?你忍心让我们这群女人陪着你伤心难过一辈子吗?爹呀!虽然女儿不知情爱是何物,但女儿看的出来,五位阿姨对你的爱绝不比爹爱娘来的少,虽然爹与我已失去了娘,但是却多了五位姨娘来爱爹和我,相信娘在天之灵,也会希望爹与我能好好的活下去,这才是娘最大的心愿。」 
杨过听完爱女的话后,紧紧抱着爱女痛哭而泣,一旁的黄蓉五人也受到杨过的影响,也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话说新光五渣五人,抬着郭破虏的尸体来到了树林深处,正待找一处空地掩埋尸体时,老五猪渣刘邦彦『唉呀』一声,摔向前方,后头的老四人渣陈孝忠也不察的连人带尸体首也摔了下去,最后头的老大屌渣邹国民喊声:发生什么事,立刻跃向前头观看究竟。 
只见人渣陈孝忠与猪渣刘邦彦两人一尸的跌成一团的哀叫着。老二烂渣林永钏驱前一观,发现两人一尸尽有八支脚,觉得事有蹊跷,腿一踢将人渣与猪渣给踢开,这才发现被压在两人一尸下面的昏迷不醒的郭襄,一旁的老三鼠渣曾天诚跑到老大屌渣邹国民跟前猛拍马屁的说: 
「老大、老大我发现郭靖的小女儿郭襄昏倒在大树旁,这下子咱们可立了大功,王大人可会重重的赏赐咱们五人,我们要发达了。」 
「老三,人在那,快带我过去瞧瞧。」 
屌渣邹国民急忙叫鼠渣曾天诚带他到郭襄昏倒的大树旁去。 
「中原第一美人黄蓉的女儿,的确不逊于其母,细皮白嫩的身材玲珑有致,让人垂涎欲滴心儿发痒,恨不得奸淫一番,大快剁颐品尝其美味。」 
屌渣邹国民见其郭襄国色天香,不由色心大发,蠢蠢欲动的说着。 
看见屌渣邹国民一脸色眯眯的样子,老五猪渣刘邦彦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爬起身子爬到屌渣跟前,拍着马屁的说: 
「老大、老大,小弟这里有师传密制淫丹『百肏淫贱丸』可让你拿来试试郭襄这浪蹄子的浪劲,待咱们爽过后再把郭襄带回去邀功,小弟这个主意可好。」 
「百肏淫贱丸,此药不是武林三大名医之一『绝不医』肏你妈、要你死,王大猷的五大淫药之冠,千金难买,万金难求的至淫圣药,你说是你师门之药,难道你是绝不医之徒,老大我真看走了眼了,不过闲话少说,快快把药拿出来让老大试试看,看看这至淫之药的神奇功效。」 
「是的,老大」 
猪渣刘邦彦立即从身上的皮囊中取出一瓶小瓷罐倒出一红色的药丸,递给了屌渣邹国民,屌渣一拿到药丸即刻将药丸硬塞入郭襄口中,双手更三两下的扒光了郭襄身上的衣服,狂亲猛搓的在郭襄身上猛揩油,一旁的其余四渣也不甘寂寞的剥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加入了战场,在郭襄有洞的地方猛扣猛钻的上下其手。 
经过一番蹂躏的郭襄更在淫药的作祟下,逐渐的清醒,也慢慢的失去本性,显现出最原始最淫荡的浪劲,双手搂住屌渣颈项,身体扭动的,口中哼哼啊啊的浪叫起来。 
「好哥哥,不要再挑逗妹妹了,妹妹的屄痒的受不了,快、快一点把哥哥的大鸡巴插到妹妹的浪屄里面来呀!......啊受不了....快..快插进来呀..................」 
屌渣邹国民一见郭襄淫荡到了极点,浪屄淫水直流,立刻抓起自己硬起来不到一吋的超级小鸡巴对着郭襄淫水直流的浪屄猛肏,一、二、三、不到三下就已射精倒向一喘着大气。 
一旁的人渣陈孝忠见有机可乘,立即躺在地上一把抬起郭襄的玉臀,粗大的鸡巴对着郭襄淫水直流的花蕊狠戳而入,猪渣也抓起又肥又短的鸡巴借着淫水的润滑也钻进了郭襄的后庭花内急抽狂肏。 
后庭及花蕊受到前后夹功刺激的郭襄,更加的狂乱了起来,为不使一旁的烂渣林永钏、鼠渣曾天诚受到冷落,也伸出双手一支的为两人套弄了起来,使出混身指数迎战四渣,口中更加淫荡的浪叫着: 
「哎呀....唉唷喂......大鸡巴哥哥们....你们的鸡巴好大.....插的妹妹的.....的小浪屄好胀.....好烫好...好痛好麻好...好酸好..好好舒服......哎呀....大鸡巴哥哥们......你们...你们连妹妹的..的心肝也穿破....破好了.....哎唷喂....啊.....嗯.....哦...有种你们....你们就把妹妹我......哎呀....就把我奸死好了....哎唷........啊啊...........」 
受了郭襄的浪叫声的四渣,有如火上加油一般,四人立即换组再干,更加的猛戳猛肏的奸淫着浪态尽出的郭襄,而在一旁休息的屌渣邹国民也被郭襄的淫声浪语的蛊惑下,刚射完精不到一吋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见已无洞可插,于是抓起郭襄的下巴将不及一吋的鸡巴往郭襄的口中插去。 
只见郭襄含着屌渣的鸡巴如婴儿吸着奶嘴般吸吮着屌渣的小鸡巴,口中含乎的继续浪叫起来: 
「大鸡巴哥哥们.....妹妹我舒服死了.....哎唷......好美好棒的大鸡巴...美的透了顶.....妹妹被鸡巴们肏得美死了......顶上了天了.....哎呀......亲爱的鸡巴哥哥们......哎唷喂....好哥哥们....哎呀...妹妹..妹妹每次都被你们的大鸡巴碰到花心里去了....好舒服啊.....鸡巴哥哥们....妹妹爽死了被你们肏得爽.....爽翻天了..........啊.....啊........喔......喔........哦......你们把我奸死吧.........妹妹我.....我把命送给你们好......好了...哎唷喂....我要死要死了......哎喂....好棒好猛的鸡巴呀..妹妹的命快....快完了.....啊.......」 
新光五渣此时已兴奋到了极点,连忙一股作气的更加卖力的冲刺的让自己达到高潮。 
这时的郭襄也舒服的连魂儿都出了窍,淫眼细眯,双颊泛红的浪叫着: 
「哎喂....我的鸡巴哥哥们.....我受不了....要丢了.......啊....不行了....鸡巴哥哥们咱......咱们一起丢精吧......哎唷喂呀..」 
新光五渣也响应着郭襄的浪叫声说: 
「浪屄妹妹.......你的浪劲搞得鸡巴哥哥好爽好.....过瘾啊..喔....喔....哥哥我...我要丢精了........喔....丢精了....啊.....」 
郭襄随着五人五道又浓又腥的精液冲击下,惨叫一声,一阵痉挛后,被射的满身精液的娇躯,整个人瘫痪在草地上半昏半醒的娇喘着......? 
肏完郭襄后的新光五渣,经过一番着装后,草草的将郭破虏的死身处理掉后,用包郭破虏用的布巾包起被肏的不醒人事的郭襄返回襄阳内准备向王大人邀功而去了..............? 

﹝十五﹞
终南山崖下,杨过、黄蓉等人与崖下的美少女在崖下生活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对美少女而言,是她从出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 
也许是生活有了人照顾,原本看起来非常清廋的少女,在程瑛与陆无双两位大厨师的美食与黄蓉的照料下,越发长得标致,身形也越见丰腴,也越来越有其母小龙女的味道,然而这些改变看在杨过眼里,心中更是百味杂陈。 
这些日子以来,杨过总算在黄蓉五女的激情安慰下,渐渐淡忘了失去小龙 女的伤痛,又有自称为自己的女儿,天天的嘘寒问暖,日子还算过的惬意,但是,所谓『饱暖思淫意』人只要太平日子过久了,脑袋里就会胡思乱 想了起来,杨过此时也是这种情形。 
一日,杨过正与完颜萍经过一场激烈的性交之时,发现了有人在窗外偷窥,但因性战未休,无法起身追查,只好更加卖力的让完颜萍达到高潮,于是杨过抬起完颜萍的丰臀,以老汉推车之势让自己的大鸡巴,一次又一次的深入完颜萍的嫩穴内。 
「啊......哥....你肏的好深喔.....一下就撞进花心里去了....妹....妹的穴心被哥......哥你的大鸡巴肏得好酸......好酥麻噢......啊...哎唷喂.....爽死浪穴妹妹了......哥....哥..呀你的大鸡巴....在妹妹的浪穴里烫........烫的妹妹快......快出水来了.....唔..唔....嗯....好美..好美....哥..你的鸡巴好神勇喔.............哎呀........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妹妹受不了了....哥..哥快快用力一点......妹妹出来了......啊........死了....妹妹上天了..........啊...........」完颜萍 
在杨过的一番猛肏下,终于不敌的射出了一股元精,杨过的龟头也在这股热精的冲击下,一阵酥麻,也将一股热精射进了完颜萍的穴心深处。 
这时在窗外偷窥的人影,见杨过两人性战已止,身形一闪,一下子就消失了影踪,杨过待完颜萍熟睡后,立即起身穿衣,开了门朝消失的人影方向而去。 

另一方面,追妹妹不着,又迷失方向的郭芙,狼狈不堪的在这遍将自己迷失方向的森林里内,毫无目地的走着,满头乱发,面色槁黄,已失去了往日的美艳,此时的郭芙只是一味的寻找可以让自己温饱的食物与休憩的场所。 
突然之间,一道烤肉的香味由森林的右前方飘了过来,已饿的饥肠噜噜的郭芙被这股飘来的肉香味深深的吸引着忘情的往肉香飘来去走了过去,终于走到了烤肉的地方,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郭芙往四处望去,确定了没有半个人之后,郭芙再也受不了了冲到了烤肉架前,一把撕开架上的一支鸡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不到半刻时间一只烤鸡全被郭芙吃了精光,正待享受口欲之美的郭芙,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手脚一阵酸麻,眼前一黑『碰』一声,整个人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杨过循着人影消逝的方向,追到了崖下左方的瀑布处,正待附近寻查一番之际,耳边听到了一道淫荡的浪叫声,于是杨过实时朝淫叫声处走去。 
走到瀑布旁的杨过,眼前一亮,在瀑布底下正有一具雪白如玉的肉体,浸泡在瀑布下忘情的手淫着。 
『啊.啊.嗯.嗯.』的浪声,淫乱的神情,看的杨 过胯下的肉棍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怎么可以这样偷看自已女儿的身体呢?而且还起了色心,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杨过在自己的脑中责怪着自己,怎么能偷看自己的女儿手淫呢?想到了这里,杨过这才想起,难道刚刚偷窥我与萍妹做爱的自已的女儿,所以她才来瀑布这边手淫,难道是我与蓉姊她们几人平日太过于热情了,而导致女儿也跟着淫乱起来,想到了这里,杨过心头一遍凌乱,决定前往黄蓉处,请黄蓉为自已出主意,于是杨过身形一晃,即消失了影踪。 
而沉醉在手淫的淫欲中的少女,还不知自已偷窥的事已被自己的父亲,且自己手淫的淫荡的样子,也被自己的父亲看的精光。 
离开了瀑布后的杨过,慢慢的将所有的思绪从新的整理了一番,慢下了脚步,仔细的回想着自己过去所有发生的事,抽丝拨茧的回想自己与小龙女 一起的时光,不禁的迷思起来,不久之后,杨过一声大叫,身形一闪往黄蓉的住处大叫着『蓉姊、蓉姊,我想到了。』 
杨过来到了黄蓉所住的小屋前,看不到黄蓉,一把推开大门走了进去,正待开口喊黄蓉之时,只见黄蓉一幅海棠春睡的娇艳模样,而忘了来此的目地,于是杨过胯下的鸡巴又再次的被黄蓉裸睡的身子给激发了起来。 
杨过即刻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爬上了黄蓉的床,一只手轻柔的爱抚着黄蓉身上的每一吋肌肤,另一只手轻握着黄蓉的丰乳,张开口含住了黄蓉乳房上的小乳头吸吮了起来。 
沉睡中的黄蓉被这外来的刺激给激醒了过来,张开眼看到了自己最爱的冤家在挑逗着自已,双手一绕,套住了杨过的脖子,娇声的说: 
「哎哟...我的小冤家、小丈夫,你吸小力一点...啊..姊姊这小葡萄干都快被你吸走了....哎唷喂....我的小亲亲...轻点..啊..」 
黄蓉被杨过吸的哇哇乱叫,杨过此时见黄蓉醒了,于是倒转了身体,把胯下的鸡巴朝黄蓉的膻口塞了过去,并对黄蓉说: 
「蓉姊,快..快亲亲过儿的鸡巴,过儿的鸡巴胀的好难过喔!」 
黄蓉见杨过把他的鸡巴送到山嘴边,又听杨过如此哀求着,于是一手抓着杨过那根浮满青筋的大鸡巴,张开了玉口含住了龟头上下的吸吮了起来。 
「唔..唔..唔..唔...嗯..嗯..嗯....」 
黄蓉经历了多次性的战争之后,嘴上的功夫已属高手之流,又吹又吸之下,杨过的鸡巴越发肥粗,那龟头更是坚硬如石,她一边的吞吐着杨过的阳具,另一边用手抚摸着杨过的睪丸。 
「啊....蓉姊....好舒服喔.....」 
杨过被黄蓉上下夹攻的不禁的颤抖的叫了起来,双手抱着黄蓉的头忘情的抽动了起来。只听黄蓉.. 
「唔....唔....唔....」 
把头甩了开来娇嗔的说: 
「我的大鸡巴弟弟呀...你要闷死姊姊呀....姊姊我快被你的大鸡巴给弄窒息了,来乖乖躺下来,让姊姊的浪穴儿好好的来服侍你。」 
黄蓉推倒了杨过的身体,张开了双腿,一手握住了杨过的大鸡巴,对准了自己已湿淋淋的肉穴坐了下去。 
「啊......好胀....好硬的鸡巴呀......喔..顶到花心了....噢...噢....好美......好满足......哎唷.......顶穿了姊姊的浪穴了...我的亲丈夫....大鸡巴弟弟.....姊姊快被你肏死了....啊.....啊....心肝....爽死姊姊了....啊......」 
不停的套弄着,杨过也一把抱住了黄蓉的丰臀,见底的肏着黄蓉流满淫水的浪穴。 
「嗯哼....唔....快..快.....用力....唔....好丈夫....好情人...嗯...莫停......啊...好美....好美呀....我的鸡巴小情人....我要......快....用力的给我呀......」 
杨过见黄蓉已逐渐的淫乱了起来,抱起了黄蓉的身子,让她躺了下来,胯下的鸡巴未停的猛抽猛入的肏的黄蓉淫声大作,浪叫连连。 
「啊...好粗好大的鸡巴呀......姊姊快被你肏死了....我的好鸡巴弟弟...姊姊......的浪穴儿夹得你的鸡巴爽不爽啊........又顶到花心了......姊姊快爽死了........被你插上天了......哎唷喂.......不行了.....这下子姊姊真得不行了......我的亲亲过儿....姊姊已经不行了........我们一起射吧......啊.....死了...不行...........」 
黄蓉紧抓着杨过,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极度的高潮终于由黄蓉的穴心射出了一道浓液,而杨过也在此时腰眼一麻,也跟着射出了一股热精,射入了黄蓉的子宫深处。 
两人休息了片刻之后,黄蓉爬起了身子趴在杨过的胸前,望着杨过问道: 
「过儿,你今天怎么会跑到我这里来呢?今天应该是萍妹妹陪你的日子才对,是不是因为萍妹不方便,才使你过来我这里找我,是吗?」 
「蓉姊,萍儿没有不方便,而且被我肏得此刻可能还在睡梦之中,今日来找你是另有要事,但是一进门就被你的海棠春睡的模样,诱的我受不了,所以才与蓉姊你大战了一场,喔!对了,蓉姊,我真的有事要你帮我分析一下,此刻的我,不知如何是好。」 
「过儿,何事让你如此烦恼,快告诉蓉姊,让蓉姊为你分忧解劳」 
于是杨过就把今天女儿的偷窥与手淫的事告诉了黄蓉知情,黄蓉听了杨过所说的一切,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的说: 
「过儿,你和小龙女两人,都不是淫乱之人,为何你们的女儿会如此早熟的 如此淫荡呢?过儿,你仔细的回想一下,过去你和小龙女两人之间可曾同过房,做过爱呢?自从我见到这个少女之后,心中也有一些疑问,只是未与提起吧了!这个少女虽然长的很像小龙女,但是却一点也不像你,我觉得倒有点像已死的尹志清,你认为我的分析如何,过儿。」 
杨过听完了黄蓉的解说后,沉思了起来,的确,自已和龙儿之间除了纯纯的爱之外,两人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性爱的关系,而且为自己开苞的人是眼前的蓉姊,自己虽然享受过无数的性爱,但却从来也没有与龙儿发生任何 的关系,那这个自称为我的女儿的少女,可就不是我亲生的女儿啰? 
想到了这里,杨过心头更是一遍杂乱,原本庆幸自己有了一位长得像龙儿的女儿可 以承欢膝下,以解对龙儿的相思之苦,现在发现了此女不是自己的女儿之后,该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她呢?告诉她实情会不会让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而离我而去,我是无法再一次承受龙儿离我而去的打击,因为她实在太像龙 儿了,但是如果不告诉她实情的话,我怕我也会受不了的,这该如何是好呢?杨过想了一想,决定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黄蓉让黄蓉为他出主意。 
黄蓉听完了杨过的想法后,略一沉思几分钟之后,笑颜逐开的对着杨过说: 
「过儿,蓉姊已帮你想到了好主意了,此刻你先回房里等蓉姊的好消息,蓉姊此刻就去帮你解决问题。」 
黄蓉说完话之后,立即起身穿妥身衫,还未待杨过回话,即开门而去。 
杨过傻傻的看着黄蓉逐渐远去的身影,穿妥衣衫走出了黄蓉的屋子,朝着自己的屋子而去了............ 

﹝十六﹞郭氏双姝的不同的境遇
夜!是如此的神秘,也是罪恶的发源,而这个夜也是改变了郭家两姐妹一生的夜!!!!!!!!!!!!!!! 
「郭芙之死」 
在神秘的森林中迷失的郭芙,在吃了香喷喷的烤鸡后即不醒人事,待她醒转之后,发现了自己已被绑在一个黝黑的山洞里,四肢叉开,身无寸缕的无法动弹,正当要开口呼救时,耳边却听到一群人的声音,一听之下,全身发麻,心想自己今天又难逃被轮奸的命运了! 
原来郭芙所听到的声音,竟是自己父亲的死对头,霍都与金轮法王,难怪她要心生恐惧了,郭芙已知自己得救无望,于是假装未醒,以便得知霍都这郡人有何阴谋,以便日后告知父亲郭靖。 
「王子!老纳不知王子捉拿郭靖之女有何用意,但目前对我们来说,她并无任何用处,倒不如现在将她铲除以绝后患,也少了一个人来分食我们仅有的食物!」 
「老秃驴,你少啰苏,本王要做什么不必你来管,今天本王落得如此田地你也少不了关系,说什么大蒙古的第一国师,什么文武全才,全部都是狗屁不如,现在本王不想听你的声音,你给我闪到一边凉快去,少扫了本王的性致,快滚有没有听到。」 
「王子,你!唉!」 
金轮法王被霍都一番的责骂,感到心头一番唏嘘,于是转身走到了山洞口,盘脚打坐了起来,另一方面霍都已将郭芙压在身下尽情的淫虐着。 
「怎样呀!郭家大小姐,本王的鸡巴让你爽不爽啊!不要像只死蛇一样,本王要你给我大声的叫,你有没有听到,妈的!臭娘们,不要敬酒不吃要吃罚酒。」 
啪!啪!霍都见郭芙叫都不叫一声,火急之下,猛然的赏了郭芙几下巴掌,郭芙被打的嘴角泛血,两眼直瞪的霍都,仍是一副不愿不肯屈服的态度,霍都见郭芙仍不屈服,于是更是火大的抡起双拳猛击郭芙的小腹,毫无怜香惜玉的打的郭芙鲜血直吐,霍都见郭芙仍是一副倔强的样子,于是拿起身后的长剑,一剑刺入了郭芙的肉穴内。 
可怜的郭芙终于在霍都的凌虐之下,死不瞑目的含恨而终! 

「郭襄 父女之乱伦」 
被新光五渣用淫药控制而被带回襄阳城的郭襄,又经过了王大人的一番奸淫之后,郭襄被带到了自己父亲的房间内,此刻的郭靖已被至淫的焚香搞的欲火焚身的已失去了理性,忘情的如野兽一般的在程遥迦的肉体上迤逞着发泄兽欲,此刻的程遥迦被郭靖干的不停的救饶着。 
「靖哥哥,轻一点,妹妹的小穴快被你肏烂了,唉唷喂!靖哥哥你的大鸡巴把妹妹的花心给插穿了,啊.....啊....不行了,妹妹快被你肏死了......啊.....救命啊.....我快受不了了........哦........不行了........」 
正当程遥迦被郭靖肏的即将不醒人事之际,王大人正好将赤裸裸的郭襄带入了房里,立时叫人将程遥迦与郭襄替换,于是郭靖父女,在迷失本性之下,终于在王大人的刻意安排下,发生了天理不容的乱伦事件。 
可怜的郭襄,在淫药的驱使下,混然不觉的被自己父亲的鸡巴狂插猛顶的浪叫连连,而此刻的郭靖巴一样的在自己女儿的肉体下尽情的肏着,享受着自己女儿的小嫩穴,直到精尽人亡之时,仍不知自己的女儿被自已所奸,而极乐而终! 
郭襄在被父亲的鸡巴猛奸下,被父亲最后的一股浓精冲激之下,醒转了本性,这才发现自己的父亲将自己压在身下,脑中『轰』一声,羞愧之下,一把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父亲,又发现父亲早已气绝,耳际间又听到王大人几人的嬉笑。 
狂怒之下,起身抓起父亲床头的长剑,疯狂的杀向王大人一群人,王大人等人被郭襄突如其来的杀了过来,又被郭襄的疯狂剑法杀的不知如何化解。 
不消片刻,王大人一群人皆在郭襄的疯狂剑法下一一受诛而亡,到死之际仍无法想信这世上竟然有此神奇的剑法,个个皆死不暝目的含恨而去。 
在诛光王大人众人之后,郭襄一剑削断了自己的长发,跪别了父亲之后,即离开了这个从小长大让自己快乐,也让自己无颜的地方,飘身而去了! 

﹝十七﹞宋室灭 群侠倒 危机将临 
话说一代大侠郭靖暴毙于襄阳城内,宋室军心大乱,群侠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兵败如山倒,蒙古大军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宋室王朝终告完结! 
蒙古大军大举的侵入,到处奸淫虏略,杀人劫物,无所不用其极,百性有苦难言,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另一方面,蒙古军方唯恐中原群侠会再一次的反扑,于是开始了各大门派的肃杀行动,肯臣服者免于死罪,不服者一律惨遭灭门之祸。 
中原的大多数的派门为维系香火的传承,都已不顾其面的向蒙古王朝伏首称臣,唯独全真教徒誓不屈服,所以蒙古大军的所有主力就全放在对付全真教方面。另一方面也四处打听黄蓉、杨过等人之下落,以便一网打尽,永除后患! 
正当中原武林一遍腥风血雨之际,在终南山崖下的杨过等人,依然过着荒淫纵欲的神仙生活,完全不知道灾难即将临头之事。 
神雕大侠杨过,自到了山崖下后又得知心爱的小龙女已离自己而去,原想随小龙女而去,但却因出现一位自称为自己的女儿的美少女之后,寻死之心已渐渐淡化。后又发现此少女非自已骨肉,又生得与小龙女如此相像,原本的疼惜之心慢慢的转化成了,爱恋之心,慢慢的由父女之情变成了男女之欲。 
杨过每天除了与黄蓉这五位『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美娇娘疯狂作爱外,唯一的乐趣就是去偷窥美少女在山涧边沐浴。 
慢慢的杨过因纵欲过度,再加下偷窥时不断的手淫的情况下,白发更白,神态已出现了老化现象,完全已失去了往日的年轻风采,虽然黄蓉等人不时的为他进补,但入不敷出的他,再也无法回复于往日的勇风,渐渐的已无法应付黄蓉五人的需求无度,终于到了『站不起来』的困境了。 
这日,杨过轮到了与黄蓉『打炮』的日子,但是不管黄蓉如何的使出混身解数,杨过依然毫无『性趣』。 
「过儿,难道你不再爱蓉姐了吗?为什么你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你已嫌蓉姐已不再风华了吗,所以你对我不再有兴趣了,是不是?」 
「蓉姐你不要这样说吗!我怎么会对你没兴趣呢!只是最近的我时常力不从心,想要却无法随心所欲的,不是你不再美艳动人了,而是我不知如何让『它』站起来,所以蓉姐请你不要胡思乱想,过儿绝对是永远爱你的」 
「我不想听你的甜言蜜语,如果你真得爱我的话,你那话儿绝对站得起来,我知道了你一定嫌我太老了,不屑再与我做爱了,你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黄蓉一气之下将杨过赶出门外,不论杨过如何的解释,黄蓉一律不听,杨过在无法解释的情况下只好垂头丧气的离开了黄蓉的住所,自然而然的往美少女沐浴的山涧方向走去。 
另一方面发飙后的黄蓉,自觉自己对杨过凶得有点过份,于是便出了房门,要将杨过带回住所,却发现杨过一直往美少女住所方向前进,于是黄蓉便不动声色的跟在杨过的身后,想看看杨过要做什么? 
杨过一直走到了以往手淫的地方,抬头看看时辰,正是美少女准备要出来沐浴的时刻,杨过立即的解开了裤腰带,右手握住了已不争气的家伙,摆开了姿式,等待着美少女的到来。 
而跟在杨过身后的黄蓉,却被杨过的不雅举动,大大的吃了一惊。但黄蓉也不动声色的决定要瞧瞧杨过要搞什么名堂。 
就在这时,由远而近的出现了美少女的人影,杨过更是气息急促的双眼直盯着美少女一件又一件的脱下了所有的衣裳,此刻在杨过身下出现了奇迹,原本已不中用的家伙,随着美少女的脱衣动作,竟然给复活了,胀硬的程度,如同木棍一般的神勇。 
随着杨过上下不断的套弄,更是更加的茁壮,一旁的黄蓉见杨过有如此的反应,一怒之下原本要出声怒喝,但理智却告诉她,如在此刻揭发杨过的不良之习,以杨过的个性绝不会原谅自己的,再则自己已风华不再,再加下自己在杨过心中比不上已死去的小龙女,而小龙女的女儿姿色更胜其母十分,黄蓉在经过一番思维后,绝定顺水推舟的帮杨过与美少女送做堆,这样杨过会更加的尊敬及爱自已。 
于是黄蓉便决定回去与其它四位姐妹商量对策,以便促成这对好姻缘。 

﹝十八﹞灭亡 !!!!!!! 
蒙古大军长驱直入的入侵大宋,大宋王朝终告完结,另一方面蒙古大王"托雷"也下达狙杀令,决心杀光曾参与反蒙的中原群侠,一时之间杀戮大起,中原群侠死伤众多。然而,这一切却完全也没影响到一直隐在终南山崖下的杨过等人。 
这天,在山崖下,充满了喜气洋洋的气氛,原因无它,原来是黄蓉为了要让杨过「重整雄风」而使出最厉害的说服法,说服了美少女,也告知了美少女非杨过之女,更促成了杨过与美少女两人结合为夫妻,也使杨过对她更是爱载万分。 
经过了大家的祝福后,杨过略带醉意的走到了黄蓉为他所布制的新房,杨过开了房门后,眼前为之一亮,一身红色的凤冠霞佩的美少女已坐在布制华丽的床上,正等待着杨过来为她揭开头巾。 
杨过走到了美少女的身边,轻声细语的对着美少女说: 
「娘子,我可以叫你龙儿吗?」杨过试探着对美少女说。 
「相公,我们已拜堂完婚了,你要叫我什么,我都没有意见的」 
「真的吗?娘子,你真的不介意我这样叫你,我真的太高兴了,龙儿。」 
杨过兴奋的揭开了龙儿的头巾,激情的热吻着他的新娘子,而自愿被杨过叫龙儿的美少女,害羞着不停的找地方来逃避杨过的热情攻击。 
「娘子,谢谢你愿意嫁给我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实在是太委屈你了,我会用我的下半辈子好好待你的」 
「相公,龙儿已是你的人了,当然要服侍你一纽的,但是相公你也别因有了妾身后就冷落蓉姐她们几人,那妾身可就难做人了,好了,夜已深了,休息吧相公,你也喝了不少酒,不要太晚睡免的伤了身体,来妾身为你宽衣吧!」 
杨过乖顺的让龙儿为他脱了衣服后,也捉住了龙儿,强行的脱光了龙儿身上所有的衣服,一具雪白如玉的玉体顿时的出现在杨过的眼前。 
「龙儿,你好美呀!老天爷对我时在太宽待了,让我失去了小龙女,又给了我一位龙儿,我真的太幸福了」 
虽然杨过爱死了龙儿的雪白玉体,但是胯下的家伙却是半大不硬的不争气的垂垂的挂着,杨过一手抚摸着龙儿的玉体,一方面一手拼命的套弄着自己不争气的鸡巴,杨过试了许久,但不见起色之际时,龙儿开了口对杨过说: 
「相公,你别太急了,我俩也还没喝交杯酒呢!等喝了酒之后,妾身再帮帮你好了。」 
「对、对,我们还没喝交杯酒,没喝交杯酒就不算成亲对吗!龙儿」 
杨过干笑带过自己的糗状,拿起了桌上的两杯酒与龙儿喝了交杯酒后,杨过突然觉得小腹一股热气直往自已不争气的鸡巴上冲去,不到半刻之间杨过胯下的死狮转变成了怒气腾腾的狂狮,杨过也因自己的鸡巴得以重生,也未察觉为何有如此大的转变,于是兴奋的一把抱起龙儿的玉体往床上一放后,立即的压上了龙儿的玉上,一手握住了自己的鸡巴,对准了龙儿的小肉穴插了进去。 
「唉唷,相公你轻点,龙儿的穴儿被你插的痛死了。」龙儿眼角带泪的对着杨过说 
「龙儿,对不起,我忘了你还未经人事,对不起,我因一时兴奋过度,把你当成蓉姐她们一样,一下子就插了进去了,你还很痛吗?」 
「不会了,相公,现在比较不那么痛了,只是里面胀的很,而且还有一点痒痒的,连心里头也慌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呢,相公。」 
「龙儿,这种现像就是你的小肉穴儿在需要我的肉棒儿来止痒的讯息,你安心的让我来帮你止痒吧!」杨过话一说完,即以九浅一深之技,轻缓的将鸡巴进出龙儿的小肉穴里去了。 
「怎、怎么会这个样子,相公你、你能不能再用一点力,妾身的穴里变的好痒好痒,只要你一进就会不痒,你一抽出又痒的让人心慌,求求你呀相公,用力一点,快一点,妾身快痒的受不了了,喔.....对就是这样....对.对...相公再....再用力一点....啊....插穿了....妾身的穴心被....相勾你....你的鸡巴给....给插穿了.....喔.....好舒服呀......妾身爽死了........哦..哦......」 
龙儿初尝性滋味被杨过的一番狂抽猛干,干得给昏了过去了,杨过也正好可以借机休息已透支的身体,正当杨过休息之际,房门此时被推了开来,原来是黄蓉穿了一件薄纱走了进来。 
黄蓉走到了床边后,拉起了被单为龙儿盖上,转身对着杨过说: 
「过儿,你的新娘子被你搞垮了,我看你也还没去了火,要不要蓉姐帮帮你呀!」 
「蓉姐!谢谢你了,我正不知要如何是好呢!我的鸡巴的确胀的紧,又不愿将龙儿叫醒,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幸好蓉姐你来的正是时候,谢谢你了蓉姐。」 
杨过一把抱起了黄蓉,将黄蓉的薄纱掀起,让黄蓉身体趴在床延边,抓起的鸡巴,一把插进了黄蓉已湿搭搭的肉穴。 
「喔....过儿....过儿......蓉姐被你的鸡巴插得爽死了.......啊....好舒服啊....唉唷.....插进花心里了.....过儿.....蓉姐..蓉姐..好久没那么快活了......过儿....快快用点劲.....狠狠..的插烂蓉姐的浪穴.....哦....噢......快死了......蓉姐...快被你的大.....大鸡巴.....给插死了.......哦...好爽啊......」 
「蓉姐......喔....还是你的肉穴儿棒......夹得过儿的...的鸡巴.爽..爽死了....噢...蓉姐.....我快...快被妳的..的肉穴儿给....给夹....夹出精来了哦.....蓉姐..我出来了.....喔.......」 
「过儿......过儿...蓉姐..蓉姐也出来了......过儿啊.........」杨过与黄蓉在经过一番激战后,双双的相拥入了梦乡了。 
翌日,一阵香浓的香味飘入了房子内,黄蓉与杨过等人,被这股浓浓的香味给熏醒了,原来是新娘子龙儿一早起来为大家做了早餐,不到一刻的时间,众人已全坐在餐厅一起享用龙儿所做的早餐。 
「龙儿,从来没有吃过你做的早餐,没想到煮得还真不错,以后咱们可有口福了,对吧!过儿!」黄蓉打开话题的夸了龙儿一番。 
「对呀!蓉姐!龙儿的手艺真不是盖的,对了!龙儿你也过来一起用吧!」 
「相公!你们先用,我一会儿就过来了。」 
正当龙儿话一说完,武功最弱的程瑛四人大叫了一声,七孔流出了黑血而亡,杨过与黄蓉被此状况吓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之际,黄蓉也在这时叫了起来,七孔之间也流出了黑血的叫着杨过。 
「过儿!怎么会这样呢?我们好象中了剧毒了,过儿你、你的七孔也流出了黑血了,到、到底是谁下的毒呢?」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的狂笑声响了起来,原来是龙儿由厨房内走了出来,对着黄蓉两人说: 
「不错!是我下的毒,其实我并不是小龙女所生的女儿,我的真实身份乃是大蒙古帝国大汗之孙女,我祖托雷为要将你们这群反蒙之中原侠士,一网打尽,早以吩咐我先行下崖来等杨过与小龙女的十六年之约,另外再告诉你们,其实小龙女是被我所杀的,为了完成我祖之任务,我也只好牺牲我的贞操来博取你们的信任,杨过这下子你也该死的瞑目了,哈....哈....」 
终于杨过与黄蓉终就逃不过死神的招唤,就这样一代女诸葛与神雕大侠也双双的魂飞离恨天了。 

后语: 
郭襄后来得知了母亲与杨过双双而亡,宋室也灭亡了,于是心生潜世之念,后来在峨嵋山立了门派,也就是峨嵋派的开山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