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厨


色厨

作者:

来源:

时间:02-14

色厨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8-02-14

老关头今年五十一 岁,他厨艺精湛,原本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厨师长。

  老关头常年工作在炉灶前,他的脸被油烟熏得又黑又亮,看上去有些苍老,实际上老关头既懂得药膳,平时又注意保养,因此身体比二十多 岁的小夥还壮实的多。

  照理说,他这身体条件还能再干十年,可是前不久他却被酒店给辞退了。

  原来老关头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好色,凭着他厨师长的地位,餐饮部漂亮点的小妹几乎都被他搞过,就连餐饮部的女主管也和他有一腿。

  五星级酒店里美女如云,最漂亮的要数迎宾的那几个女孩,老关头看上了其中最靓的一个叫做嘉熙的女孩。

  他花了很多心思,下了不少功夫在嘉熙身上,经常单独给嘉熙做点好吃的,软磨硬泡,硬是把嘉熙给睡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嘉熙长得那么漂亮,她的男朋友本就提防着,一次偶然的机会,嘉熙的男朋友发现自己的女友居然和五六十 岁的厨师长睡在一起,一怒之下,他和老关头打了一架。

  二十多 岁的年轻人愣是没打过老关头,反而被老关头揍了一顿。

  后来嘉熙的男朋友把事给捅了出去,酒店觉得影响太大,对酒店声誉不好,于是就把老关头给辞退了。

  老关头很早就和妻子离婚了,唯一的儿子也不和他一起住,平时都是一个人独自生活。

  他在酒店工作那么多年,挣了不少钱,被辞退以后的日子过得倒也不苦,就是身边没了女人,让他难熬不已。

  一个人的时候,老关头总会想起嘉熙那高挑的身材,白花花的身子,粉红色的乳尖,以及蜜桃一般的蜜穴,真是想想就让人流口水。

  有一天,老关头突然接到他儿子打来的电话。

  他儿子在电话里说他的肋骨摔骨折了,让老关头赶来医院,奇怪的是,他儿子还让老关头把做菜的家伙事都带上。

  老关头的儿子名叫关胜明,今年二十五 岁,大学毕业后,关胜明没有去找符合自己专业的职业,反而凭着祖传的厨艺,找了份私人厨师的工作。

  老关头听说儿子摔骨折了,连忙从C村的家里赶到B市的市医院。

  老关头急冲冲地往儿子住的病房赶,他快步走入病房,此时,正巧有一个少女从病房里走出来,两人撞了个满怀。

  「哎呦!」

  少女身子被往后弹了两步,头往后一仰,险些就要摔倒;老关头身子壮实,被撞了一下一点反应没有,他看见女孩要摔倒,连忙双手一伸,捞住了少女的腰,把她抱住了。

  等两人站定了,老头仔细打量了下怀里的少女,谑,长得好标致啊!眼前这名少女看上去也就二十 岁左右,神色有些慌乱,一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衬着秀气的脸庞格外甜美,肌肤娇嫩,唇红齿白,身材纤细,胸前鼓鼓的,身上穿着一套嫩绿色的淑女装,美得像朵鲜花似得。

  好久没见到这般漂亮的美女了,老关头看着怀里的美少女,心里痒痒的,他的鼻尖嗅到一丝少女的幽香,刺激的他的鸡巴,「腾」得一下就竖了起来,老关头那双扶着女孩纤腰的手,忍不住摩挲着,还偷捏了几下。

  「对不起,对不起!」

  少女一边点着头一边往后又撤了几步,离开老关头的怀抱,「我没看见有人!」「啊,你一定是关伯伯,关伯伯,你好!」

  少女能认出自己,老关头不奇怪,儿子本来就长得像自己,见少女这么有礼貌,老关头点点头,他摆手道:「没事没事,也怪我,进来太急了。」「爸!」听见儿子的叫声,老关头目光越过少女的肩看向病床上的儿子。

  关胜明长相俊朗,比老关头白净很多,只是疏于打理,下巴上留了点稀疏的胡茬。

  「你怎么样了?怎么搞得!」

  当少女让开病房门口,老关头往儿子的病床走去,步过少女时,老关头假装不小心接触,用胳膊蹭了蹭少女的身子。

  「胜明,关伯伯,我过会儿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少女往关家父子挥了挥手,「胜明,一定要早点康复啊!」少女离开之后,病房里仿佛一下子少了许多颜色,又恢复成灰灰白白的样子。

  「胜明,这是你女朋友?长得不错啊!」

  关胜明躺在床上,尴尬的挠挠头,和父亲解释起来。

  原来刚刚离开的少女名叫张若兰,是B市首富张志强的掌上明珠,而张志强正是关胜明现在的老板。

  关胜明现在是张家的私人厨师,平时就住在张家,专门负责张家的一日三餐。

  「你老板的女儿?她怎么会来照顾你,而且我刚刚看见她眼眶还有点发红,你欺负她了?」「没有,她就是听说我骨折了,来看看我。」

  老关头觉得儿子和张若兰之间有些隐秘,但也没追问下去。

  「爸,我这次骨折得歇好些日子,我是和张总签了合同的,如果我歇得久了,一来要扣钱,二来我怕张总找到其他厨师,把我给辞退了,所以我想请你过去张家替我一段时间。」「那你不就没人照顾了?」

  「没事,我手脚没伤着,医院又有护士在,我能照顾自己。」老关头寻思自己反正最近也是闲着,就答应帮儿子顶些日子。

  老关头带着自己做饭的家伙事,打了个计程车来到张家的别墅。

  老关头在五星级大酒店干了那么多年,也很有些见识,可他进了院子门,见到眼前的别墅,心里还是暗暗咋舌。

  别墅只有两层高,但却占了好大一块地,外观既有中式得古朴典雅,又结合了西式的时尚大气,一看就是知名设计师设计的。

  进了别墅里,老关头更是为里面的奢华赞叹不已,不愧是B市首富,居住的地方就是不同凡响。

  张志强刚好在家,他和老关头见了一面,先是询问关胜明伤的怎样,接着又夸赞关胜明厨艺了得。

  当他听说关胜明的手艺都是向老关头学的,对老关头的厨艺大感兴趣,就叫老关头晚饭时露一手。

  富豪之家厨房里的东西,准备的就是齐全。

  老关头也是好久没弄菜了,有意卖弄手艺,特意让女管家弄来一些毒蛇,精心烹制了一桌全蛇宴。

  这一桌子菜,色香味俱全,让张家一家子吃得十分尽兴,张志强对老关头的手艺更是赞不绝口,立刻同意老关头代替他儿子关胜明做一段时间张家的厨师。

  张志强肯定不会想到,他的这个决定,让一头色狼成功混入了自己的家宅。

  第二章 菌汤面

  「张夫人,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面,你尝尝……嘿,这话不好说出口啊!」老关头摇了摇头,他的面前放着一碗刚煮好的菌汤面,香味四溢。

  张家人口简单,只有张志强夫妇还有他们的女儿张若兰;家里还有一个女管家,名叫苗伶如,平时也住在张家,她三十 岁左右,时尚干练,一副冰美人的模样,听说是张志强的干女儿,平时负责打理张家的家事;还有两个四五十 岁的女保姆,只有白天在张家收拾家务,却是不在张家住的。

  老关头第一次见到张志强的妻子时,就觉得特别眼熟。

  张夫人已经是四十好几的人了,但是由于生活优渥,保养得当,因此身材苗条,皮肤紧致,看上去倒只有三十多 岁。

  当老关头得知张夫人的名字叫做余惠芬后,猛地想起这个女人果然是和自己有些关联的,二十多年前,余惠芬险些就做了老关头的媳妇。

  老关头年轻的时候,村里的阿婆想要把余惠芬介绍给他做媳妇,老关头看惠芬年轻漂亮,当然是十分乐意的,可惠芬却瞧不上老关头只是个厨子,她和老关头只见过几次面,就再也不联系了,后来惠芬从村里搬走了,听说没多久就便嫁一个城里的富豪。

  老关头至今还记得余惠芬最后一次见面时对自己的话:「男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事业,你只是一个厨子,平时又不上进,长得也一般,你配不上我的,我看你还是别再来找我了!」老关头年轻时脾气特别大,他听了惠芬这番话,气的够呛,真想逮着机会霸王硬上弓,把惠芬给强奸了,可没想到惠芬没多久跑去城里,两人至此就没见过面。

  真是万万没想到,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老关头居然在张家又见到了这个曾经让自己心动又让自己恨得要命的女人。

  照理说老关头现在年纪也大了,有些事也该看开了,然而,这几天惠芬每次见到老关头,总是昂着个头,说话中颐指气使,一副把老关头当下人看的样子,今天更是当着众人的面说老关头的菜油放的太多,难吃的很,让老关头很没面子。

  新仇旧恨,老关头一气之下做出了这碗加了料的菌汤面。

  那么多年厨师生涯,老关头早就学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黑暗料理,这碗面就是其中之一。

  看上去只是一碗普通的面,实际上它却是一碗迷幻之面,其中的关键是面里一种特殊的野生蘑菇,这种蘑菇颜色亮丽,菌香浓郁,由老关头亲自采摘晒乾,虽然无毒,但人吃了却会像吃了毒品似得产生幻觉。

  老关头本想把这碗面送给惠芬吃,等她吃完面,效力发作,肯定会在人前出丑,可等老关头把面做好,才想到此刻已经过了饭点,「该怎么把面送给惠芬吃」这个要命的问题。

  「嗨,得了,还是倒了吧。」

  老关头坐了半天也没想到办法,于是站了起来。

  「哇,好香啊,关伯伯,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就在这时,张若兰从厨房外走了进来。

  「一碗面?好香啊,还这么漂亮,嘻嘻,刚好我饿了呢!」若兰娇憨的吐了吐舌头,坐了下来,「关伯伯,这碗面我吃了哦!」「哎……」老关头刚抬起手,就看见若兰已经喝了一口汤,「真的是好香啊,好好喝!

  」

  若兰一副满足的表情,拿起筷子开始吃起面来。

  面条不多,没一会儿张若兰就将面条吃完了,她抬起碗:「关伯伯,真是太好吃了,你看我连汤都喝完了呢。」老关头见误中副车,也是有点头皮发麻,好在这面的效力也没那么快发作,他劝若兰:「张小姐,你吃完就回楼上休息一会儿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嘻嘻,关伯伯,你就叫我若兰吧,我在这里坐一会,看看你都是怎么打理的。」老关头有点忐忑的收拾起桌子,若兰这么一个娇俏的姑娘坐在这,他心里也有点舍不得赶她离开。

  「关伯伯,我替妈妈说声对不起,中午她说你的饭菜不好吃,不是这样的,你的菜做的可好吃了,只是我妈她为了保持身材,不能吃过油的东西,她不是故意的。」「哦,没事,没关系,我不介意。」

  老关头心里却想,这臭婆子敢说我厨艺不好,迟早要她好看。

  没过一会儿,老关头看见若兰眼神开始有点迷离,知道面条里的效力开始发作了,心里有些忐忑,该怎么办才好?若兰那双明眸仿佛起了水雾一般,水汪汪的眼珠配上娇俏的脸,那么的诱人,倒让老关头一时看的都呆住了。

  突然若兰头一低,趴在餐桌上,抽抽泣泣的开始哭了起来。

  「若兰,你没事吧,你怎么哭了?」

  老关头走近少女,从上往下的打量着若兰,少女双肩瘦削,上下抖动,显得楚楚可怜。

  「胜明,对不起,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好不好!」张若兰突然坐直了身子,一把抱住老关头的腰,将脸紧紧的靠在老关头的腿上,「你不要不理我了,好不好,呜呜呜……」老关头吃了一惊,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若兰会抱着自己,还冲着自己喊儿子胜明的名字?若兰的脸在老关头的腿上蹭着,像只猫咪那样。

  毕竟好久没碰过女人了,被娇滴滴的若兰这样一把抱住,老关头的身体立刻起了反应,鸡巴起立致敬。

  若兰的脸贴在老关头的腿上,鼻息正冲着老关头的鸡巴。

  「原谅我吧,胜明,原谅我……我不是有意的」若兰的嘴巴对准老关头的裆部,红唇一张一合。

  老关头看着心里痒痒的,他双手扶住若兰的肩,感受着富有弹性的肩肉,一边揉弄一边问道:「若兰,我原谅你,你能不能先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若兰吃了迷幻面,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但老关头还是搞明白了前因后果。

  原来,关胜明来到张家没多久,因为和若兰年纪相仿,又年轻爱玩,两人渐渐互有好感;若兰被他的父亲保护的太好了,心性单纯,涉世未深,平时很少接触异性,直到她遇上了俊朗又风趣的胜明,很快就爱上了他。

  两人互相表达好感后,暗地里建立了男女关系,有一天,两人决定偷尝禁果。

  可万万没想到,两个人都还是雏,若兰害羞之下竟将关胜明推下了床,更不巧的是她的身子也从床上跌落,正巧砸在关胜明的身上,倒楣的关胜明被砸到肋骨骨折,若兰受惊之下,跑回自己的房间。

  可怜关胜明天鹅肉没吃到,反倒受了伤,只好自认倒楣,连夜去医院治疗,直到第二天才又见到前来道歉的若兰。

  不但没有迎来甜蜜的第一次,反而把心爱的人砸骨折了,若兰对关胜明的受伤十分愧疚,当她吃了迷幻面后,内疚的情绪爆发出来,她迷糊中居然把老关头当成了关胜明,还一把抱住了他。

  「胜明,你还疼么,对不起,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送到嘴边的美肉,让老关头心里乐开了花,他四下打量,这时正是午休的时候,楼下一个人都没有。

  他悄悄摆动胯部,让若兰的脸正冲着自己的裆部,然后伸出手扶住若兰的后脑勺,把若兰的脸紧紧贴在自己的裤裆上。

  「唔……唔……」

  若兰的脸被捂住,呼出的湿气烘得老关头鸡巴暖暖的,可是让老关头爽坏了。

  老关头的脚尖一垫一垫的,下体贴在若兰的俏脸上蹭个不停。

  若兰呜呜咽咽的说:「我不该把你撞骨折了,你不要呆在医院,你不要离开我……」老关头低头看见若兰娇艳的红唇隔着裤子,贴在自己的鸡巴上,嘴巴还一开一合,兴奋极了,鸡巴硬的仿佛要顶开裤子一般,竖起高高的帐篷。

  这时,若兰一只手伸过来,隔着裤子捏住老关头的鸡巴,「呜呜……胜明,我撞断是不是这根骨头……」嘶,老关头的鸡巴被若兰春葱般的手指握住,情绪激动极了,他把鸡巴又向前挺了挺。

  「你不要去医院,不要离开我,我会治,我来治治这根骨头。」若兰侧着脸贴着老关头的腿根,手握着老关头的鸡巴上下搓动,就像是在给老关头手淫一般。

  「若兰,你隔着衣服怎么给我修骨头啊,你得先帮我脱掉裤子啊。」「脱掉裤子?」若兰吃吃地笑着,「胜明,你真坏,好,我来帮你脱裤子……」嘴里说着脱裤子,其实若兰只是拉开老关头的裤子拉链,她把老关头的内裤往下拨。

  老关头缩了缩屁股,调整角度,大鸡巴一下子从内裤里跳了出来。

  「哇……这根骨头好粗啊……」

  若兰舔了舔老关头的鸡巴,「臭,让我咬一口试试。」「哎呀。」老关头的鸡巴被若兰咬了一口,那感觉真是酸爽。

  「这根骨头好硬啊,怎么就会断了呢?」

  若兰歪着脸,张着可爱的小嘴,水汪汪的大眼睛朝上看着老关头,只是这样被注视着,好像都会让鸡巴变得更硬呢。

  「都是我的错,可我怎样才能修好这根骨头啊?」眼泪在若兰的眼睛里打转,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

  「没事,若兰,我教你怎么修它。」

  老关头轻声的说,「你小时候手指头破了,是不是放到嘴里一会儿就好了?

  这根骨头断了,你只要用嘴含住它,就能修好它了。」「真的?好简单,我能修呢。」若兰高兴的点点头,她轻轻抚摸老关头的鸡巴,拉开包皮,龟头露了出来,「我能修好你哦,你不要急,我只要张开嘴……唔……好大哦……唔……」若兰拼命的张开她那张小嘴,但是不行,老关头的鸡巴太粗太大了,进不去太深。

  「唔……啾……」

  老关头努力把鸡巴往若兰的嘴里塞,可是若兰的嘴太小了,塞不进去。

  「唔……唔……啾!」

  只有龟头在若兰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当龟头从若兰的嘴里拔出的时候还会发出「啾」的响声。

  好爽!老关头爽坏了,一个劲的挺着下身。

  「哦……爽,太爽了,若兰,嘴再张大点。」

  若兰嘟着嘴含着龟头,摇摇头。

  「若兰,这根骨头是中间断了,你只含着前头,这样可修不好我的骨头啊。

  」

  「……唔……我……一定……要……帮……胜明哥……修好……唔……啾……,不行,对不起!」若兰哭了出来。

  「我们一起努力的话就可以。」

  老关头说着,手捧起了若兰的脸,「下巴放松,舌头往里去,放低点。」若兰张大嘴,像是在祈求什么似得看着老关头。

  「喝!」

  老关头一鼓气,下身往前一送,大半个鸡巴一下子插入了若兰的嘴中。

  「嗯嗯……嗯嗯……」

  若兰的嘴巴被塞的满满的,只能用鼻子发音了,眼泪都被激了出来。

  「好爽!」

  老关头努力的想把鸡巴剩余的部分也插进了若兰的嘴中,他的龟头已经可以感受到若兰喉咙的层层挤压。

  「嗯……嗯……唔……」

  若兰双手环抱这老关头的大腿,固定着自己。

  鸡巴实在是不能插得更深了,老关头感受了会儿若兰的深喉,身子开始摇晃起来,鸡巴在若兰的嘴里进进出出。

  「唔……唔……嗯嗯……啾……」

  若兰的嘴张的大大的,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她的身子随着老关头的抽插,也开始摇晃起来,口鼻还发出诱人的声音,听着老关头心里一阵火热。

  「唔……嗯……哈……」

  若兰的声音开始变得高起来,口腔里满是雄性的气味,她开始有了快感。

  老关头皱起眉,这声音有点高,万一有人靠近听见可怎么办?老关头把鸡巴插在若兰的嘴里不动,他弯下腰,双手箍住若兰的腰,「嘿!」,老关头一使腰劲,鸡巴狠狠的插入到若兰嘴的深处,箍着若兰腰的双手往上一抬,把若兰抱了起来,让若兰脸朝下悬在空中。

  「呜呜……呜呜……」

  若兰说不出话,她的嘴被塞得满满的,胳膊紧紧的抱住老关头的腰。

  「这个姿势真TMD爽啊!」

  老关头爽坏了,他托住若兰的腰不动,下体前后耸动,干着若兰的嘴,感觉就像是在做爱。

  「唔……嗯……唔……」

  若兰俏脸憋得通红,鼻尖沁出了颗颗细细的汗珠。

  老关头就这么捧着若兰的身子,一步步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的房间就在厨房的旁边。

  走一步,若兰的身子就跟着晃一晃,嘴里鼓动着,吞吐着老关头的鸡巴。

  老关头加快了脚步,若兰的身子也跟着晃得更厉害了。

  「……嗯……嗯~~」

  若兰紧紧的抱住老关头,向上翘起的小腿绷得很直,嘴巴紧紧的含住老关头的鸡巴,好像这样能帮助她身子固定住似得,鸡巴传来的快感让老关头心里美极了。

  老关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右脚一划拉,把房门关了起来,接着他捧着若兰走到自己的床前。

  这时候,老关头倒是舍不得将若兰放到床上,现在这个姿势能让老关头的鸡巴深深的顶到若兰的喉咙深处,龟头刮过舌头的感觉,真是爽极了。

  老关头摇晃着腰,手里也一推一送,把若兰的嘴往自己的鸡巴上套弄。

  「唔……啊……唔……啊……」

  若兰再次发出娇吟声。

  老关头手上使劲,把若兰的的身子又往上提了提。

  若兰头低脚高,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老关头的腰上,这也让老关头的鸡巴在若兰的嘴里越插越深。

  「唔……嗯……啊……唔……唔……」

  若兰在家里穿着的是居家的衣服,比较宽松,当她的身子被越抱越高,她的衣摆往下滑,挂在胸前,露出她纤细的腰,就连黄色的内裤也露了出来。

  若兰背上的肌肤光滑娇嫩,因为快感,已经泛上一层粉红色。

  若兰的身子很轻,而老关头的右手又特别有劲,他只用右手便托住了若兰的身子,左手抚摸上若兰白皙的背脊,去感受少女滑嫩的肌肤。

  「嗯……嗯……嗯~~」

  又被顶到喉咙深处了,强烈的异物感让若兰眼泪汪汪的,长长的鸡巴堵在嘴里,想吐又吐不出,男根特有的气息让她已经兴奋的不得了。

  老关头左手顺着若兰的背脊滑动,不一会儿就摸上了若兰的裤边,他左手一滑,若兰的外裤便褪了一截,露出若兰雪白的屁股。

  若兰的雪臀又圆又翘,被一条黄色的棉质内裤紧紧的包裹着。

  年轻真好啊,老关低头看着若兰的屁股,心里感叹道。

  老关头紧了紧右臂,托住若兰的身子,左手在若兰的翘臀上游动起来,他把若兰的内裤往中间搓,拉成一条线,嵌在若兰的臀缝中,若兰性感的屁股就像没穿内裤一样,赤裸着暴露在老关头的眼前。

  若兰被老关头摸到屁股那么敏感的地方,嘴里含住鸡巴「嗯嗯」的哼着,身子扭动个不停。

  老关头揉捏着若兰的臀肉,又光滑又白嫩,手感真好,他还不时的拂过若兰的菊花,每当他触碰到若兰的菊花,若兰身子就摇晃的特别厉害,小腿还会蹬几下。

  「嗯……嗯……哈……」

  若兰的声音越发高亢,屁股上传来的快感,在她体内最后化成春水,滚动着,从她的蜜穴里流了出去。

  老关头看见若兰的内裤已经有了湿痕,他把左手收回也托住若兰的腰,两手一起往上抬,若兰的身子被抬得更高了,她的屁股离老关头的脸也越来越近。

  「唔……唔……啊……」

  若兰的身子被老关头几乎搬到几乎倒立,她的嘴从老关头的鸡巴上退了出来。

  老关头脸贴上若兰的臀瓣,少女的腿根,一点异味没有,反而有种诱人的味道。

  老关头伸出舌头,在若兰的臀肉上滑动,亲吻着,吸舔着少女娇嫩的肌肤。

  「啊……好难受,哦……好舒服」

  没有鸡巴塞在嘴里,若兰淫叫起来,声音里充满了媚意。

  老关头保持若兰倒立的姿势,转动若兰的身子,将她面朝自己抱着,然后调整高度,让若兰的脸重新贴上自己的裆部。

  而若兰仿佛开窍一般,再次主动把老关头的鸡巴含到嘴里,吞吐着,用嘴服侍着老关头的鸡巴。

  「我要治好这根骨头……唔……唔……」

  老关头不停的耸动下身 ,享受着少女的服务。

  「唔……嗯……唔哈……」

  若兰的双腿打开,搁在老关头的头两侧,她的蜜穴只隔着一件薄布,摆在老关头的面前。

  老关头鼻子喷着粗气,红着眼看着眼前的蜜穴。

  若兰的内裤早已湿透,她的蜜穴清晰可见,细细的阴毛涂在阴阜上,阴唇鼓鼓的,中间的细缝更是引人入胜。

  如此美景,让老关头兴奋过了头。

  他大力的挺动下身,完全不顾少女的感受,将鸡巴深深的钉入若兰的喉中,然后头一低,嘴巴隔着内裤含上了少女的蜜穴。

  「嗯……嗯……唔~~~!!!」

  若兰早已处于云颠,下体的剧烈刺激,让她发出一声兴奋的哀鸣,她用两腿紧紧的夹着老关头的脸,一道道的蜜汁从细缝里喷出。

  老关头感到自己的嘴边和鼻子一下子湿透了,他赶紧大口的啜着,吸取少女的第一道原浆。

  「啊……哈……啊啊~~」

  若兰的蜜穴被老关头的嘴紧紧的裹住,这样的刺激下,若兰兴奋而剧烈的扭动着身子,老关头一时抱不住,让若兰往后跌在了床上。

  若兰躺在床上,喘息着,回味着。

  老关头也控制不住精关了,攒了好久的精液汩汩的喷出,老关头连忙用手挡住,大量的精液被老关头用手挡了下来,一部分顺着老关头的手流下去,恰好滴到若兰的脸上,只有少量喷到了若兰的衣服上。

  若兰面若桃花,躺在那里回味着,她伸出娇舌,舔着嘴边的精液,舌头一裹,竟把精液吃下去了。

  老关头射精之后,逐渐冷静下来——这该怎么收场啊?他低下头看看若兰,若兰闭上眼,竟似睡着了。

  「若兰,若兰,」

  老关头轻轻的呼唤若兰两声,发现她果然是睡着了。

  老关头找来纸把手上的精液擦掉,然后清洁若兰脸上的精液,接着整理好若兰身上的衣物,还小心的擦掉衣服上残留的精液,虽然留下了些精斑,但那也没办法了。

  就在老关头擦若兰身子的时候,他还乘机狠狠的摸了几下若兰的胸部,虽是隔着胸罩,但老关头还是能感觉的出来若兰的胸又绵又鼓,尺寸不小。

  「真可惜,好想打一炮!」

  虽然老关头很想打一炮,可现在情况不允许,毕竟是白天,万一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老关头把若兰衣服上的褶皱抹平,将她扶了起来,搀着若兰走出自己的房间,走路时,手也没有停止揉搓着若兰的胸部,而若兰被玩弄的的鼻里发出「哼……哼……」的呻吟声。

  老关头看看客厅,确认没人,连忙扶着若兰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悄悄地走回厨房。

  过了会儿,老关头在厨房里听见二楼传来哒哒哒的走路声,老关头探头一看,是女管家苗伶如走了下来。

  伶如走下楼,看见若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好似睡着了。

  「这孩子,怎么在这睡着了?」

  伶如一向把若兰当作妹妹看待,「要是感冒了怎么办?若兰,醒醒!」靠近后,伶如发现若兰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有经验的她微微皱起眉头,「这股味道……怎么好像男人精液的味道?」她眼角一瞥,恰好看见厨房门口一道影子闪过。

  「唔……」

  若兰揉揉眼,「伶如姐,刚刚睡得好舒服啊,咦?我怎么睡这了?」幸好,若兰吃的迷幻面这会儿效力已经失效了。

  伶如虽然心里有点疑惑,但是面不改色,她笑着对若兰说:「若是困了,还是回房间去睡吧。」若兰点点头,她扶了扶自己的脸,有点发烫,心里暗想:「刚刚好似做了个春梦啊,怎么又梦见胜明了,我居然还给他含着那个东西,哎呀羞死了,哼,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若兰走上二楼,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她觉得嗓子有点痒,当她快走到自己的门口时,舌头把喉咙发痒的元凶给卷了出来,若兰用手指捏住仔细一看,当时就愣住了——那是一根花白的毛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