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外传之郭襄3


神雕外传之郭襄3

作者:

来源:

时间:02-08

神雕外传之郭襄3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8-02-08



﹝十﹞黄蓉除淫毒恢复本性 郭靖偷情日夜宣淫 
『襄阳城』一座为宋氏王朝抵御外侮的重要城池,一代大侠郭靖与群侠驻守的重镇。 
襄阳城将军府内,一间勃为宽广的房子里,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壮汉,面带忧虑,急躁的在房子内来回不停的跺步,口中亦不停的传出叹息声,原来这名忧郁无助的壮汉竟是威震武林的大侠郭靖。 
失去妻女多日的郭靖,心中非常着急,自己也曾经多次派员出外寻找黄蓉的下落,面临蒙古大军不断的压境侵犯,失去智多星爱妻的郭靖,心头的焦虑与无奈可想而知。 
此时一道开启房门声响起,只见一名充满成熟韵味的美妇人推门而入,当美妇人见到郭靖一脸忧郁的在屋内轻叹,眉头一皱后随即轻展丝丝笑颜走向郭靖,张开一双玉臂围住郭靖厚实的颈项说: 
「靖哥哥,不要再忧眉苦脸了,你已然尽了所有的人力与方法找寻蓉姐她们了,不要再让自己受委屈的好吗!你可知道每天看见你郁郁寡欢的样子,你可知道遥迦心头有多痛苦。」 
原来这名美艳成熟的妇人,就是害死亲夫陆冠英,神秘的王大人手下十三大保中的九大保程遥迦,因奉王大人之命下嫁东邪之徒陆冠英,伺机卧底在郭靖等群侠中,做反间工作偷取宋军的军事情报给蒙古大军,并在黄蓉被公孙止所擒时色诱郭靖使其成为入幕之宾,这也是郭靖为何不替陆冠英报仇的原因。﹝以上请参考蓝月大师所著作的神雕外传,猫头鹰在此不再赘言﹞ 
郭靖看着眼前丽人,轻吻丽人玉颊,苦笑着说: 
「迦妹妹,靖哥哥何尝要如此苦恼,不瞒你说,靖哥哥内心最大的烦恼,并不是找不到那个野蛮泼妇﹝黄蓉﹞,而是如今蒙古大军不断压境,朝中又援军未到,少了黄蓉这个军师,襄阳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就是这件事让我忧虑,并不是思念蓉儿所致,你不要太多心。」 
郭靖说完话后,左手一扳即将程遥迦拥入怀里,低头狂吻着程遥迦鲜红欲滴的玉唇,右手也不甘寂寞的揉搓着程遥迦胸前那对庞然大物。 
被吻的喘不过气的程遥迦,经过一番挣扎,摆脱被郭靖狂吻的玉唇,喘着气张着媚眼对已色急的郭靖娇声的说: 
「不要这样吗!靖哥哥,大白天的如果被人看到多羞人呀!况且我们之间还偷偷摸摸的,如果让人知道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会造成多大的轩然大波,何况妹妹我刚文君新寡,让人知道了,我不守妇道偷汉子,我的名节将放何处,还请靖哥哥疼惜体谅妹妹我的处境,放过妹妹这一回,待到了晚上,妹妹我会扫榻以待,好好的服侍靖哥哥你,让你玩妹妹的肉穴,好不好嘛,靖哥哥。」 
程遥迦扭捏的摇晃着身体,隔着衣服将饱实的阴部磨擦着郭靖胯下已涨的如小帐篷的下体娇声的说。 
「哦!迦妹妹,不是靖哥哥不想体恤你的处境,只是靖哥哥我对你那如脂柔滑的肉体爱之若狂,尤其是你那仿佛长了小嘴的小肉穴儿,每每吸咬着我那鸡巴又酥又麻的令我欢喜若狂,甘之如饴,爱不释手,你叫靖哥哥我如何能放手呢!况且你看此刻我的鸡巴已胀成这般,如何能等到夜晚的来临,那将会让我受不了啊!我的好妹妹,就算靖哥哥求妳救救命吧!」 
郭靖一付霸王硬上弓的姿态,紧拥着程遥迦,一点也没有要让程遥迦离去的意愿。 
「好吧!就算妹妹我柪不过你,但是我们这般白昼宣淫总是不妥,为了让你消消火,我两就只卸下底裤,坐在榻上,让妹妹坐在你的怀里,让妹妹的小肉穴夹住哥哥你的的大鸡巴,这样一来能帮你去去欲火,也能防止有人来时可做紧急措施,这样子好不好,我的色鬼哥哥。」 
程遥迦话语一止,即蹲下双手脱下郭靖的长裤,只见一根庞然大物一闪而出,程遥迦娇笑着轻吻一下在眼前晃动的大肉棍后,轻推着郭靖坐到床沿上后,撩起长裙解下贴身的丝绸小底裤,露出如蚌般湿淋淋的诱人花瓣,走向郭靖,玉手轻盈抓住郭靖的大鸡巴,玉腿轻抬,雪白的臀部迎向郭靖胯下,将淫露欲滴的小肉穴,含住郭靖的肉棍坐了下去。 

另一方面,接受了十八位高僧童元洗礼的郭襄,全身泛着晶莹,如羊脂般的肌肤,更是如玉般柔滑细致,此刻的郭襄两眼微闭,双腿盘座,神情有如观音般神圣无欺,有如完玉般无暇。 
无色见郭襄神功已将达到最后阶段,于是坐到郭襄面前,抱起郭襄将自己的老肉棍纳入郭襄的肉洞中,并对着郭襄说: 
「郭施主,你的神功即将大成,此时乃是最关键最危险的时刻,请你务必收敛心性全神贯注,老纳将以达摩易筋术配合阴阳和合法为你搭天地之桥,打通你的任督二脉,帮你神功大成。」 
只见郭襄二人如石般动也不动,身旁突然卷起一道气流,这道围在两人身旁的气流慢慢的化成如雾一般越来越浓,最后两人皆被这道浓雾给包了起来,只见这道浓雾由白色慢慢的转化成一朵金色光芒。 
反观黄蓉六女经过了十八位僧人,三阶段的急抽狂插,已即将达到第五十次的高潮,只见黄蓉六女以趴着?躺着?侧卧?跪姿?盘坐?倒插等六种姿态,承受着最后六僧的抽弄,淫声浪语驰起彼落,仿佛在比赛着谁的淫叫最大声一般。 
「啊.....好爽哦....和尚哥哥快...快插烂妹....妹的小浪....穴喔...顶到妹妹....妹妹的花....花心底了....哦哦.........嗯.....啊....用力..用力插死小浪穴吧.......喔........唔.......唉哟...快死了......妹妹快爽死了.....嗯....哼....喔..对...对就是这样....猛力的插爆小浪穴吧....哦.....哦.....哼.......哼......嗯......嗯.......死了...爽死了...」 
就在这一剎那间,最后这六名僧人,身体狂颤,六道精元分别射入黄蓉六女子宫深处里去,受到六道热腾腾的精液冲激下,黄蓉六女终止达到第五十次高潮,只见六女在热精的刺激下,身体狂抖,由六女体内也射出六道阴精,而六女所中的淫药也随着六女所射的阴精泄的一丝不剩了。 
突然之间,一声佛门狮子吼般的『阿弥陀佛』声,响遍整座法狱,也震醒一旁休憩的黄蓉等二十四人,二十四道眼光前朝声音发出处望去,只见由金光闪闪的浓雾里走出无色与郭襄二人。 
从金雾中走出的郭襄二人,神彩奕奕,已有百岁高龄的无色此刻看起来有如三十岁壮男一般精强体壮,而经过神功改造打通任督二脉的郭襄,更是如反朴归真般有如观音座前的玉女一样,清纯?无邪?楚楚动人。 
恢复本性的黄蓉,看到寻找多时的女儿,此刻出现在眼前,又见爱女完好如初,多日来的奔波劳碌与担忧也一扫而空,激动的心挟带着泪水扑向郭襄,紧紧的拥抱着失踪多时的爱女说: 
「我的襄儿呀!为娘想死你了,快...快让为娘看看可否受到委屈。」 
「娘!襄儿对不起您,不辞而别,离家出走害您担心受怕,为了找襄儿,害您遭此劫难,襄儿真是不孝。」 
此刻无色众僧见黄蓉母女相聚诉别情,众僧不愿打扰而退出法狱,十九人立即施展身法奔向前山准备找无名清理门户而去.....? 

﹝十一﹞何足道魂断少林 黄蓉七女终南寻杨过
夜已逝,白日将来,暴风飓雨已歇,激战一夜的无名与何足道两人,仍在缠斗中,只得两人身形闪动,金铁相交声频频传出,谁胜谁负强弱难分,忽然间,数声叱喝声由交战两人口中传出,一道闷哼声,终于将激战的双方一分为二,一条人影如陨石般坠落『砰』的一声摔落教场上,而另外一条人影纵落于落下之人身前。 
「哈哈哈哈....老杂毛,你终于败在我的手中了,哈哈哈哈....我终于报了十年前的一剑之仇了,这一天终于来临了哈哈哈哈....」 
原来站立之人乃是恶僧无名,而在无名脚下的何足道一脸苍白,嘴角泛血,不断的喘息着。 
「老杂毛,今日你败于佛爷手下,你不必觉得丢脸,败于佛爷手中之人,你非第一人,在你之前的武林各大派掌门与你的两位师兄皆已成为我环下之魂,谁叫他们助纣为虐帮助郭靖等人,对抗我蒙古大军,此刻的各大门派掌门皆由我师'金轮法王'派人易容顶替,只待襄阳一破,我蒙古大军挥军南进,里应外合,宋朝江山将落我蒙古大帝之手,所以先让你知道你之败北,没有什么可耻,待本佛爷先送你魂归极乐后,好让你在黄泉路上做个明白鬼,不过你放心,本佛爷慈悲为怀,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本佛爷的同志很快的就会送一代大侠郭靖父子到黄泉路上来与你做伴了,哈哈哈哈.................」 
无名双手一挥,手中金环如剪般套落在何足道项颈下,只见金环左右一分『喀嚓』一声,可怜的一代游侠何足道含恨的魂飞离恨天! 
「众家儿郎,要与我达尔巴享受荣华富贵的人,随我而行,自愿留下青灯伴古佛的人,只要安分守己我达尔巴绝不留难,走了,儿郎们」 
无名登高集呼后即带领一群和尚而去。只留下来的只是一遍尸骸与残骸的空荡荡的少林寺。 

襄阳城内,摆脱的郭靖纠缠的程遥迦,离开郭靖房间后回到了自己的闺房,突然发现房内有一黑影,『叱喝』一声,桃花岛绝学『落英神剑掌』呼一声实时挥出,只见黑影『哈哈』数声,长袖一摆,即破解了程遥迦来势汹汹的掌风,并轻而易举的将程遥迦搂进怀中。 
程遥迦见自己绝学招式被破,自己又轻易被擒,正待挣脱黑影人怀中抬头一望,原来黑影人乃是自己的主上'王大人'时,立即摆出不依的娇羞,轻捶着王大人宽厚的胸膛,嗲声的说: 
「好哥哥,你要吓死奴家啊!你摸摸奴家的小心肝还扑通扑通的跳着呢!」 
程遥迦一边说话一边拉住王大人的手贴上自己胸前那对大波揉搓着,只见王大人『哈哈』数声,一把抱起怀中佳人,来到床沿,双手三两下的就将床上佳人衣服拨个精光,随即也将身上黑袍除下,上榻拥住榻上丽人,口手并用上下不停的在程遥迦身体抚摸与咬吻。 
只见程遥迦身体不断扭转,口中更不时哼出『嗯嗯啊啊』的淫荡声,淫水更是不停的从浪穴里冒出,王大人见程遥迦的迷人花蕊已水患成灾,立即抓起跨下巨物,『噗滋』一声,狠狠的插入程遥迦诱人的销魂洞里。 
「啊...顶到花心了,好哥哥.....啊...你好狠.....心啊...你..你要插坏妹妹的小浪穴呀.....入得那么凶,妹...妹的心儿都快被你插....插出来了啊......嗯.......哦哦...要死了....妹妹...妹妹的浪穴被哥哥.....的大鸡巴涨.....涨的好舒服好......爽喔....快....快狠插妹妹的浪穴儿哦....哦...妹妹快被鸡巴哥哥你插.....插出水来了....啊啊......嗯嗯.....喔....快....快不行了妹....妹快升天了..大鸡....鸡巴哥哥用力......再用力的插烂妹妹.....妹妹的浪穴儿啊.....不行了妹妹要丢了啊......啊....哦哦......哼哼.....嗯.....嗯...丢了...妹妹不行的.......」 
一道热滚滚的阴精由子宫射出,受到这股热流的侵袭下,壮硕的王大人身体轻颤,胯下大鸡巴轻抖,一股又白又浓的精液由马眼狠急的射入了程遥迦子宫深处。 

少林寺的戒严法狱内,历劫重逢的黄蓉母女三人,诉说完别离之情后,郭襄开口对着黄蓉说: 
「娘,襄儿不孝,害您老人家为襄儿历经恶劫,虽然娘不怪罪襄儿,但是襄儿内心还是感到愧疚不安,今日与娘相聚原该乖乖与娘返家,但是希望娘念在襄儿急于寻找杨大哥的一遍痴心上,让襄儿继续寻找杨大哥,求求您答应襄儿呀!娘」 
黄蓉见郭襄对杨过如此痴心,脑中更是浮现出自己前次遭劫时,被杨过所救,并与杨过发生的不伦的欲情,前尘往事,历历如新,自己何尝不倦念杨过异于常人的大鸡巴,如果不是身份与道德观作梗,自己又何尝不愿与杨过厮守终身,天天沉沦于欲海之中呢! 
再说自从被公孙止等人奸淫后,郭靖就未曾再碰过自己的身体,而当郭靖得知自己与杨过的奸情后,更是不顾情面的辱骂自己为无耻淫妇,从此夫妻两人情份已尽,如果不是为了襄阳战事,可能自己已被郭靖休妻而扫地出门。如今又为了寻找襄儿不告而别,又再一次惨遭轮奸,此刻再也无颜面对郭靖了,倒不如陪着女儿一起去找过儿,母女三人共侍一夫,陪着过儿一起隐居山林,不再问红尘俗事了。 
黄蓉经过几番思考后,决定陪伴女儿一起找寻杨过,于是对着郭襄说: 
「襄儿,为娘为了不让你失望,决定陪伴你去找过儿,就算是为娘送你十六岁的生日礼物吧!」 
「谢谢娘,这个礼物对我太重要了,谢谢,谢谢娘」 
「傻女儿,先别急着谢谢娘,要去找过儿也得要穿衣服去呀,如今咱们七人只有一件僧袍,难道要光着身子出门吗?」 
「对不起娘,襄儿一时乐疯了,一时忘了娘你们没有衣服穿,娘与姐姐们请稍待片刻,襄儿此刻就去取回娘你们的包袱」 
郭襄话一说完,立即套上僧袍,转身飞纵而出。 

经过一场激烈肉搏战后的王大人与程遥迦两人,一番缠绵后,依偎在王大人宽厚胸膛的程遥迦开口问道: 
「主人,今日因何事而来,是否有新任务要奴家执行」 
「九太保,本座没有疼错你,如此的聪颖,不错蒙古方面,大汗已下旨意,既然郭靖不念往日兄弟之情,大汗也不再心软了,决定要让郭靖死于非命,不要他战死沙场,今日大汗派我取来天竺进贡的激情意淫药'焚情香',此香只对男子有亢奋作用,闻了此香后的男子,在激情过后,精门全开,射精不止直到精尽人亡为止,大汗要你对郭靖父子下此焚香,让郭靖父子精亡于床,死后无颜对各大派,此举既可打压宋军士气,也可令中原武林人士不耻郭靖父子之淫行,有利于我蒙军南征之行,好了,此香已交予你手,切记三天内务必完成任务,我会与其它太保随时支持你」神秘的王大人原来是蒙古派出的细作,一直遣伏在宋朝昏君身边,此刻见宋朝将亡,只要除了郭靖这支栋梁,大元王朝指日可待。 

﹝十二﹞十六年之约 
「终南山」,曾经是古墓派与全真教发源之地,如今两派已完全漠落了,终南山顶上赫然发现三条身影,两个身影伫立在悬崖边佚力不动,令一身影如坐不住的小孩般四处挥舞晃动非常忙碌。 
原来这三条身影乃是武林中最成名的人,伫立不动望着悬崖壁上之人乃是神雕大侠杨过与他的爱禽神雕,一旁乱动的人满头白发长须,脸似幼童,原来此人乃是南帝段皇爷的师弟,全真教的师叔祖老顽童周伯通,老顽童此刻正与从小龙女手中接收过来的玉蜂玩的不亦乐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杨过不寻常的举动。 
杨过移动脚步来到山壁边,举起唯一的手轻抚着壁上所刻划的字迹口中喃喃地念着壁上的字「十六年后,在此相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小龙女书嘱夫君杨郎,珍重万千,务求相聚。」 
杨过一次又一次的念着壁上的字后,自言自语的念着:「龙儿你在那里,十六年了,我等你等到白发,为了这一天,让我渡过多少寂寞的寒暑,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真傻,你为了让我继续活下去,而编织这美丽的谎言,但是龙儿你可知道为了这个谎言,我是活的如此痛苦,还有两个时辰就是我两的十六年之约。雕兄,两个时辰后龙儿如果未出现,我将撞死于这片山壁为龙儿殉情,你在我死后可再另觅新主,不必再陪着我知道吗?」 
杨过将遗言告知神雕后,通灵的神雕似乎也感受到杨过心已死的气氛,张开双翼紧紧的抱着杨过哀痛的叫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两个时辰很快的过去了,紧抱着杨过的神雕,似乎知道杨过即将殉情,双翼仍然不肯放开怀中的杨过,杨过在神雕怀里经过一番挣扎,仍见神雕不肯放开自己,于是对着神雕说:「雕兄,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是如果你再不放手,我可要翻脸动手将你击开喔!」 
神雕知道再不放开杨过,杨过一定会动手,于是在哀痛中不舍的放开杨过,正当杨过正准备撞壁时,远远的传来数声呼唤「不要啊!过儿」「不要啊!杨大哥」,杨过回头望向来声之处,七条纤细人影飞奔自己面前,原来这七人乃是黄蓉母女三人与程瑛等人。 
来到杨过面前的黄蓉众人,对着发现她们的老顽童打过招呼后,黄蓉对着杨过哀求的说:「过儿,你不要那么傻,就算是小龙女骗了你,你也不可以殉情于此,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除了小龙女外,还有多少人在痴心的等着与你双宿双飞吗?难道你就忘的了你我那一段爱欲缠绵日子吗?你张开你的眼睛看看在场的人那一个没有与你有过一段情呢!你难道就这么狠心要拋弃我们为小龙女殉情吗?你想一想你这样做对得起我们吗?你说话呀!」 
面对着黄一番质询的杨过面红耳赤的回答说:「郭。不,蓉姐,我知道你们对我情深义重,但是如果我不殉情的话,世人将会说我杨过薄情寡义,那我杨过还有什么面子在江湖混下去,我何尝不爱你们呢?只要想到蓉姐你的激情,芙妹的刚烈,无双的娇柔,瑛儿的痴情,小萍的活泼,燕燕的含羞,那一个不让我杨过心醉爱怜呢!」 
「过儿!我也知道你情深意重,你还年轻往后日子还很长,不如和蓉姐七人隐居山林,永远不再管任何红尘俗事,好不好呢!」 
「蓉姐,妳和芙妹六人我非常熟,但最后那位妹妹好面熟,好象在那里见过面,但是郄一时想不起来,可否请蓉姐介绍一下,让我认识认识这位妹妹可好!」 
杨过两眼注视着郭襄说话时,郄见郭襄双眼已含着泪,对着杨过说:「杨大哥,我是襄儿呀!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吗,你可知道我为了你受尽了多少千辛万苦与折磨,才能来到这里,可是你郄忘了我是谁?」 
郭襄心痛欲绝,一转身头也不回的奔下终南山而去! 
「襄儿!你去那里啊!快回来呀!芙儿快去把你妹妹找回来,快点去找啊!」 
黄蓉见郭襄远去,急忙叫郭芙去把郭襄找回。 
正当大伙为了郭襄离去而乱了手脚之时,老顽童周伯通抓了几只玉蜂来到黄蓉面前对着黄蓉说:「蓉儿,蓉儿,让你看看我所训练的玉蜂和别人所养的蜜蜂不一样,我养的玉蜂身上有写字耶!你快来看看。」 
黄蓉原不想理睬周伯通的纠缠,但是听了周伯通的话后,觉得有点稀奇,于是拿起周伯通手上的玉蜂仔细一瞧,的确有字刻在玉蜂身上,于是黄蓉即刻将周伯通手中玉蜂全拿了过来,一只一只的将玉蜂身上的字一句一句的念了出来。「我在,山崖底,见蜂字,来救我」 
杨过听完黄蓉所念完的字后,激动的狂叫的喊着:「龙儿没死、龙儿还活着。」 
后随即冲向崖边一跃而下。「过儿」「杨大哥」黄蓉等人见杨过跳下山崖,急忙冲了过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也不顾一切的跟着杨过跳悬崖而下。 

另一方面,奉了王大人的命令的程遥迦,经过一番刻意打扮后,来到郭破匈虏房门口,只见一道开门声,出现了一位英俊挺拔却略带稚气脸孔的年轻人,一脸喜悦的对着程遥迦热情的说:「迦姐姐,破虏等你等的好苦啊!快、快一点进来吧!」 
「破虏乖,别那么心急,姐姐这会不是来了吗?看你急的满头大汗,把屋里熏得臭气冲天的,熏死人了,待姐姐点上一抹熏香,将室内的汗臭味熏一熏后,姐姐再来陪你玩好吗!」程遥迦走到床头前,即将怀中熏香取出燃上,剎时屋内已是满室异香。 
程遥迦回头瞧向郭破虏,只见此刻的郭破虏气息渐粗,满脸通红,全身裸裎的扑向程遥迦,三两下的就把程遥迦剥得精光,抱往床榻上,口手并用的在程遥迦裸裎诱人的玉体上下其手来回不停的抚弄,腰下巨物更是青筋浮肿的上下不停的穿梭在程遥迦害人的无底洞里搓弄。 
「啊...嗯...大家伙哥哥你把我的命都磨碎了哎...哎...我的好丈夫我好舒服...啊...快把我奸死死了...我的穴儿被你塞得好胀好...好满足啊...快...快被你奸死了...大鸡巴哥哥你的鸡巴胀的好大...好烫...妹妹的小浪穴被你肏得好好痛好麻好酸好...好舒服...唉...唷...喂...大鸡巴哥哥你连我的心肝也穿破好了...哎呀...有种你就...哎唷...你把我奸死好了...」 
年小屌大的郭破虏,过去曾被程遥迦引诱而偷尝禁果,但却还算是经验不足的菜鸟,只凭着一股冲动一味的在程遥迦身上横冲直撞猛插猛肏,即已满脸通红,气喘如牛,促精穴浮动,即将射精,于是更加的狂抽猛干。 
「哎唷喂...我的大鸡巴小祖宗你快把姐姐的花心肏烂了...姐姐的浪穴被你的大鸡巴给奸死了...哎呀...舒服死了...亲哥哥...哎喂...呀...好哥哥...我把命送给你...哎唷喂...呀我要死...要死了...哎喂...好伟大的鸡巴...肏死姐姐的命...」 
程遥迦的浪叫声,激起郭破虏的兽性,也令郭破虏信心十足,而强忍住射精的欲望,有如千军万马的冲击着程遥迦。 
程遥迦舒服的魂都出了窍,香眼细迷,双颊红采,迷人的死亡洞已经淫水津津的不断流出,她梦呓般的伸吟:「哎喂...我的大鸡巴亲哥哥...亲哥哥我受不了...要丢了...不行了...」 
郭破虏此刻也感到心跳加速,气息越来越不顺,一股窒息的感觉令他快喘不气来,腰眼一疼,促精穴有如决堤般的洪水狂泄而出,郭破虏如杀猪般的惨叫:「迦姐姐,我好难过,我快喘不过气来了,我的精门控制不住,狂泄不止啊!我...我...」可怜的郭破虏,年纪轻轻的因一时的诱惑而遭此风流死劫,提早结束了未满十六岁生命,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十三﹞爱恨情仇
襄阳城内,一间仅次于郭靖府邸的豪宅内,年轻的郭破虏在一声惨叫后,一脸惊愕,两眼暴睁的趴在程遥迦的身上含恨而亡。 
被郭破虏压在身下的程遥迦一把推开郭破虏的尸体起身望着郭破虏脸带悲泣含泪的说: 
「虏儿,并非姨娘心恨手辣要夺走你年轻的生命,只怪你生错人家成为郭家子孙,姨娘真的好爱你,如果不是各为其主,姨娘真的愿意和你共渡余生,永不管红尘俗事,失去你那大鸡巴的慰藉,我的人生又要再渡陷入寂寞空虚的地狱中,我的一生中经历不少男人,我的主人王大人、你爹郭靖及我那死鬼陆冠英等等数十人,唯独只有你能让我达到高潮获得满足,要怪只能怪你爹郭靖不识大体与我主人作对,不肯弃守襄阳归顺我蒙古王朝,还害你此刻做个冤死鬼,虏儿……‥‥‥‥‥‥‥‥‥」 
程遥迦终于还是无法忘怀郭破虏,但是为了任务只好忍住悲伤,穿妥衣衫后,开了窗朝着黑暗的天际吹出夜枭叫的暗号声, 立时从夜空出现了数条人影,凌空而下落在房门前,只见一名身材略带微胖带头之人走到程遥迦面前,开口说: 
「九太保,看你的样子好似掉过眼泪,是否舍不得郭破虏这个小杂种,你别忘了你的身份,怎么可以妄动感情呢!你给我记住下次不许你再有这种举动发生,听到了没有,你快回房间给我好好的打扮一番,越妖艳越好,好好的去给我引诱郭靖,不得出错,此地由我们处理即可,我们随时会在郭靖房外适时的支持你」 
程遥迦忍住悲伤低着头出了房门后,王大人转头对着同行数人说: 
「你们五人将尸体带出城外处理,十、十一、十二太保三人留下与我在此处理善后和支持九太保即可。」 
众人照着王大人的吩咐不到数刻时间,已将曾是激情战场的房间,处理的有如无人睡过的房间后,众人即全身而 退,留下这间空荡荡主人的屋子。 
离开郭破虏房屋后的王大人对着十太保方十一说: 
「十太保你带着十二、十一太保两人去监视郭靖的行动,随时掌握郭靖所有的动态,一有状况随时回报,本官去看看九太保的情况,以免她感情用事坏了咱们的大事」 
话后,王大人即转身前往程遥迦的闺房而去。 
来到了程遥迦的闺房的王大人推开了房门,直接走入内堂之内,只见程遥迦赤身裸体的坐在木盆内揉搓着,王大人见状即轻身的走到忘情于洗澡乐趣中程遥迦身旁并伸出一双蒲掌向程遥迦的胸前丰实的豪乳一把抓了下去。只见木盆内的程遥迦身型一转,一双玉手不断的舀起盆内的水泼向王大人娇声的说: 
「大人好坏,偷袭奴家奶子,奴不来了」 
「好、好,我的小美人,别再泼水了,大人是怕你心情不好,特来安慰安慰你寂寞的芳心,怎能说是偷袭呢!你看你把大人的衣裳都弄湿了,快过来罚你帮大人脱衣服。」 
程遥迦娇柔的起身跨出浴盆,雪脂般的娇躯,还残流着水迹顺着玲珑有致的曲线滑溜而下。 
来到王大人面前的程遥迦如绵羊般轻柔的为王大人宽下身上的湿衣服后,走到王大人跟前蹲下身躯,如玉葱的玉手轻柔的抓着王大人胯下已怒气腾腾硬如石般的大肉棍,抬头望着王大人说: 
「就罚贱妾为你品品箫,替你消消火好吗?」 
程遥迦轻启檀口即将王大人的大肉棒含入口中,亲、吻、舔、咬的来回吞吐着,有如小孩在吃冰棍般,含的津津有味,渍渍出声,刺激着王大人的感官,令王大人胯下的大肉棒变得又大又硬,在连番刺激下的王大人,终于忍不住的一把抱起胯下的程遥迦,抬起玉臀,将又硬又大的鸡巴狠狠的插肏了程遥迦已湿成一遍的花蕊之中,横插猛撞的来到了床榻边上去。 
「啊.......嗯.....嗯...好痛呀...我的大鸡巴哥哥...你好狠心喔!你把妹妹那个桃花洞插的像刀割似的,妹妹疼得眼泪水都流出来了,喔......鸡巴哥哥你..你轻点的插妹妹...妹的小肉穴快被你的大鸡巴撕裂了......哎哟喂.....」 
被王大人猛干的程遥迦经过一番抽插后,渐渐的由穴心内泛起一股异样的酥麻感,同时还淌出一股淫水,适时的滋润了被王大人的大鸡巴挤压的阴道,慢慢的忘了阴户之痛,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一阵激烈的快感。 
「啊....亲爱的大鸡巴哥哥妹妹的....的小浪穴不会痛了,变得好痒好痒喔.....快快....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肏死妹妹的小浪穴儿,啊...啊....嗯....鸡巴哥哥....你真是大王.....你插得妹妹......嫩穴.....又痒....又快活.....又刮的无 比的.....酥麻.....妹妹太快活了....你干得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主人...好情人........好亲爹.........啊..」 
王大人被程遥迦浪吟声的刺激下,更加提升的一股强烈的征服欲望,于是,为了令程遥迦得到更大舒服,立即换了伏地挺身的姿式对她狂抽狠插,勇猛的次次肏至程遥迦的花心深处! 
被王大人狂插猛抽的程遥迦终因体力不支的胡言乱语到半昏半醒之际,此时的王大人在抽插了一百余下时,感到腰眼一麻,精门一开,一道又浓又烫的精液由龟头的马眼狂射而出,射入了程遥迦的子宫深处。 
被又烫又热的浓精烫的清醒一下子的程遥迦见王大人紧按住屁股不动,子宫深处又被王大人的鸡巴抵的子宫奇痒,一阵酥麻的快感由心里泛出,玉体轻颤的也同时泄了阴精.... 

被杨过伤透心的郭襄,一路狂奔,两颊所流下的泪水也延着风速而浸湿衣襟,沉浸在悲伤之中的郭襄完全没有听到身后其姊郭芙的呼唤,而曾经过无色大师等人用阴阳和合术与易筋经重新改造后的郭襄功体上胜过其姊郭芙数十倍以上之多,两人经过狂奔与追逐后差距越来越远,郭芙终于在内力与体力的不足下,追丢了郭襄。 
经过了不眠不休狂奔后的郭襄,凭着本能在不知不觉中奔回到了襄阳城外的树林内后,终因体力不支及悲 伤过度昏倒在一颗大树旁下不醒人事了。 
另一方面,受了王大人的命令,处理郭破虏尸身的手下五人,偷偷摸摸、猥猥缩缩的从襄阳城最接近城郊下的狗洞里钻出了襄阳城外前三后二的抬着尸体往树林处摸黑而进。 
从襄阳出来的这五人,自号『新光五渣』,原先这五人并非为结义兄弟,因这五人在江湖混迹多年的金光党因大事不成,坏事做绝,为武林正义人士所不耻的人渣,自认在江湖已混不下的情况下,不期而遇,因臭味相投而义结金兰,重取名号后,重新再闯江湖,所以就取团名为『新光五渣』 
老大叫『邹国民』身高马大但因自卑胯下之屌未及一吋而取名屌渣,因又好女色且专干卑鄙无耻下流龌龊之事,为最无耻之人而被尊为大哥。 
老二林永钏有智无胆,最擅狐假虎威,因深得老大的欣赏而被提升为老二,自号烂渣。 
老三曾天诚,长得鼠头鼠脸一付狗腿子的模样,又擅偷鸡摸狗逢迎谄媚之法而夺得老三宝座,被众人取名为鼠渣。 
老四陈孝忠人如熊般魁梧,但无大脑,空有一身蛮力,被老大邹国民收为保镳,而提携为老四,因长得如人熊一般,所以叫做人渣。 
老五刘邦彦有如猪八戒转世,取名为猪渣,且又好色无能,专干偷香窃玉的坏事,且每回皆在准备上马之际,即被活逮到,如打不死的蟑螂,屡犯屡败、越打越皮厚,无耻到仅次于老大邹国民之下,后又因五人再次被正道人士所驱逐,走头无路之时巧遇『明主』王大人后,随着王大人又开始干尽所有偷鸡摸狗丧尽天良的坏事。 
今夜五人又奉了王大人的命令将郭破虏的尸身带到树林内处理,只听老大屌渣开口说: 
「各位兄弟手脚俐落些,赶快把尸体处理好,早点回去王大人等着我们开庆功宴呢!」 
「知道了,老大」 
众人齐口响应后,更加快速脚步进入树林之内。 

可怜的郭破虏终于难逃风流之劫,其父郭靖的下场会如何呢! 
昏倒在襄阳城外的郭襄,会不会被新光五渣遇上呢!她的下场又将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