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状元


淫状元

作者:

来源:

时间:02-12

淫状元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8-02-12



缘起:话说大宋立国之后杯酒释兵权,重文轻武之风袭卷朝野,朝廷颁政布令,广置学士门科,并于春、秋二季殿试学科及术科,由天子钦命各科状元、榜眼、探花并封官加爵。各地学生投师赴考趋之若骛,其中礼部尚书有感民间歌妓之素质甚高,能文、能歌、能诗、能舞、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为导正当朝武人粗野之鄙气及提升各地窑客之素质,遂奏请宋神宗钦点淫状元……

神宗治平二年,民间各地经由贡举、乡试、会试、术试、典试之后,共计试核过关取得秀才之名者有五名,分别是河南的王康、宁波的司马相、杭州的王富,曲阜的孔定及京师的兆子文,五人皆为人中之选,学术兼备技艺出众。殿试之日,神宗微恙不克钦点,颁旨宰相王安石为殿试长,欧阳修,司马光,范仲淹,吕惠卿为殿试官。

(一)即席对句初试淫声

「咚!殿试开始!」殿试长王安石敲下了大殿的巨鼓,宣布殿试开始。
殿试官司马光穿着朴素官裳走上殿试台宣布殿试规则:「奉皇上钦命,本次殿试分文科及术科两项考试,两科各考五关子题,文科采抽签即席口答,术科采抽签即席操试,以沙漏计时,逾时作答或未作答者淘汰,最后胜出者由皇上择日钦点为状元,次者为榜眼,第三为探花,均另派任官职并给计官俸,四、五名者仍衔秀才,惟仅赏赐俸碌不给官职。」说完旋即转身归位坐下。

「文试第一关:对淫意短句,应试者须依殿试官口述之上联对出下联,文意需有淫意及学养深度者胜出,不得与前应答之答案重覆用字。应答时间一沙漏,以敲锣为讯号,一沙漏为三锣时。」吕惠卿宣布第一关开始。

王安石为殿试长,依惯例要礼貌性开题,于是步上殿试台抽签:「孔定!」王安石抽出了竹签,看着刻注在上的名字呼名。

「在!」孔定快速的应声并起立。

「好,仔细听了……张灯结彩待早春。答联最后一字需押韵声,请答题。」王安石因为正推行改革新政故出此题,似有宣示新气象之意味。

孔定抓了抓头:「这个嘛……有了,近悦远来淫满城!」

「好,有淫意且对题。请坐。」王安石点头的走了回去。

「下一个是……王富!」

「在……在在……」王富坚定且快速的起立。

王富略微思索的答:「欢天喜地开蓬门!哈哈……」

「好……好极了。请坐请坐!」

「王康!」

「……有……有……」王康见到王安石,一时六神无主,吓得站不起来,忘了应声。

「好,这个嘛……待我想想……这个嘛……」

「锵……一锣时到了。」计时官喊着。

「这个嘛……」王康猛骚着头苦思。

「锵……二锣时!」

「这个嘛……有了,有了……精炮全放直干人!嘻嘻……」王康松了口气。
「这……这……」王安石转头看看其它的殿试官。

学冠当朝的欧阳修挥手说道:「这次绕他一回吧!」其它殿试官自不再多言了。

「好,下一位是京师才子兆子文!」

兆子文抖了下衣袖,答曰:「鸟鹊云集探花唇!」

「好,好……好一个探花唇呀!」司马光赞不绝口。

「谢恩师!」兆子文拱手言谢并自称门生,显然对夺魁胸有成竹。

「最后是司马相!」

「烈女红妆濒失神!」司马相说完即满意的坐下。

「等等,此对联淫意何在啊?」王安石不解的问着。

司马相正要站起身解释,范仲淹却挥手示意其坐下,范仲淹接着说:「禀丞相,此答之淫意只能意会不在字词,概『濒失神』意指高潮欲满也,即是淫字之表现。」

「嗯……范兄高见高见。好……通过!」王安石心有顿悟的称赞着范仲淹的解释。

「好!第一关即席文试结束,五名秀才全部过关,请至后厢房稍作休息,两个时辰后进行第二关文试,退席!」王安石宣布了暂时休息。

应试秀才及殿试官纷纷退席,只留下观试民众的评头论足及交头接耳,有人觉得「濒失神」应得头彩,有人觉得「开蓬门」下得好,有人觉得「直干人」应改成「猛干人」用字较为有力,有人觉得「淫满城」和题旨的「待早春」最为相合……民众纷纷押宝或下注,殿下热闹紧张之气氛不输殿上的应试场面。

(二)七言绝句展露实力

「咚!文试第二关开始!」伴随着殿试官及应试秀才的坐定,殿试长王安石第二次敲下了大殿的巨鼓,再度宣布殿试开始。

「文试第二关:七言绝句,应试者须依殿试官口述之首句对出以下三句,文意需有淫意及学养深度,且需符合唐诗之律定,得与前应答之答案重覆用字,惟诗意不可相同。应答时间一沙漏,以敲锣为讯号,一沙漏为三锣时。」吕惠卿宣布第二关开始。

这关比试轮到司马光出题,司马御史振了振衣袖步上了试殿台,由于前日方才上谏书指谪宰相王安石实行新政有侵官、生事、征利、拒荐等四大缺失且被王安石弃置回绝,司马光就打算藉这次出题当场暗喻反讽一下王丞相。

司马光抽出了第一个应试的竹情海单看了看:「第一位应试秀才是……司马相!」

司马相站起,等待司马光出题。

「秀才司马相听好……东风无力百花残。请接题!」

司马相陷入沉思……

「锵……一锣时到。」计时官敲下更锣。

「有了……东风无力百花残,蜡聚成灰泪始干,不见棺材心不死,不淫红颜人不还!」

「好,好,好一句不淫红颜人不还,请坐!」司马光走回位置,抽出了第二位应试者。

「兆子文!」

「在!」兆子文是第二个应试者,自然比第一个司马相多了思考的时间,他一起立便脱口成诗:「东风无力百花残,明月云遮众星散,佳人独守抱淫恨,只怪恩客兴阑跚!」

「嗯……好,佳人独守抱淫恨,下得好啊!」司马光频频叫好,观试民众也不吝的加以赞赏。

「下一个是……孔定!」

孔定陷入深思,似乎略有难处。其实殿试的规则对于先答者或后答者各有利弊,就前第一关而言,先答者虽然能思考的时间比其它人都少,但后答者用字却不能和前者相同,故先答者有题裁空间的优势,现在第二关亦同,后答者之整句诗意不可和先答者雷同,实有取材上之限制。

「锵……一锣时到!」

孔定连站都没站起来……

「锵……二锣时到!」

孔定慢慢的挪起身子,但仍陷于苦思。

「锵……」

「有了!」就在第三锣时敲下的同时,孔定答了出来:「东风无力百花残,云雨强渡过关山,一柱划破寂静空,夜半淫声满客船!」

「好啊……啪!啪!啪!」观试民众听完就来阵掌声。

司马光扭转身望望范仲淹,范仲淹轻声的对司马御史说:「『云雨强渡过关山』及『一柱划破寂静空』都下得好!」

「接下来是王富!」

王富也因题裁受限而站起沉思中。

「加油……王富秀才加油……我赌你是状元郎啊!加油……」观试民众有人叫喊着:「锵……一锣时到!」

「别急、别急……有了!东风无力百花残……这个嘛……这个嘛……」
司马光看情形不对,转身向计时官挥手。

「锵……二锣时到!」

「好嘛,好嘛!这次是真的了……东风无力百花残,老汉推车腿蹒跚,不闻淫声风雨夜,浪女醉卧湿衣衫!」

「喔……好啊!好啊!可怜的浪女啊!哈哈……」观试民众忍不住的笑成一团。

「不闻淫声风雨夜,是下得不错啊!」王安石评论着。

「既然殿试官都没意见,那请最后一名应试秀才答题吧!」

吕惠卿点名王康起来答题,哪知王康是见不得大场面之人,顿时肚里一滩死水,脑子一片空白。

「锵……一锣时到!」

「好,好,别催……东风无力百花残……这个……东风嘛……」

司马光又转身向计时官挥了挥手。

「锵……二锣时到!」

「好啦……好啦……有了!这个……东风嘛……对西娼……这个无力嘛……对……」

司马光见王康在拖时间,就说:「王秀才若不能将整句诗一次托出,我就要请你退出比试了!」

「有了,有了……东风无力百花残,西娼花江湿裤衫,不到黄河心不死……这个嘛……」

司马光当下又向计时官挥手。

「锵……三锣时到!」

「等等啊!小蛇还想把洞穿……怎样啊?哈哈!」

司马光回头看了下欧阳修,但见欧阳修连连摇头,范仲淹接着说:「王康秀才此诗若所欲表现者是采花者之不屈不挠精神,则与司马相之答诗意境相同;若所欲表现者是西娼不能满足欲念,则与兆子文意同;若所欲表现者是淫者年衰无力做功,则与王富同;若所欲表现者为淫者虽无力而仍欲强渡关山,则与孔定意境相同……」

「又,阁下在时间终止之后答出,故依本次殿试规则,王秀才你已被淘汰除名。」司马光最后将殿试官的一致决议当众宣布。

只见观试民众一阵骚动,有人哭着直喊:「哇……死王康啊,死王康啊!我的所有积蓄都掷你身上啊!谁知你不争气,呜……呜……叫我全家怎办啊!呜……呜……」

「退席!」王安石率先退出了殿试台。

「休息两个时辰再行第三关之比试,王康秀才下关就不用再上殿了!」吕惠卿向众人宣布着。

(三)王康巧辩起淫回声

就在殿试官吕惠卿向众人宣布秀才王康淘汰的一刻,观试民众也纷纷对着王康叫骂,多是押注寄望在王康身中状元而掷家产的老爹或大婶,令王康心中也兴起一股哀伤的歉意。

「殿试诸大人且慢!」突然王康走回殿试台,对着正转身离开的诸位殿试官大叫着。

试场戍卫的兵士一听有人对朝廷重臣吼叫,也纷纷拔刀剑警戒;观试民众更是一阵错愕,仿佛王康将会因不甘心落榜而闹事。

王安石停下脚步,挥挥手支开了左右护送的兵士,转身就对王康说着:「王秀才何故拦阻诸位大人退席啊?」

王康放低了声调,拱手对着王安石说:「敢问大人,殿试规则可有对逾时作答或逾时未答有所规范?」

「当然有!凡逾时作答或逾时未答者皆淘汰。」吕惠卿严正的解说着殿试规则。

「那再请问大人,殿试规则可有对逾时作答一半者有所规范呢?」

「这个嘛……你想……」吕惠卿一时哑口无言,转头看着司马光。

「是的,学生不才,资质愚钝,然学生并非逾时作答,而是在时间终止前即已答出前段;又学生并非逾时不答,而是在时间终止后才全部答完。斗胆请教大人,系依何律革除学生之应试资格呀?」

「对呀,对呀!好啊,好啊!啪啪啪……」观试民众一听王康之言,也不由得鼓起掌来加以支持。

「这个……这个嘛……」王安石转头看着范仲淹,范仲淹步上前来对着王康说:「依殿试规则,对于阁下之答题时间的确并无规范,但王秀才之答题内容却与前四位应试秀才之答题内容雷同,依殿试规则,王秀才还是应被淘汰无误!」
王康笑了笑说:「何有雷同之处?司马相之东风暗指淫者,诗意在『不淫红颜人不还』,强调淫者虽无力办事但仍不屈不挠誓淫红颜;兆子文之东风暗指恩客,诗意在『佳人独守抱淫恨』,强调佳人对于恩客的无力办事抱恨;孔定的东风暗指强淫者,诗意在『云雨强肚过关山』和『一柱划破寂静空』,强调强淫者虽无力行事却仍强行索求;王富之东风暗指老汉,诗意在『不闻淫声风雨夜』强调老汉的无能,此四人之诗意怎与学生雷同呢?」

「那王秀才的东风指的是……?」范仲淹疑惑的问着。

「我指的是……肉棒。」

「哈哈哈……他指的是那个啦!哈哈……」观试民众一听王康的东风指的竟是肉棒,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从何可见?」司马光也忍不住的问着。

「诸位大人忘了我最后一句吗?」

「你的最后一句是……?」

「是『小蛇还想把洞穿』。」

「哈哈……哈!东风指的是小蛇啦!哈哈……」民众又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嗯……那你的诗意为何呀?」王安石觉得有理而追问王康诗意为何。
「禀大人,学生的诗意是指肉棒不自量力还想穿洞!」王康巧辩着,顿时台下又是一片哗然。

「这个嘛……」王安石转头看着学高望重的欧阳修。只见欧阳修略微思考了一会儿,突然脸上泛出了一丝笑意,并向王安石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你未逾越殿试规定,你仍有资格继续比试!」王安石说罢,就转身跟和诸位殿试官一同离去。兵士们收起刀剑,民众们也高兴的向王康道贺。倒是其它的应试秀才,脸上现出了无奈的神情。

司马相疑惑的向王康走来并问道:「小弟不才想请教王兄,肉棒亦可当东风乎?」

「当然可以了!君不闻『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吗?淫者欠缺肉棒,如何行事?」王康又笑着巧辩着。

「是,是……王兄说的是啊!」司马相识趣的退了下去。

(四)你来我往淫声不断

转眼又过了两个时辰,伴随着观试民众的鼓躁和嘻骂,殿试官员在兵士的护卫下走上了试殿,应试秀才们早就坐定在试殿上等待第三关的文试,一会儿只听见殿试长王安石走向殿台前说:「有鉴于五名秀才具是才学兼备一时之选,为免徒然担误各位殿试官之理政时间及各位百姓之正常生活,文试之第三关及后续之第四、五关文试将一气呵成比试,中途不再休息……现在开始第三关文试!」
就在王安石宣布完一次全部文试完毕之后,民众鼓起了一阵欢呼之声,因为大家最渴望看到的不是文试,而是之后的术科实战比试。

「文试第三关,指定答诗,比试之应试秀才需依据殿试官所指定之物即席答出七言绝句一首,诗意需含有美意及淫意,时间计算三锣时,逾时作答或未答或答部份者皆以淘汰论!」吕惠卿因为王康复活事件而宣布了略微修正过的殿试规则。

「好,第一位是王康……。」这关轮到范仲淹主持,范老抽出了第一支签,也不知是有意或无意,刚争取复名的王康马上就被点到。「王康听了……请以女子双峰为题作七言绝句一首,计时开始!」范老挥了挥手,计时官就将沙漏倒置过来开始了计时。

「锵……一锣时到!」王康若有所思的枯站在殿试台上。

「王康加油……王康加油……」台下不时传来观试民众的加油声。

「锵……二锣时到!」

「有了……。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紧握双手中……哈哈……」王康照例的答完后笑了笑。

「好啊……好啊……真它奶的大小高低不同啊……哈……哈……」观试民众笑的乐不可支。

「好,通过,下一位是……王富!」范仲淹抽出了第二位上台应试者。
「请以女子之小嘴为题,作七言绝句一首,计时开始!」范老出了第二个定题给第二位应答的王富。

「这个嘛……」王富也陷于苦思,真的是一大挑战。其实这第三关文试和前二关不同,前二关是同一试题,故后答者有较长的思考时间但却受限于不能重覆前面答案的答意空间,第三关则是殿试官给了每人不同的题目,自然对先答或后答者没有影响,所以大都需要思考片刻。

「锵……一锣时到。」

「这个……白浆……」王富欲言又止。

「锵……二锣时到。」

「白浆……喔……有了……白浆玉液品萧来,喷留到嘴不复再,先见吻含舌舔吸,后见推送颤抖排。」王富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范仲淹狐疑着看着王富,「等等……『先见吻含舌舔吸』是何意啊?」
「禀大人,是女子小嘴亲吻、口含、舌舔吸阳具也。」

「那推送颤抖排呢?」

「再禀大人,是男子阳具压推、抽送、肉棒颤抖排精也。」

「好,了……解你意了……请坐!」

王富这才真的坐了下去。

「好个王富……把状元及驸马一起吸过来吧……哈哈……公主的小嘴可大着哦……哈哈哈……」观试民众又是一阵嘻闹。

「下一位是……兆子文!」兆子文正了下衣冠,拱手等着范老给的试题。「兆子文,请你以女子丰臀为题作七言绝句一首……」

想不到兆子文马上就能答题吟诗:「窈窕淑女屁股翘,一群淫狼身边绕,前拥后贴濒推送,想走后庭瞧一瞧!」

「哈哈……想搞后庭花呀……要够长才行啦……哈哈哈……」兆子文的答题自然也引来民众一阵嘻闹!

「好,有淫意……下一位是司马相。」

「在……」

「请以大婶闷骚为题作七言绝句一首。」

「有了……徐娘半老韵犹好,枯井想把木舂绕,郎骑竹马屠城来,青梅弄得汉求饶。」

「喔……不错ㄛ……最后一句改成『老娘爽得哇哇叫』就更好了……哈哈哈……」
民众又是一阵瞎起哄。

「过关倒是过了,只是……」范老若有疑思,接着说道:「自古汉贼不两立,今大辽北据对我蠢蠢欲动,司马相之『青梅弄得汉求饶』似有不妥!」

「那么……改成……青梅弄得棒求饶……总该可以了吧!」司马相把汉字改成棒字!

「好吧……下一位是孔定!……请你以少女秀穴为题,作七言绝句一首……」
「这个嘛……有了……少女秀穴总是湿,初夜濒濒把泪拭,问君可有快意否,就在抽送进出时」。孔定这关倒答得轻松自在。

「好吧!过关……既然又是全部过关,就直接进行第四关吧。」王安石宣布第四关开始。

「文试第四关,七言诗句接龙,应试秀才须依据前一名秀才诗句之最后一字作为首字,且诗意需相连贯,此字之字形字音需完全相同,答七言诗一首,答题须押韵脚,需有淫意且诗句最后一字不得与前答者重覆,共计五轮,未在时间内答题且答完者,淘汰!」吕惠卿照例的宣告了此关的应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