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逆子


皇家逆子

作者:

来源:

时间:02-13

皇家逆子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8-02-13

 赤霞山,处于大陆中部,延绵八百里,密林浩瀚如海,广阔无边,山谷内鸟
语花香,幽泉瀑布多不胜数,被誉为天下第一的「人间仙境」。

  在靠近赤霞山北部的地带,此处有一座山庄,名为「仙云庄」,仙云庄的庄
主,乃是闻名天下的名仕——庞云。

  说起庞云,无论是在江湖上还是朝堂上,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12年前,
先皇去世,当今天子在一片争议中登上帝位,一时间各地藩王纷纷起兵,共有七
位藩王声称自己才是皇位的继承者,大晋烽烟四起,马上就要陷入分崩离析。

  年仅20岁,青州巨擘庞应天之子的庞云,横空出世,就在天子登基当年以
文状元,武探花的身份,进入了大家的视野中,其在天德殿的殿试上,巧破三位
当世大儒以及天子所设下的难题,促使天下力排众议,拜其为军师,随军出征。

  仅仅6年,在他的帮助下,天子便平定了天下,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立下
汗马功劳,却最后在天子下旨提拔为左相时辞官,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当今皇后
的姐姐,名媛唐玉仙飘然离开京城,隐居赤霞山,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今夜,赤霞山应该是万籁俱寂,然而,在仙云庄所在之处,此时却是火光冲
天,一大批黑衣人正把仙云庄团团围住,山庄内到处都是火场,成百上千的黑衣
人拿着寒光闪烁的刀剑,不断地在山庄内制造着杀戮,大批的庄丁,丫环,都倒
在血泊之中,鸡犬不留。

  山庄的一处角落,两大一小三个人,正看着山庄,陷入血火之中,他们正式
庞家的一家三口,庄主庞云,庄主夫人唐玉仙,以及他们年仅5岁的儿子,庞骏。

  庞云看着自己妻子如玉的娇靥,温柔地说道:「仙儿,你跟骏儿快走,从这
里离开,可以前往赤霞山深处,然后通过小道可以离开这里,我来帮你们殿后,
离开后,你们先到定州的无定山柳叶村,我脱身之后就会到那个地方找你们母子。」

  「不,我要和你在一起,庞郎。」唐玉仙脸色苍白。

  「爹爹,我也要和你在一起。」庞骏拉着父亲的手,巴巴地看着父亲。

  庞云心中无比酸楚,但是他心肠一硬,怒吼道:「快走啊,不要让我分心!」

  看着丈夫怒发冲冠,色厉内荏的样子,唐玉仙只好咬了咬牙,拉着儿子的手,
说道:「我们走吧,骏儿,别让你爹分心。」小庞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的身
影,被母亲拉扯着离开了山庄。

  看着妻子和儿子离开之后,庞云松了一口气,拔出三尺青锋,静静地站在院
子里,没多久,大量的黑衣人就涌进院子里,把他团团围住。

  庞云看着他们,轻笑一声说道:「自问庞某做事虽然不是面面俱到,但总也
是尽力而为,不知道是得罪哪一位大人物,今晚竟然屠尽庞某满门?今天就算死,
也让庞某死个明白。」

  黑衣人堆中,走出一人,他并没有言语,只是一扬手,便有五个黑衣人提刀
上前,直取庞云要害,庞云挺剑迎战,一时刀光剑影,招招杀机。

  庞云毕竟是曾经的武探花,多年以来也坚持练功,功夫并没有落下,以一敌
五,竟然占据着上风,黑衣人首领皱皱眉头,再一挥手,又走出五个黑衣人,又
向庞云攻过去。

  庞云乃是青州武林大豪庞应天的儿子,庞应天在生之时,一双裂天掌,一手
无锋剑名动天下,庞云也颇得其真传,使用家传的无锋剑,顶住了十个黑衣杀手
的进攻。

  黑衣首领见庞云如此了得,也对手下的人感到不耐烦,再也忍不住,从怀里
掏出一把透着乌黑发亮的暗器,暗运内力,连自己人也没有照顾,直取庞云身上
几处要穴。

  「啊」地一声,庞云在十个黑衣人的围攻下已经花费了所有的精力,他已经
暗示自己需要留意黑衣人首领,然而还是被黑衣首领的暗器打中要害,跪倒在地,
他的眼中透出不可思议:「碎骨钉?!你,你是……」

  此时的黑衣首领终于说话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庞云,你懂了吗?」说
着,他看着庞云那双已经明白的眼睛,抽出利剑,刺入庞云的胸膛,血溅三尺。

  正与母亲在逃亡路上奔跑的庞骏,不经意地扭头看了一眼家里,目力惊人的
他恰好看到自己父亲被人用剑插入胸膛,倒在地上的情景,不禁哀嚎一声:「爹
爹!」唐玉仙听到儿子的哀嚎,也扭过头来,看见自己的丈夫已经被贼人杀死,
心中悲从中来,差点就眩晕过去。

  唐玉仙拉着庞骏,在森林中深一脚浅一脚地逃命着,突然,唐玉仙的脚一滑,
一脚踏到空处,左脚外侧和腿都着地了,不能再走动,而此时,母子二人都隐隐
约约听到人的其他人声音,还见到远处的火把光亮,唐玉仙看着自己的儿子,抚
摸着庞骏的脸,带着哭腔说道:「骏儿,快走,娘已经走不了了,快走,不要管
我。」

  「娘!」

  「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唐玉仙连推带搡,向儿子喊道,「走得越
远越好!」

  庞骏三步一回头,看着自己的母亲,渐行渐远,终于看不见母亲的身影,而
唐玉仙,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已经逃的毫无踪影,终于把心安了下来,这时,火把
已近,多名黑衣人发现了唐玉仙,把她团团围住,其中几人,目露淫光,欺身上
前,唐玉仙目光凄然,她拔出发簪,用尖锐处对准自己的玉颈,准备刺下去。

  这时,一阵破空之声,不知从哪里突然飞出两支利箭,直接钉进了两名黑衣
人的喉咙里,二人当场死亡,接着一群身穿锦衣战服的侍卫突然出现,黑衣人纷
纷举刀迎战,可是锦衣侍卫配合得当,人数众多,围困唐玉仙的这队黑衣人很快
就被格杀,一名像是头领的人来到唐玉仙身前问道:「夫人,你没事吧?」

  唐玉仙看着这名头领,正想说要找到儿子,但是话还没出口,便觉得一阵头
昏,晕倒在地上……

  庞骏在离开母亲后,一直在跑,跑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停了下来,他转身回
望,想寻找刚才他与母亲分别的地方,又或者火把闪动之处,但遗憾的是,他并
没有找到。他打算重新回到那个地方,去寻找母亲,可是,正当他准备出发时,
从密林之中,传来一阵阵低吼,在黑暗深处,有几双铜铃一般大的眼睛,借着月
光,他隐约地看到,那是几头恶狼,它们都张着血盆大口,一滴滴的狼涎滴在地
上,眼睛定定地盯住庞骏。

  庞骏虽然自幼学文习武,在去年,他的父亲庞云就开始教导他学习裂天掌的
内功口诀,但是他的内功还是打基础的时候,而且现在饥渴交加,别说三头豺狼,
就是一头,他也不一定打得过,可是没有办法,不殊死一搏,就是要葬身狼腹,
他只好硬着头皮,掏出家传的一把小刀,护着自己的身子。

  忽然,一只狼迅速地朝后退了两步,然后前腿趴下,身子弯成一个弓状,长
嗷一声,腾空而起,身子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向庞骏扑去,庞骏身形一
闪,同时小刀往前一刺,没想到豺狼却是虚晃一招,它安全地落在庞骏身侧一丈
处,在落地一瞬间迅速朝后退了几步,再次扑出。

  几次对拼,庞骏都是有惊无险地躲开了豺狼的进攻,但是也没有任何讨好的
地方,对豺狼并没有产生一点伤害,但是自己的体力已经流失严重了,面对豺狼
的又一次进攻,庞骏把心一横,不再闪躲,只是拿着匕首顺势往前一捅,「嘶啦」
的一声,狼爪划破了他的衣服,并在他的胸口处留下三道血痕,而狼自己却被匕
首插入喉咙,一命呜呼。

  拼尽全力解决掉一头狼之后,庞骏已经是强弩之末,一晚不停逃亡,还要与
狼搏斗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看着剩余的两头狼慢慢靠近,庞骏也无可奈何
了,心中想到:「父母拼了命给我制造的逃生机会,我却最后葬身狼腹,不过也
好,爹,娘,孩儿来陪你了。」想到这里,他瘫倒在地上,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等待死亡的到来。

  忽然,从密林中,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声音,引起两头狼的注意,它们警惕
着铃声,恶狠狠地盯着铃声传来的方向,没多久,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马车上
挂着两个铃铛,刚才的声音就是它们所发出来的,马车上坐着一名娇俏的女子,
她正在赶着车,看见路边的情况,便停了下来。

  马车中传来一把富有磁性的女声:「清雯,怎么停下车子啦?」

  车上的女子盯着两头狼,向车内的女人恭声说道:「启禀圣主,路上有三头
豺狼,还有一名晕倒的孩童,那小孩好像还把其中一头豺狼杀死了。」

  「哦?有意思,清雯,把小孩带上来吧。」

  「是,圣主。」清雯应声而起,「嗖嗖」两道破空之声,两颗暗器同时击中
两头豺狼,豺狼当场脑浆迸裂,死于非命,然后,她走过去,把庞骏抱了起来,
递到车的门帘处。

  接着,从车中伸出一双如玉般光滑美白的手,把庞骏接了过去,只听见里面
的女声又说道:「多俊的孩子啊,不说其他的,把他养大,好好调教,再让他乖
乖爬上床伺候,也是一件美事,况且看他的骨骼,也是习武的料子,就这么决定
了,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的徒弟,知道了吗?」

  「奴婢明白。」

  「继续赶路吧。」

  「是。」马车继续行进,铃铛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这山中一直回响着……

  晋历武德十三年,名仕庞云一家惨遭灭门,凶手乃肆虐中原多年的凶匪团伙
「赤霞盗」,而庞云的儿子庞骏不知所踪,夫人唐玉仙则刚好被打胜仗班师归来
魏王杨桐所救,「赤霞盗」首领罗一章被魏王近卫统领李常罗亲手击毙,自此
「赤霞盗」变成一盘散沙,再也无法肆虐百姓。

  三个月后,魏王杨桐突然向暂居在魏王府的唐玉仙提亲,请求纳为侧妃,不
知为何,一向知书达理的唐玉仙竟然应允了杨桐的荒唐请求,成为魏王的次妃,
府中地位仅次于正妃马氏,第二年年初,唐玉仙诞下一女,取名杨月,天子下旨
册封为邀月郡主。

  晋历武德十六年,魏王正妃马氏因病亡故,魏王悲痛之余,上书请求册立次
妃唐玉仙为魏王正妃,天子欣然应允,至此,十五年前艳冠京华的唐氏双姝,一
姐一妹,分别成为魏王杨桐,天子杨绍两兄弟的正妻,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姐妹。


              一、初到天京

  晋历武德二十四年五月,大晋京城——天京,今年的天京特别热闹,原因有
二,第一个是今年六月十八乃是天子杨绍的四十岁生辰,大晋周围的藩国部族,
都纷纷派遣使者前来庆贺,顺便看看有什么好处可以捞,第二个是三年一度的文
武科举考试,赶考的仕子们都几乎在四月底五月初的时候到达天京备考,到五月
底,就会开始文举科考,六月初,就进行武举科考。

  天京城正门,一名英俊的年轻公子刚通过门关,进入天京城,他牵着马,抬
头看着蔚蓝的天空,自言自语地说道:「天京,我终于来了。」眼中闪过一丝厉
芒,接着马上恢复轻松的微笑,向天京西市走去。

  西市,乃是天京市集的所在地,这里不仅有大晋最大的交易市场,还有大量
的客栈,年轻公子来到一家「云来客栈」前,客栈小二向前询问道:「公子请进,
请问公子是吃饭还是住宿呢?」

  年轻公子看着小二说道:「我要一间上房,不要天字一号,但是要有一张八
仙桌,四盏灯,还有两张椅子。」

  小二愣了一下,马上赔笑道:「有有有,公子请进,我带你去房间。」

  小二带着年轻公子,离开了客栈大堂,到了后院一处环形走廊,再穿过一个
花园,来到一个房间跟前,比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公子请进。」

  年轻公子推门而入,只见刚才还在大堂招呼客人的掌柜已经站在房间里面,
他弯腰行礼道:「见过上使,不知道上使尊称,在教中是高居何职?这次来天京
有何贵干?」

  年轻公子拿出一块铜制的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护」字,淡淡地说道:
「在下刘骏,忝为圣主弟子。」

  掌柜大吃一惊,马上跪下,恭敬地行礼道:「属下孙成高,参见刘护法,不
知大人前来京城,是有什么事情呢?」

  孙成高听过刘骏的名字,乃是教中圣主的嫡传弟子,圣主只有两名弟子,一
位是圣主的亲生女儿,另一位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年仅16岁,教中很少人
见过他,但是从14岁开始执行教中任务,每次都能精准完美地完成,包括在去
年刺杀江南武林名宿「长发韦陀」——岳泰。

  以岳泰的武功,哪怕再天纵奇才,也不可能以一名15岁的少年,能够轻易
击杀,但他就做到了,岳泰死后,无论是公门还是武林,都没人知道杀手是谁,
自己也是因为作为京城分部的首领,才知道这件事。

  刘骏摆摆手说道:「没什么事情,只不过是参加今年的科举,听师尊说云来
客栈是教中的在京城的产业,所以前来落脚,顺便打个招呼罢了,等到科举结束
之后,我就会离开的了。」

  孙成高谄媚地问道:「护法大才,不知道护法前来参加的是文举还是武举呢?
好让属下为护法准备一下所需要的东西。」

  「这次我两个都参加,不过也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了,我自己就可以了,你
找一个安静一点的房间给我就行,其他的,当我是一个普通客人就可以了。」

  「属下明白,这个房间就是为护法准备的,那如果大人没有什么事的话,那
属下就告退了。」

  刘骏点点头,摆摆手,让孙成高离开了房间,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中百感交集:终于到了天京,整整11年,我要见到那个让
我梦魂萦绕的女人,我要亲自问问她,当年为什么要丢下自己,她当年的决定,
让我在炼狱里面呆了10年。

  庞骏,不,他现在叫刘骏,11年前,他在山中杀死一头豺狼之后,体力不
支而晕倒,恰好被路过的一辆马车上的人所救,而马车上的那位女人,正是当年
刚接任「谪仙教」掌教之位的圣主——宫沁雪。

  谪仙教,乃是40年前,江湖黑道巨擘「铁爪谪仙」宫锦雄所创,当年的宫
锦雄,风度翩翩,文武全才,常年一身白衣,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活脱脱
一位堕落凡尘的谪仙,但实际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淫贼,他的内功源自密宗双
修之法,但是一般的采花贼武功,都是通过采阴补阳获得,只有男性适用,而他
却能够改良成阴阳互补,男女皆宜。

  宫锦雄行事肆无忌惮,看上哪个女人,直接掳掠回去监禁,并进行采补,其
中不乏武林中颇有名气的女性,如华山派的掌门夫人万晓红,峨眉派的大弟子
「竹剑」朱晨等,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这些女性到底被谁掳走了,直至有一天,
万晓红从宫锦雄的监禁中逃脱,世人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多位武林名宿对其进
行围剿,救出被囚禁的女子。

  可从第一位女子失踪到解救,都快过去3年了,包括那位号称「艳冠川蜀」
的朱晨,都已经为宫锦雄诞下一名女儿,最终宫锦雄被重创,带着女儿宫沁雪失
踪,并在3年后建立「谪仙教」,专门招收黑道与邪道教徒。

  12年前,宫锦雄旧伤复发,在撑了一个月后一命呜呼,留下女儿宫沁雪以
及外孙女宫紫云,教中高层蠢蠢欲动,妄图篡夺谪仙教圣主之位,结果一向在教
众眼中那位「只会与男人淫乐的教主女儿」宫沁雪,以浑厚的武功,毒辣的手段,
把逼宫的高层通通杀光,一时间教众噤若寒蝉,无不拜服,但他们私下传说:宫
锦雄临死之前,通过双修之术,把自己毕生的内力传授给宫沁雪,至于传功的方
法,嘿嘿。

  自从宫锦雄建立谪仙教,就相当低调,一切事情都是在暗地里进行,与其说
是一个教派,还不如说是一个黑道组织,宫沁雪继承之后,依然像她父亲一样,
低调行事,暗暗积蓄实力,所以江湖中的各大门派,几乎没有什么人去管谪仙教。

  庞骏当年被宫沁雪所救,醒来之后,宫沁雪问他的来历,他告诉宫沁雪,他
的名字叫刘骏,然而这当然逃不过宫沁雪的眼睛,她结合仙云庄庞云一家被满门
屠杀的消息,再观察庞骏的穿着,她当场就揭穿庞骏不叫刘骏,还是庞云的亲生
子,不过她并没有在意庞骏的谎言,只是淡淡地说道:「这样也好,以后你可以
叫刘骏,免得你这个名字惹是生非,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子,事事都要以
我为尊,我会教你武功,长大之后你可以用来报仇。」

  庞骏没有犹豫,马上就跪了下来,对宫沁雪行礼,拜其为师,11年来,宫
沁雪一直都在悉心教导庞骏的学文习武,也鼓励庞骏勤练自己庞家的武功,让自
己的两种武功融会贯通,况且庞骏天生就是武学的材料,所以武功进步得飞快,
仅仅10年时间,就挑战成功,成为谪仙教新一任的「朱雀护法」。

  谪仙教教主被称为圣主,圣主手下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护法,北斗七星,
以武功排高低,你只要武功够厉害,圣主也可以挑战,地位越高,享受教中资源
也越多,庞骏的朱雀护法,已经是教中地位排行第四的存在。

  除此之外,随着庞骏长大,也长得越发英俊,而宫沁雪,在庞骏面前,从不
避忌与别人欢好,甚至对庞骏立下条款:你哪一天成为谪仙教的七星或者护法,
你就可以爬上师尊的床笫,到时候在师尊的床上,随便你怎么玩弄,但是在此之
前,你不能碰任何一个女人。于是在庞骏14岁那一年,他打败了当时七星之末
的瑶光,当天晚上,他就成为了宫沁雪的入幕之宾,让宫沁雪拿掉了自己的处男
之身。

  时至今天,庞骏已经成为谪仙教中的朱雀护法,除了圣主师尊宫沁雪以外,
只剩下青龙护法「千毒剑手」付元浩,以及白虎护法,圣主之女宫紫云武功比他
高,至于师傅宫沁雪的寝室,只要师傅同意,他就能与宫沁雪共度良宵。

  当然宫沁雪对于自己调教出来的徒弟也是相当满意的,无论文才武功,容貌
身材,都是上上之选,更重要的是,这个孩子听话,对自己的肉体十分迷恋,并
且那长超七寸,坚硬粗壮的巨龙,也让自己得到快乐,至于在他小时候,被自己
丢进荒山中,让他自己走出来,或者故意让教中的高手欺辱,又或者把他关在笼
子里与豺狼死斗,那都是为了锻炼他。

  庞骏一直在回想着这11年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而那个女人,他的母亲
唐玉仙,却是把他赶走之后,成为了魏王妃,每天享受着锦衣玉食,过着快乐的
生活,他想知道,当年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庞骏也感激唐玉仙:「如果不是
你当年的所作所为,又怎么会有今天的我,所以,我美丽的娘亲,就让孩儿我好
好尽孝吧,嘿嘿。」

  想起女人,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师傅宫沁雪,每次与宫沁雪交欢,都是极美的
享受,更不用说师徒二人的双修过程了,可惜,师姐宫紫云虽然也像她妈宫沁雪
一样是个荒淫无比的骚货,可是师傅下了命令,要打赢师姐才能与师姐交欢,不
然就可以尝试母女双飞了。

  一个下午,庞骏都在胡思乱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他打算偷偷回到仙云庄,
回去寻找家里的武功图谱,来完善自己的武功,甚至去查探一下,当年家族被灭
门的真相,打算这段时间,谋划在天京好好地去偷香窃玉,去玩玩那些达官贵人
的妻女,打算想个办法,去报复那个狠心的母亲……


              二、嵩山高徒

  晚饭时分,庞骏拒绝了孙成高的「把饭菜端进房间」的提议,打算在大堂里
吃饭,顺便通过自己的耳力去收集一下科举的信息。

  他点了一壶竹叶青,一条清蒸鲤鱼,还有两味小菜,一边喝着小酒吃着菜,
一边在听着在大堂里吃饭的人聊天。

  一人说道:「听说今年的武举科考,来了很多有来头的人。」

  另一人说道:「每次的科考不都那样嘛,哪一次不是有很多有来头的,天下
的名门大派,需要朝里有人好办事,维持在朝堂和军方的影响力,那些小门小派,
如果不小心出了进士什么的,脸上有光,身价也水涨船高,朝廷也想通过这个来
对江湖上的门派产生影响。」

  「今年不一样,往年就算是名门大派,也就是寥寥几个来参加,零零散散的,
今年的武举,听说除了武当少林这道佛两门和峨眉一群女人以外,其他的名门大
派都派弟子来参加了。」

  「哦?有这事?那到底哪些人来参加今年武举了?」

  「你听着啊,我的大舅哥就在武举院当差,他说,今年参加武举的,有青城
山的掌门潘道人的弟子次席——『凡陆压』柳玉龙,嵩山派第一高手穆奇的大弟
子——『盘龙剑』于凌峰,江南上官家的当代庶出第一人——上官翼,还有当朝
近卫军统领秦万钧之子秦毅……」食客如数家珍似的把这次武举科考中有头有脸
的人数了出来,林林总总,大概有二十来个。

  庞骏一边听着,一边盘算着自己对上这些人,有多少的胜算,这两年来,庞
骏为了执行教中的任务走南闯北,见了不少的人,这二十来个人里面,除了于凌
峰,秦毅,还有上官翼以外,他基本都大概了解这些人的武功到什么地步,总的
来说,他所了解的这些人,对于他都不是什么威胁,尤其是那个「凡陆压」柳玉
龙,更是徒有虚名,只是因为柳玉龙所在的西蜀柳家,是当地名门,青城山那个
没有节操掌门潘道人,为了讨好柳家,才把柳玉龙给吹捧出来,实际不足为虑。

  至于于凌峰,穆奇的武功一向冠绝嵩山,只不过因为醉心武学,所以才把掌
门之位让给师弟左玄贞来坐,自己依然是每天练练功,教教徒弟,传说他的武功
在江湖能排进前二十,而他的高徒于凌峰也是少年成名,在穆奇这种单调而认真
的人的调教下,相信不是什么善茬。

  上官翼则是通过上官家在三年前协助浙州知府剿灭水匪「飞鹰坞」时,接连
击杀「飞鹰坞」中十二位当家的其中三位,而一举扬名天下,飞鹰坞的人虽然不
是什么武林大高手,但是上官翼是在三位当家围攻之下完成击杀,同样不可小觑。

  还有秦毅,这就真是个迷了,近卫军统领秦万钧,号称「当朝第一高手」,
多年以来保护天子安全立下赫赫功劳,而且秦万钧当年在天子镇压京城乱党的时
候,曾经独身一人闯入当时的车骑将军府,把车骑将军从成百上千的侍卫中生擒
出来,可见武功之高,家学渊源之下,秦毅未必不是高手。

  当然,除了这些名门大派的弟子以外,还有更多的,不知道名字的高手隐藏
其中,自己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小觑天下人。

  正在这个时候,有两男一女走进了云来客栈,其中一名男子器宇轩昂,身材
修长,目光凌厉盛气凌人,另一男子则身高八尺虎背熊腰,一双手臂粗壮,让人
觉得这双手有开山劈石的能力,剩下的女子,则是娇俏可人,玉腮微红,樱唇娇
艳欲滴,充满着青春的活力。

  高傲男子走进客栈时就掏出一锭纹银丢到掌柜面前道:「掌柜的,先给我们
开三个房间,再把饭菜拿到我的房里来。」看见这一锭银元,掌柜孙成高立马像
见到自己亲老爹一样的态度迎接着三人,他那个市侩的样子看得庞骏有点想笑。

  「好,好,客官,您这边请。」

  孙成高摆了下手说道,「小四,快,后院玄字一二三号房。」

  这时,刚才的那位食客低声说道:「看到那三人没?走前面的就是『盘龙剑』
于凌峰,旁边的就是他的师弟,『张飞剑』孟柏,还有那个女的,就是他们的师
妹,『长发韦陀』的孙女,『赛越女』岳思琬,嘿嘿,那个岳思琬长得真不赖,
看那小模样怕是被她两个师兄操了多少遍……哎哟!」

  只见刚才胡乱说话的那个食客,此时脸上已经出现一道血痕,桌子上多了一
根筷子,上面还沾着血迹,于凌峰满脸寒霜地看着那两个人说道:「再乱说,下
次就把你们的两边嘴皮子串起来,哼,师弟师妹我们走。」说完,头也不回地带
着孟柏与岳思琬离开大堂,两个祸从口出的食客不敢逗留,快快地结账离开了客
栈,留下的人都哄堂大笑。

  哦?岳泰的亲孙女?岳思琬?庞骏看着远去的岳思琬,心中想着:去年我把
岳泰杀了,今天看见这岳思琬可人的样子,一定要尝尝,就当是余兴节目吧。

  其实以庞骏的武功,别说去年,就是现在,如果堂堂正正地打,是怎么都打
不过成名江湖三十年的岳泰,只不过,有心算无心,庞骏发现了岳泰的秘密:岳
泰跟自己的儿媳妇潘彤有染,就连岳泰的亲孙女岳思琬,也是岳泰与潘彤通奸所
生下来的!19年前,还是泰山派女弟子的潘彤,因为仰慕师叔「长发韦陀」岳
泰,自动献身,与岳泰恋奸情热,最后珠胎暗结,岳泰不愿意自污名声,便做主
让自己的儿子向潘彤提亲,以此隐瞒二人的奸情。

  本来这一件事看起来做得挺完美的,但是有一个天大的漏洞,就是诊断出潘
彤有了身孕的那位大夫恰好有一位侄子,是泰山派的杂役,他那天刚好认出了岳
泰与潘彤,但他不敢做声,直至岳泰把那位大夫的全家都杀光了,他终于感到害
怕,于是连夜离开泰山派,辗转之下,成为了谪仙教的任务接头人。

  在他的提示下,庞骏跟踪了潘彤一个多月,知道了潘彤虽然已经三十有六,
依然求子心切,千方百计想要生一个儿子,尤其是想为她的公爹兼情夫岳泰生下
一个儿子,他就假扮成江湖郎中,在送子观音庙附近蹲点,在病急乱投医的情况
下,潘彤咬咬牙,相信了庞骏的花言巧语,从庞骏手上购买了一盒药膏,然后在
与岳泰欢好的时候,涂抹在私处周围。

  当岳泰与潘彤私通的时候,药膏就会通过阴阳交合渗入岳泰的身体中,像白
蚁一样,慢慢腐蚀掉岳泰丹田中的真气,三日后,在岳泰前往秘密地点与潘彤再
次私通的路上,庞骏突然出手,雷霆万钧,一举击杀岳泰,然后飘然而去,他算
定了潘彤不会说出一句,她如果说了,就会变得一无所有,残花败柳还有谁会要
呢?不说的话,她还是江南岳家的岳夫人。

  当时的潘彤,其实还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妇人,她的女儿岳思琬看上去也不
遑多让,上次在江南没有尝过潘彤的滋味,这次遇到她的女儿,怎么也要好好尝
尝。

  夜凉如水,在云来客栈的玄字一号房中,正上演着一场人伦大戏,只见下午
那位脸色冷峻的「盘龙剑」于凌峰,正全身赤裸,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而那位
娇俏可人的小师妹岳思琬,也同样全身赤裸地坐在于凌峰的胯上,一双小手撑着
于凌峰的胸膛,小蛮腰不断扭动,小翘臀不停地上下摇摆,于凌峰的肉棒正在她
的蜜穴中进进出出着。

  「嗯哼……嗯哼……师兄……大鸡鸡……操得我好……舒服……琬儿……琬
儿要被……师兄的……大鸡巴……操散了……」美貌可人的岳思琬,嘴里吐出的,
却是污秽不堪的淫言乱语,她的身子不断耸动,翘臀每一次坐下,都与于凌峰的
胯部发生碰撞,发出清脆的「啪啪啪」声音。

  于凌峰一手扶着岳思琬的腰肢,一手覆盖在她的小乳鸽上,不停地揉捏着美
少女不大但是十分坚挺的奶子,笑着说道:「岳师妹,你真是个小骚货,这么积
极地勾引师兄,是不是这两天咱忙着赶路,师兄少打你两顿肉棍就穴痒了?」

  岳思琬媚笑着说道:「嗯哼……是啊……思琬的小骚逼……是要天天被师兄
……操一顿……才舒服的……噢噢……师兄……快……用力操我……思琬……思
琬要丢了……噢噢……」

  「嗯,师兄也要来了,岳师妹,你这个小骚货,师兄要操死你,来了全部射
给你,让师兄把你的小肚皮操大,给师兄生个白胖儿子,噢……」二人同时到达
高潮,岳思琬肉壶中洒出一股热流,同时于凌峰的肉棒也激射出一股热精灌入美
少女的阴道。

  高潮过后,岳思琬趴在于凌峰的身上,用手指划着于凌峰的胸膛,撒娇地说
道:「师兄,师妹完全都是你的人了,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待我哦,不然我可怎么
办啊?」

  于凌峰抚摸着她的玉背,温柔地说道:「好师妹,你放心,等师兄这次武举
及第,便亲自前往江南向潘师叔提亲,来娶你过门,好了,时候不早了明天还要
去见客人,先回去吧,第二天被人看到你从我的房间出来不好。」于凌峰拍了拍
岳思琬的屁股,示意她离开房间,岳思琬只好嘟着嘴,不情不愿地穿衣服,离开
了于凌峰的房间。

  岳思琬离开以后,于凌峰刚才温柔的脸色荡然无存,他冷笑地自言自语道:
「哼,小骚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孟柏还有陈一辉也有一腿,还想成为我的
正室?真当我是傻子?以前你有岳师叔祖撑腰我才勉强看上你,现在?除非你跟
潘师叔母女一起伺候我吧,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让你们母女做个小妾也不是不行。」

  至于岳思琬,则是患得患失地走回自己的房间,一点也没察觉到自己之后的
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