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堕的天使】(01)作者:尚夏小e


【淫堕的天使】(01)作者:尚夏小e

作者:

来源:

时间:02-13

【淫堕的天使】(01)作者:尚夏小e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8-02-13


作者:尚夏小e
字数:10684

                (一)
  昏暗的地下室内,一名年轻的女孩被绑在破旧的铁床上。她的衣服已经残破
不堪,像是一堆布条,再也无法掩盖住那美艳的身体。女孩的身材玲珑有致,嫩
白的皮肤,双乳傲然,修长的双腿纤细笔直,一簇黑亮的毛发,映衬着粉红的嫩
穴,任谁看了都会淫欲大发,无法忍耐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这样一个春光外泄
的美女,身边却不是他的俊男男友,而是一个身材肥胖臃肿,目光猥亵的男生。
  男生望着眼前的娇躯喘着粗气,瑟瑟发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一种难以
压抑的兴奋。而女孩命运的轨迹,也因这个男生悄然改变……
  李雪诺,南大的校花,温柔可人。不但是学校的天之骄女,还是众多学生心
目中的女神。美貌与才华,温柔与善良汇聚一身。如此完美的女孩,能配得上她
的,恐怕也只有南大第一的校草吴勇了。吴勇不但人长得帅气,还是物理系唯一
获得保送研究生的学生。如此郎才女貌,早已成为南大的一段佳话。俩人还经常
搭档,出现在学校的各种集体活动上,可谓是人尽皆知,光芒闪耀。
  望着台上的李雪诺,刘凡看得眼睛都直了。如此完美的女孩,任谁都会忍不
住多看几眼。但是刘凡知道,自己的命运恐怕与眼前这位女神永远不会有任何交
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台上这对俊男美女,心中暗自羡慕。
  目送着心中的女神渐渐离去,刘凡不禁有些懊恼。凭什么别人能有帅气的皮
囊,自己的身材却臃肿不堪?为什么吴勇就能与女神亲密无间,自己却只能在一
边眼馋?自己的家庭条件虽然算不上有钱,但也算中等偏上,自己平时也十分大
方,却没有一个女孩愿意接近自己。刘凡越发的嫉妒吴勇,什么时候自己也能站
在女神的旁边,哪怕是能够与女神说上一句话,他都觉得死而无憾了。
  但刘凡知道,这都是自己的意淫的想法,恐怕永远不会实现。可偏偏上天却
像是听到了他的祈祷,就在他漫无目的走到教学楼附近的时候,他的女神居然出
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此时,李雪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完全没有注意脚下的台阶。一脚踏空,不
小心摔坐在台阶上。
  「啊……」
  一声娇柔的声音,听得刘凡心中一震!自己的机会来了!拖着自己肥胖的身
体,他急急忙忙跑到李雪诺身边。
  「雪诺同学,没事吧?」
  刘凡伸出肥胖的手,拉住李雪诺纤细的胳膊。弯腰之间,恰好从李雪诺的领
口,望见那深邃的沟壑,饱满的乳肉挤挤挨挨,白花花的,使他不禁咽了口口水。
  「没事的,谢……」李雪诺抬头,却看到一个丑陋的胖子,猥琐的眼神正望
向自己丰满的胸口,不禁心生厌恶。她甩开刘凡的手,改口道:「不用你帮忙,
我自己可以起来。」
  恰巧此时,吴勇赶到旁边。
  「雪诺,怎么了?伤到没有?」吴勇关切地询问道。
  「阿勇,没事的。就是摔了一跤。嘻嘻……」李雪诺调皮地撒娇道
  「小傻瓜,又在想什么?」
  「没有啦……对了,你有湿巾吗?」
  吴勇扶起李雪诺,亲密地相互依偎着离开,留下了愣在原地的刘凡。
  「有,给你。你再干嘛?」
  「刚才被那个家伙碰了一下,还被他死死盯着,恶心死了!」
  「是够恶心的,谁要我们家雪诺这么漂亮呢?那赶快回去洗个澡吧。」
  自己总算能有机会与女神亲密接触,就这样失之交臂,本就让刘凡十分郁闷,
而李雪诺与吴勇的对话,更是让他怒火中烧。他死死地盯着李雪诺,之前的爱慕
之情正一点一滴的化作仇恨的火焰。但是在李雪诺看来,却以为是贪恋自己容貌
的目光。
  「看这个小胖子还在盯着你看呢。」吴勇笑道。
  「哎呀!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好恶心……」
  俩人就这样旁若无人般的嬉闹着。
  而此时的李雪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亲手将一个恶魔从牢笼中放出。这这
一句话,恰好成为最终打开牢笼的一把钥匙。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恶魔,但是受道德与良知的约束,他们被紧紧地锁在内
心深处的阴暗角落。一旦恶魔被放出,造成的灾难也是难以估计的。
  刘凡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不再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他开始越来越频繁
地跟踪着李雪诺,详详细细的将她每天的行踪记录下来,寻找着报复的机会。
  一个星期后,凭借着对李雪诺的了解,刘凡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又是一个周末。
  傍晚时分,天色逐渐昏暗下来。李雪诺与吴勇相约,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公园
内碰面。今天的李雪诺,白裙素裹,打扮的十分动人。淡淡的轻妆,更加衬托出
了她的清纯与美丽。可今天吴勇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提前赶到,她并不知道,吴勇
因为一些「意外」耽搁了时间。李雪诺只能呆呆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静静地等
待着自己的王子早点到来。
  草丛中,一个肥胖的身影正在缓缓地向她移动,小心的靠上前去,一把勒住
李雪诺的粉颈,将早已准备好的迷药手巾紧紧地捂在李雪诺精致的小脸上。李雪
诺先是吃了一惊,接着便慌忙的挣扎起来。但无奈自己背靠长椅,这徒劳的挣扎
只能使她血流加快,反而加速的迷药的效果。
  一分钟过后,李雪诺不再挣扎,像是睡过去了一般,倒在公园的长椅上。黑
影这才靠上前去,将她架在肩膀,迅速地带到一个黑色轿车内。这个黑影,正是
刘凡。
  望着李雪诺胸口白皙丰满的乳肉,刘凡咽下口水,伸出手,颤抖得盖在上面。
  手中立刻传来那温柔的触感,使他不禁赞叹:「好大,真软!」
  他觉得自己的下体像是觉醒一般,立刻坚硬如铁。将脸肆意地扎在李雪诺双
乳之间,贪婪地享受着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可理智告诉他,这里并不合适,需
要早点回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慢慢享受眼前的盛宴。
  刘凡强忍着内心的冲动,隔着衣服揉搓了一番饱满的胸部,便将李雪诺手机
关机,把她方躺在后座之上,用迷药手巾重新盖在李雪诺红润的小脸上,防止她
半路突然醒来。这才爬到驾驶座,将车驶离公园。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刘凡将车开到了自家休闲度假的别墅。别墅是刘凡
父母购买的,平时很少过来,只有夏日里才偶尔来到这里休闲避暑。别墅四周人
迹罕至,是一个绝佳的藏匿地点。
  刘凡将车停在车库,费力地将李雪诺拖到地下室,将纤纤玉手绑在旧床之上,
坐在一边喘着粗气。看着眼前的美女,他不禁颤抖起来。多少个日夜的朝思暮想,
今天终于变为现实。他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玩弄眼前的娇躯了!刘凡伸出手,探
入李雪诺衣领之中,翻开碍事的胸罩,终于摸到了那早已梦寐以求的酥胸。
  「妈的!原来这奶子这么大!真是便宜吴勇那王八蛋了!不过今天老子也能
爽爽了!」此时的刘凡显得有些疯狂,自言自语着。
  手心传来的柔软触感,使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他跳上床去,撕扯着
李雪诺精心挑选的白裙。
  「嘶啦!」
  白裙在暴力的撕扯下,变成了一条条的布条,诱人的身体立刻展露在刘凡的
眼前。
  「哎呀!我操,还没看美女裙底呢!怎么就撕坏了!反正也坏了,雪诺宝贝,
你不介意给我看看了吧?是不是早就被吴勇那个王八蛋给操黑了?」
  刘凡依旧神经病一般的自语着,将手伸进李雪诺的内裤之中。
  「啊!雪诺宝贝,原来你阴毛都这么软滑,毛这么多,平时一定很骚吧?怎
么脸红了?是不是害羞啊?平时你让吴勇操的时候也这么害羞吗?哈哈哈!」
  说完,双手用力撕开,那粉色的棉质内裤,瞬间便成了一张破布,随着刘凡
的手,飘落到一旁。没有了内裤的阻碍,李雪诺粉嫩嫩的小穴立刻暴露在刘凡的
眼前。
  「嘶——!」
  看着眼见的美穴,刘凡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李雪诺的阴毛并不浓密,也不稀
疏,恰到好处地点缀着哪粉莹莹的嫩穴。粉色的阴唇就像一个花瓣一样,微微合
在一起。
  刘凡慢慢的靠近嫩穴,仔细地地闻着。淡淡的清香混合着若有若无的尿骚味
飘入鼻腔,像是刺激着他的雄性激素一般,下体肿胀难忍。刘凡掏出肉棒,想要
探入那温暖的小洞之中。他扒开穴肉,刚要插入,却发觉一张纤白的处女膜挡住
了肉棒的去路。
  「我操!」刘凡忍不住惊叫道。
  原以为李雪诺早就和吴勇有过床笫之欢,却没想到原来女神居然还在守身如
玉!不禁心中暗想:眼前的美女还是处女之身,自己怎么能在她昏睡之时做出这
种事情呢?
  他强忍住插入的冲动,将鸡巴在肉穴上轻蹭了几下,便转身上楼。过了一会
又返回地下室,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李雪诺苏醒过来。
  许久后,李雪诺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居然被人绑在
了破旧的床上!这使得她迅速清醒了过来。望着自己残破的衣服和裸露的下身,
旁边还有一个猥琐的胖子死死盯着自己的身子,使得李雪诺羞愤不已,大声哭喊
道:「臭流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来人啊——!救命啊——!有人强奸了!」
  刘凡就那样色眯眯的看着李雪诺,并没有上前阻止。只是低声说道:「这里
荒郊野地的,你随便叫吧。不过别太用力,叫坏了嗓子我会心疼的。嘿嘿嘿」
  「你!臭流氓!你对我做了什么!等我出去,我一定要去报警!你是个混蛋!」
  看着眼前这个胖子不紧不慢的样子,李雪诺便知道,就算自己怎样叫喊,也
不会有人来帮助自己了。
  「别说的那么难听,我还什么都没做呢。真没想到雪诺同学居然还是个处女
啊!我怎么舍得在你昏迷的时候做出那种事情呢!」
  「你?你没有做……做那种事情?」李雪诺停止哭泣,红着眼睛问道。
  「我怎么会在你昏迷的时候做出那种事情!」刘凡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你也看了我的身子了……那你……那你放了我好不好?我……我就
当没发生这件事情……好吗?」李雪诺天真地问道。
  「那怎么行啊。雪诺同学不是刚才还说要出去报警吗?我可不敢放。」刘凡
摇着肥胖的脑袋说道。
  「那你要怎样啊?」李雪诺着急道。
  「怎样啊?当然是享受你的处女穴,让你记住第一个给你开苞的男人咯!嘿
嘿嘿。」
  刘凡说着,手里拿起润滑液,倒在李雪诺那精美的嫩穴上。这瓶润滑液是刘
凡给藏在这里的硅胶娃娃使用的,没想到今天居然用在了美女身上。
  「啊,不要!臭流氓!放开我!放开我!你个禽兽!不要!」李雪诺拼命地
叫喊挣扎着,更加刺激了刘凡的欲火。
  刘凡一边倒着润滑液,一边用手均匀地涂抹在柔软美丽的嫩穴上。粉嫩的小
穴被润滑液涂抹的亮晶晶水嫩嫩的,像是早已准备好供人使用一般。
  「雪诺,你看你!居然这么淫荡,流出这么多下流的液体。」刘凡抚摸着嫩
穴,还不忘羞辱一下李雪诺。
  「不是!不是!」李雪诺拼命的摇着头。
  「做为破处前的留念,拍张照吧!让大家看看心目中的女神多么下流,居然
流出这么多淫水。」说完,拿起手机,将李雪诺那美丽的处女嫩穴连同李雪诺挣
扎的表情,全部映入手机之中。
  做完这一切,刘凡将手机丢到一边,将自己拖了个精光。肥胖的身体靠在李
雪诺身上,显得格外刺眼。
  和一般胖人不同,刘凡的鸡巴十分粗大。看到如此巨大的东西将要插进自己
的身体,李雪诺吓得浑身发抖,拼命的哀求着刘凡。
  刘凡完全不以为然,将胸罩推到李雪诺的份颈,揉搓着丰满的奶子和那粉色
的乳头。柔软的乳肉在粗暴的揉搓下变换着形状,使的李雪诺疼痛不已,俏眉紧
锁。
  「雪诺,我受不了了!」刘凡大叫一声,沾着李雪诺嫩穴上的润滑液,均匀
地涂抹在自己丑陋的鸡巴上,一手抓着李雪诺丰满的奶子,一手扶着鸡巴,对着
那朝思暮想的肉洞,恨恨地插了进去。
  「啊——!」
  随着刘凡的插入,李雪诺感到下体撕裂般的疼痛。
  因为有了润滑液的帮助,巨大的肉棒毫无阻力便滑入那紧致的嫩穴之中,一
直顶在子宫口上。顶部的马眼和子宫口像是亲吻一样,紧紧对在一起。
  同样身为处男的刘凡,也未体会过这种紧致包裹的滋味,刚刚插入,便精关
一松,射了出来。
  李雪诺忍受着巨大的疼痛,突然觉得小腹一热。即便未经人事的她,也明白
此刻发生了什么,不由得痛哭起来。
  「你这个混蛋!你已经做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射在里面!」
  欲望得到了发泄,这使得刘凡或多或少都清醒了一些,那色欲冲昏的头脑也
逐渐反应过来。望着自己喜欢的女孩,不禁有些支支吾吾。
  「我……我……太舒服了,所以……没忍住……」
  看着痛哭的李雪诺,刘凡不禁心生怜悯,安慰道:「雪诺宝贝,别哭了,以
后我会对你好的!」
  「滚!你个人渣,败类!等我出去一定要告你,你就等着在监狱里过一辈子
吧!」李雪诺看到刘凡的模样便怒不可遏,完全顾不上下体的痛苦,只想发泄心
中的怨恨。
  「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保证以后会对好,给你幸福……」
  「我就算跟一头猪,也不会跟你这种人!你连猪都不如!就是个死胖子!丑
八怪,难怪没有女孩喜欢,我看到你觉得恶心!」
  压抑的恶魔再次抬头,刘凡眼中显出一道凶光。
  「你个臭婊子,老子对你一往情深,你居然如此对我!」
  「被你这种败类喜欢,真是我的耻辱!」李雪诺已经完全被愤怒冲昏头脑,
完全不计后果的羞辱着刘凡。「等我出去,一定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这个禽兽的
所作所为!配上你这丑八怪的样子,这辈子也别想再有女人喜欢你!」
  「好啊!那你就当我一辈子的泄欲工具吧!老子也不娶老婆了,想操女人就
来玩你!」
  说完,双手紧紧捏住李雪诺丰满的双乳,将还未瘫软的鸡巴重新抽动起来。
  「啊——!疼……疼……」李雪诺双目紧闭,巨大的疼痛使她忍不住叫喊出
来。
  处女之身才刚破,完全无法适应性爱剧烈的抽动。更何况刘凡那巨大的鸡巴
异于常人,就像一个钻头一样,深深地插入刚刚破处的嫩穴之中。
  「啊!好爽!……太舒服了!……原来操……操屄这么舒服!……雪诺……
  你的小屄实在太紧了!「
  刘凡却完全不顾李雪诺的感受,紧致的嫩穴包裹着刘凡巨大的鸡巴,给他带
来极大的快感。刘凡发现,他插得越深,抽出来的越多,快感便越强烈。他粗暴
的分开李雪诺修长的双腿,将自己200多斤的身体死死压在李雪诺的娇躯之上。
  享受着李雪诺丰盈的双乳与自己胸口的触感,刘凡将手伸进李雪诺腰间,环
抱着盈盈细腰,鸡巴终于可以彻底探入那蜜穴之中。
  他感觉自己的鸡巴像是进入了一个肉环内,随着抽动,一下一下撸动着龟头,
就像有一只灵巧的小手,紧紧套弄着他的鸡巴。
  「啊……雪诺……雪诺……你的屄太舒服了……你的屄太舒服了……」
  刘凡被这巨大的快感刺激的发狂,将头埋在李雪诺脖间,闻着少女身上的幽
香,奋力的抽动着鸡巴。
  「你……快……起……哈……我……喘……不过……气……」
  在他身下的李雪诺,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大山压在下面,无法呼吸,不要说
一句完整的话,就连一个字都几乎很难说出来。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李雪诺感觉下体的疼痛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确是另一
种难以言喻的美妙感觉,窒息给她带来了从未体会过的性爱快感。下面的肉棒插
得越深,这样的感觉越强烈。每当肉棒抽出的时候,便是难以忍受的空虚之感。
  她不自觉地收紧阴道,想要将肉棒留在身体之中,可是不论她怎么努力,下
身的肉棒总会抽出去。但为了回报她的努力,肉棒每一次会更加猛烈地插入进来,
给他带来新一波满足的快感。这快感越聚越多,汇聚在下体,最后像是一道酥麻
的电流,顺着脊柱传遍全身。身体想是漂浮在空中一样,说不出的惬意。她觉得
自己的阴道像是喷出了什么液体,宣泄的快感使她几乎昏了过去。而那根巨大的
肉棒,像是回应她一样,最后一次深深地插入后,将那滚烫的液体喷射进自己的
小腹中。
  刘凡忘我地抽动着鸡巴,李雪诺的嫩穴就像是一个会吮吸的小嘴,每当他抽
出鸡巴的时候,肉穴那强大的吮吸力就会将他重新带入肉洞的深处。使他一次又
一次的深入其中不能自拔。终于,肉穴深处喷出一股滚烫的液体,使他再也无法
忍受,鸡巴跳动着,将所有精液存货,深深地灌入那刚刚开发的子宫深处,鸡巴
像是爆裂的水管,将那稚嫩的子宫灌得满满。
  此时刘凡觉得疲惫不堪,翻躺在李雪诺身边,使得李雪诺终于可以顺畅的自
由呼吸。
  逐渐清醒过来的李雪诺,感受到了临近死亡的恐惧,不由得对身边的刘凡惊
恐万分。而想到刚才为了那羞人的快感,居然主动迎合刘凡的奸淫,使得她此时
羞愧无比。更加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刚才那酥麻的快感,使她居然有了想要再被
刘凡奸淫一次的冲动。
  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被人奸淫还会有如此快感?难道自己真的那么下贱
不堪?天生就是一个淫娃荡妇?李雪诺不禁在心里暗自责备道。
  刘凡像一头猪一样,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刚才操的太爽,巨大的运动量险些
使得自己休克过去。若李雪诺稍微软弱一些,将她养在这里供自己淫玩也不错。
  只可惜,眼前的美女不肯就范,为了保守秘密,也只能狠心将她除掉。
  刘凡休息片刻,翻身下床,揉搓着李雪诺柔软的奶子,低声说道:「雪诺,
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是,为了你我做出了不可挽回的事情。所以想要保住秘
密,只有将你除掉,你不要怪我。」
  李雪诺听完心如死灰,拼命地摇着头。「别杀我,求你!别杀我……」
  刘凡温柔的拍了拍李雪诺的小脸,低语道:「不用怕,现在还不会杀你,等
我爽够了再送你『离开』也不迟。」
  说完,拖着疲惫不堪的臃肿身躯,慢慢走向楼上,只留下李雪诺独自痛苦的
哀嚎。
  「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不要……」
  李雪诺想到自己美丽的生命将要在这里陨落,不由得胆战心惊。她孤身一人,
深处这漆黑的地下室,更使得她犹如惊弓之鸟,一个微小的声音都会吓得她心惊
肉跳,冷汗连连。现在虽是夏天,但幽暗的地下室却阴冷无比。李雪诺浑身冰冷,
冻得发抖。小穴中缓缓流出的液体,更使得下体冰冷难耐,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地下室大门突然打开,刘凡抖动着一身肥肉,出现在李
雪诺的视野中。李雪诺心惊胆战地望着他,瑟瑟发抖,生怕他一个激动,就将自
己彻底的终结在这昏暗的地下室之中。好在他只是粗暴的将自己肿胀的鸡巴,插
入那还未干涸的肉洞之中,趴在李雪诺光洁的身子上,抽动起来。
  肥胖温暖的身体,驱散了李雪诺身上冰冷刺骨的寒意,让她感到阵阵温暖。
  羞耻的快感逐渐从下体袭来,使她不禁轻声淫叫起来。
  「哼……嗯……嗯……啊……」
  听着美女轻声的淫叫,像是催情的媚药,使得刘凡更加难以忍耐。卖力地一
下一下抽动着巨大的肉棒,深深插入那逐渐泥泞不堪的嫩穴之中。
  「哼……好痒……恩……」
  此时的李雪诺,小脸微红,媚眼迷离,轻咬着下唇,完全沉溺在下体抽插的
快感之中。望着眼前美女那淫媚的样子,使的刘凡体会到了巨大的征服快感。他
感觉到,就算是没用润滑剂,小穴依旧湿润不堪,顺滑无比。
  一阵低沉的吼声,刘凡开始加速抽动起来。随着他的动作,李雪诺的呼吸也
逐渐急促起来。
  「嗯……嗯……哼……好痒……哼……好痒……」
  李雪诺情不自禁的淫叫声,强烈的刺激了刘凡的神经。巨大的鸡巴撞开子宫
口的舒服,将精液全数射进少女温暖的子宫内。
  「啊……」
  就在刘凡射精的同时,李雪诺颤抖着身子,迎来了又一次的高潮。
  这次李雪诺的配合,使得刘凡不禁心满意足。想着李雪诺已经一宿没吃东西
了,便晃着身子,光着屁股,走到楼上,将自己已经烤制好的羊排拿了下来。
  刚刚得到满足的李雪诺,望着那胖胖的身影渐渐远去,不由得感觉阵阵空虚。
  可当刘凡再次返回的时候,看着他手中明晃晃的尖刀,李雪诺不禁吓得魂飞
魄散。
  「别……别杀我……别杀我……」李雪诺低声哀求着,橙黄的尿液伴随着小
穴流出的白浊液体,将床垫弄得污秽不堪。
  这样的景象刘凡那还有食欲,不由得眉头紧皱。他这个样子,使得本就惊慌
不已的李雪诺,吓得小脸刷白。
  刘凡将羊排放在一边,提着刀走到李雪诺旁边,将绳子接下,放开了李雪诺。
  拽着她那被绳子勒红的胳膊,走到一边,拧开一瓶矿泉水,让李雪诺撅着翘
臀,冲洗着下身的污秽。李雪诺浑身依旧抖个不停,不知道是冰水的刺激,还是
心中的恐惧。
  冲洗干净以后,将她拽到破旧的沙发上割下一片烤羊排,喂到李雪诺嘴边。
  平时极其厌恶油腻食品的李雪诺,发觉烤羊排居然是那么的美味。芬香的香
味流入鼻腔,使她不禁口水直流,一口吞下嘴边的烤肉,狼吞虎咽般的咽了下去。
  她完全放弃了抵抗的想法,丝毫不会怀疑自己稍微一个动作,眼前的尖刀就
会刺入自己雪白的胸部,永远的让她沉睡在这地下室之中。甚至,她开始觉得眼
前的这个人其实很是温柔善良,只是表达的方法太过粗暴而已。而且在抬头望向
他的时候,心中居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心动之感。
  「你……你能抱抱我吗?我有点冷……」李雪诺红着小脸,细若蚊声地说道。
  刘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女神居然彻底被自己征服,主动投怀送抱!
  刘凡傻笑着,将李雪诺揽在怀里。李雪诺则温柔的靠在刘凡胸口,像是一对
热恋中的情侣一般。刘凡搂着那纤纤细腰,将手盖在那丰盈的奶子上,揉搓着粉
嫩的乳头。而李雪诺则觉得浑身一软,险些栽倒,伸手抓去,却抓到了刘凡的巨
根之上。
  李雪诺羞得急忙将手松开,挣扎片刻,却又重新握住,轻轻撸动起来。
  刘凡揉搓着乳肉,享受着李雪诺温柔的小手,鸡巴不由的重新精神起来。他
想要翻身推倒李雪诺,李雪诺却娇声道:「别……等一会好吗……我好饿……」
  「行!把你喂饱以后,可要好好伺候我,明白吗?」
  「嗯!」李雪诺轻声答应,小手摸着刘凡的大脑袋,在他的脸上轻啄一口,
将头羞答答地靠在刘凡那肥肉横堆的肩膀上。
  就这样,刘凡一边把玩着李雪诺的乳头,一边用刀切下羊排的烤肉喂给李雪
诺吃。将李雪诺喂饱的时候,刘凡的大腿早已被李雪诺泛滥的淫水弄得到处都是。
  刘凡将李雪诺抱在胸前,扶正鸡巴抵在李雪诺肉洞的洞口。
  「胖哥哥,能……能别再这里吗?我,我害怕这里……」
  「哈哈,小骚货事儿还挺多。」刘凡笑着,将鸡巴插入李雪诺湿滑的阴道,
就这样抱着李雪诺,便走便插地走出了地下室,来到了自己的卧房。
  随着肉穴内鸡巴的抽动,李雪诺终于离开了那阴暗恐怖的地下室,在她的心
里逐渐感到,只有肉棒插在自己身体的时候,她才是安全的。
  刘凡将鸡巴拔出,将她放在床上。随着肉棒的抽出,李雪诺居然感到身体像
被掏空了一样的空虚。
  「胖……胖哥哥求求你……再放一会,好吗?」李雪诺低着头,面若红霞,
心脏狂跳。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会恳求眼见这个人将那丑陋的鸡巴插入自己
纯洁的身体中。但这点女孩子的矜持与高傲,早就被那无尽的折磨撕扯的荡然无
存了。她只知道,她的生死完全取决于眼前这个人的一个念头。只要眼前这个人
开心,她便可以活下去。为了让他对自己身体感兴趣,李雪诺不由自主地做出了
自己平常绝对不可能去做的事情。
  她跪在刘凡腿间,用自己丰满的双乳紧紧贴着刘凡丑陋的鸡巴,仰头仰望这
刘凡,低声求到:「胖哥哥,求你,再放进来一会好吗?」
  见到昔日的女神完全拜倒在自己的胯下,还用这种淫荡的方式祈求自己,刘
凡满足感几乎爆棚。但那屈辱的话语,一直响彻在他的脑海,他不禁也要侮辱一
下眼前的女神。
  「雪诺同学,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啊?」刘凡故意用那戏谑的口气说道。
  「啊……就……就是把这个,放进去……」李雪诺红着脸,这样羞耻的话对
她来太难了。这几句已经是她所能承受的极限。
  「我完全不明白你的意思呢。」
  刘雪诺见他的神色逐渐阴冷,越发的着急。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自尊,挺动自
己的双乳搓动着刘凡那巨大的鸡巴,不惜用这种淫荡的方式取悦眼前的人。
  「雪诺同学,你这是做什么呀?」刘凡假装不明所以。
  李雪诺急的眼圈通红,不住的哀求:「胖哥哥,用……用这个大家伙,插在
雪诺下面吧!求你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啊!」刘凡知道,女神的矜持与自尊,已经完
全被他踩在脚底,跺的稀碎。
  「用……用胖哥哥的大……大鸡巴……」李雪诺觉得羞臊之极,头都要埋到
自己的胸口了。
  可刘凡却有些不耐烦。「快点快点,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李雪诺涨红了小脸,低语道:「求胖哥哥,把大鸡巴插进雪诺身体里……呆
一会好吗?」
  「这不插你俩奶子中间了吗,不就是身体里了。」刘凡淫笑道。
  「不是这里,是……是下面!」李雪诺急道。
  「下面?下面是哪里?」吴凡捏着李雪诺精致的下巴问道。
  「雪诺的……小穴……」
  「他妈什么小穴,就是他妈一个骚屄!」刘凡戏虐到。
  「是……是骚屄……求胖哥哥,将大鸡巴插到雪诺的小骚逼里面好吗?」李
雪诺精神完全崩溃,下贱的说道。
  刘凡心满意足,坐在床边,挺着巨大的鸡巴说道:「自己愿意自己动!」
  李雪诺急忙爬起来,抬腿跨坐在刘凡身上,小手扶着巨大的肉棒,对准自己
的淫穴,坐了下去。
  「哼……好大……好美……」
  那久违的充实感再次填满全身,只要被这个东西插着,李雪诺便会感到说不
出的安全。
  看着李雪诺那心满意足的样子,吴凡忍不住想要再羞弄她一番。
  「小骚货,你不是说我是人渣,是猪吗?不是说要出去告我吗?不是说跟一
头猪也不跟我吗?怎么现在这么下贱的求我操你了?」
  听到这话,李雪诺心中一惊,急忙赔礼道:「胖哥哥,对不起,我……我不
是故意说那些话的,当时……当时我太生气了。对不起……」
  「哼!」刘凡抽出插在李雪诺嫩穴中的鸡巴。「你生气?我他妈现在还生气
呢!」
  鸡巴被抽出的瞬间,那阴冷的感觉再次笼罩着李雪诺的全身。「胖哥哥,别
生气……是我错了……胖哥哥!求你了,把大鸡巴插进雪诺的小骚逼里面吧……
  别生气了,以后你说什么雪诺都听你的,好吗?「
  听着李雪诺淫荡的哀求,吴凡终于心满意足。重新将鸡巴插入那温暖的肉穴
之中,抽动起来。
  「别……先别动好吗?雪诺想就这样插进去待会。」李雪诺搂着吴凡的脖子
说道。
  「为什么?」吴凡不解地问道。
  「那个……我好像很喜欢大鸡巴插在身体里的感觉,想要这样陪胖哥哥待会。」
  李雪诺害羞地说道。
  吴凡停止了抽动,感受着鸡巴被穴肉包裹着的舒适之感。「小骚货,真他妈
骚。也行,这样待着也挺舒服。」
  「胖哥哥你真好!」刘雪诺说完,高兴地亲吻着刘凡肥胖的脸颊。
  「没碰你你倒是骂个不停,操你反到说我好,真是个贱货。」刘凡抚摸着李
雪诺光洁的翘臀,轻轻耸动着。
  「胖哥哥别笑雪诺了,以后雪诺乖乖给胖哥哥操。好不好?」李雪诺靠在刘
凡的怀里,温柔地说道。「对了,胖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刘凡!平凡的凡,记住了!」
  「恩!雪诺记住了!老公!」李雪诺甜甜地答道。
  「谁是你老公!」刘凡不悦道。「你就是我的一个母狗!记住了吗?」
  「唔……记住了……」
  望着李雪诺嘟着的小嘴,吴凡兴冲冲地揉搓着雪白的奶子,鸡巴忍不住轻轻
抽动着。「操,你奶子真大,天生就是被人操的料。」
  没想到这轻微的抽动,都给李雪诺带来了巨大的快感。很快便迷失在这潮水
般的快感中,迎合着刘凡说道:「哼……雪诺,雪诺本来生下来就是给胖哥哥操
的,不然……就白长了两个大奶子了……胖哥哥喜欢雪诺身体的话,以后经常把
大鸡巴……插在雪诺小骚穴里,好吗?」
  淫荡的话语使刘凡极度兴奋,急匆匆得亲向李雪诺那柔滑的小嘴。李雪诺也
不反感,主动张开小嘴,将那丁香嫩舌探入刘凡嘴里。刘凡吮吸着李雪诺那甘甜
的口水,紧紧搂住纤细的腰肢,将鸡巴深深插了进去。鸡巴与肉穴之间,传来了
淫水的咕叽声,淫靡无比。
  「嗯……胖哥哥……大鸡巴插紧雪诺的子宫里了……哼……好舒服……」
  想到此前还是处女之身的李雪诺,已经彻底沦为自己的性玩物,吴凡不禁得
意起来。突然想到李雪诺的男友吴勇,便问道:「小骚货,你和吴勇都做过什么?」
  「啊?……」李雪诺不由的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