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凋零】(01) 作者:tonystk


【花之凋零】(01) 作者:tonystk

作者:

来源:

时间:02-14

【花之凋零】(01) 作者:tonystk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8-02-14


作者:tonystk
字数:7546
  
  
                  
  钱慧敏是我们班的班花,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校花,今天她穿着粉红色的短t
ee,整条白皙纤细的手臂裸露在空气中,一抬手可以看到这个青涩的小姑娘还
没有长腋毛,粉嫩的胳肢窝让人浮想联翩,可是鼓鼓的胸部,却已经发育的很好,
薄t恤是紧身款式,乳罩带子的轮廓还依稀可见,下身穿着一条牛仔七分裤,娇
翘浑圆的屁股让人忍不住上去捏一把,多少男生幻想着能从钱慧敏的后庭深入她
的身体,看她在身下娇喘连连。雪白的小腿不盈一握,光滑的像完美的瓷器,再
往下便是我最喜欢的钱慧敏的小脚丫了,她脚上穿着一双帆布鞋,白色的卡通船
袜只露出一点点,如鹅卵石办浑圆的脚踝,小巧的玉足让我恨不得立刻把她的鞋
袜扯下,捧在手中把玩。
  我和几个人都想玩玩这个心高气傲的小骚货,于是我们商量好了策略,买了
些工具。
  一天晚自习,钱慧敏值日,终于等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几个男生故
意没走,天色已经很晚了,教室只剩下我们和她,她边收拾书包边朝窃窃私语的
我们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不屑,杨旭已经按捺不住差点冲上去,我拉住了他,
低声道:马上这骚货还不任我们摆布,正当钱慧敏收拾玩书包准备离开教室时,
我们灭了灯,同时杨旭关上教室门,我没等钱慧敏反应过来,立马冲上去,用事
先准备好的乙醚毛巾蒙住了她的口鼻,她呜呜的叫起来,双手乱抓,但由于我在
她身后,她一时倒也没法挣脱,这时几个男生都冲过来,两个人抓住她的手,两
个人抱住她正在乱踢的脚丫,我则继续捂住她的口鼻,过了一会儿,乙醚终于发
挥了效果,钱慧敏昏睡过去,我们终于等到了一共有四个个人,我们只能分工了,
我最喜欢女生的玉足,我先抓住了她的右脚,杨旭就站在钱慧敏两腿之间,暂时
先便宜他了,黑子已经迫不及待的脱下她左脚的帆布鞋,开始在钱慧敏雪白的船
袜上把玩起来,高傲的不可一世的钱慧敏现在被我们几个男生群p,她身体的几
个害羞部位被我们分别亵玩,真是爽极了。我抚摸着她光洁的小腿肚,渐渐往下,
手终于停留在了她的脚踝上,实在太光滑,手感太好了,这只脚丫小巧可爱,几
乎和我的手一样大,我把手指从鞋口插入,伸入她玉足的足弓出,隔着袜子就可
以感受到脚丫散发的热气,四只手指几乎把帆布鞋崩坏,就这么抚摸着她的袜底,
把手掏出来,放在鼻尖一闻,少女的体香带着淡淡的脚汗味道。钱慧敏虽然失去
了意识,但是这么羞耻的被几个男生玩弄自己身体的各个羞涩部位,两只小巧的
玉足,浑圆的翘臀,刚刚发育的两个奶子的,还有粉嫩的嘴唇被粗暴的揉搓,杨
旭蛮横的用手扒开钱慧敏小嘴,两指伸入檀口,夹住她粉红的小舌头往外拉,钱
慧敏可能被拉的有点疼,发出一声低吟,杨旭放开两指,干脆用自已的臭嘴咬住
了钱慧敏粉红的小香舌,不住的的吮吸着她的舌头,钱慧敏嘴里甜蜜的口水被杨
旭吸的一干二净我彻底脱下钱慧敏的裤子,两条雪白纤细的大腿跃然眼前,这丫
头身材很不错,她作为一个闷骚的女生,勾引帅哥这是很重要的资本,当然不是
勾引我们这些平时她都看不上眼的男生,不过那又如何呢?她的翘臀此刻在我股
掌之中,任我蹂躏,她白色的底裤也被我们看光,两条修长的腿分别被人玩弄,
骚货的腿就是当炮架子用的钱慧敏的小内我准备留到最后再脱,那是这个丫头最
后的禁地,我还是先玩她的玉足,左手握住她的脚踝,右手解开鞋带,褪下袜子,
一只白的晃眼的小脚丫就彻底暴露在我眼前抬起她的脚丫,让整个粉嫩的脚掌对
着我的脸,和雪白的脚面颜色不同,钱慧敏这丫头的脚底是淡粉色的,没有一丝
老皮,到处都嫩的想让人咬一口,可爱的脚趾蜷缩着,脚心处形成了几道软软的
皱纹,把鼻子和嘴用力贴在她的脚掌上,舌头舔舐着钱慧敏的脚心,舌尖仿佛顶
在一块嫩滑的果冻上,仔细品尝,又有点咸咸的口感,可能这丫头还是出了点脚
汗的,不过不难闻,反而有股清爽的感觉,毕竟是少女的玉足,可以感觉到她的
身体在微微的颤抖,要是她醒着,她的这双玉足大概是死也不会让我们这么舔弄
的舔完脚心,又把她蜷缩在一块儿的玉趾一根根拉直,放进嘴里吮吸,感受着她
可爱的脚趾在舌间的颤抖,其实说是颤抖有些言过其实,她毕竟处于昏迷状态,
此时的她脚趾的在我牙齿之间的动作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但是这么骄傲的女生
的脚趾被我咬在嘴里还是让我觉得很兴奋。
  她的另一只脚被黑子抓在手里,黑子恶虐地挠着钱慧敏的白嫩脚掌,虽然这
丫头还处于昏睡的状态,但是这么明显的刺激还是让她五个花瓣一样的脚趾像着
脚心的方向微微蜷缩起来,有点像芭蕾的姿势,却又没那么用力。
  黑子看着钱慧敏的玉足下意识的自然反应,觉得很有意思,他把钱慧敏的几
根脚趾往后掰,倒不需要费多大劲,蜷在一起花瓣一样的脚趾就被黑子拉的直直
的,整个脚丫都显得比之前修长了一点,然而他搔脚心的手指却没有停下,可怜
的脚趾想要握紧却被黑子牢牢地捏在手里,黑子一只手分开她的脚趾,另一只手
把五指分别插在钱慧敏的玉足趾缝间,捏着脚趾的手放开,那五个小巧玲珑的脚
趾迅速的握紧,恰好跟黑子的手来了个十指连心的牵手或者说牵脚?
  黑子掌心对着钱慧敏的脚心,粉嫩的脚底肌肤的触感让他很受用,钱慧敏怎
么也想不到这帮人竟会这么玩弄她的玉足吧。
  「这丫头的小蹄子真有意思,还很好闻呢」
  正说着还把钱慧敏的脚趾凑到自己鼻尖用力吸着,仿佛为了证明给我们看她
的脚丫确实很诱惑。
  我们几个看着黑子猥琐的举动,嘲笑道:「人家姑娘一只脚丫你都玩得这么
开心,待会脱了她的内裤你还不得秒射?」
  不过说实话,钱慧敏这一对粉嫩的玉足摆在眼前,是个男人都难以抗拒要去
好好把玩一番。
  黑子似乎对挠脚心颇有兴趣,这次他干脆不用手指了,之间伸出肥厚的舌头
在钱慧敏的脚掌上舔弄起来,粗糙的舌头舔过软嫩的脚心和脚趾,我们看着黑子
的动作都觉得浑身发痒不自在,果然钱慧敏的脚趾又一次向着脚心的方向握了起
来,一只玉足绷得笔直,脚掌上形成了几道皱纹,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抵消那
直钻脊椎的痒意。
  但是黑子反而舔的更加起劲了,舌头在脚心那几道皱纹间用力的穿梭,少女
玉足的香气和咸咸的口感让他根本停不下来。
  昏迷中的钱慧敏眉头紧紧的皱着,漂亮的脸蛋显出苦恼的神色,突然她的左
腿猛的抽动了一下,似乎是对黑子猥琐行径的抗议,可是正在狂舔她脚心的黑子
可就受了苦,蜷缩在一起的脚趾在刚才的抽动中把黑子脸上划出了几道血痕,倒
不是很严重,不过看起来像是逗猫不慎被猫挠了脸一样。
  这下可惹恼了黑子,他抓住钱慧敏的脚掌,把整个前半截玉足几乎都咬在了
嘴里,牙齿正要用力给这丫头一点教训。
  我及时地制止了他。
  我们这个在化学用品店买的乙醚麻醉效果能迷昏钱慧敏已经是极限了,现在
大约已经过去了快20分钟,刚才她剧烈的反应让我意识到有醒过来的征兆,如
果黑子再刺激一下,搞不好在教室里就醒过来,那就不妙了,虽然现在学校里人
基本已经走光了,但是这么明目张胆地迷奸一个女生,我们还是有些心虚。
  「体育馆那边有个仓库,平时就没什么人,现在肯定更没有」黑子提议道,
一双咸猪手仍然不肯放开钱慧敏的玉足。
  「你有仓库的钥匙吗?」我皱了皱眉,黑子显然没想到这一点,仓库在放学
后肯定是锁起来的,想进去成为不可能。
  学校就这么大,还有哪里可以让我们安静的玩弄钱慧敏呢?
  而且要搬到别的地方,显然得几个人带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在路上跑,万一碰
到人,就一切全完了。
  「我看就在教室里算了,省的搬来搬去,风险太大,不过得找几根绳子把她
绑起来,不然一会醒了可不好办」我说道。
  黑子迅速表示赞同,我们这次的行动不算是临时起意,基本的工具还是准备
好了,几根绳子都不粗,但是想要挣脱也是绝无可能的。
  几个人把钱慧敏抱到讲台上,捆绑的时候出现了分歧,是把她四肢分别绑在
固定物体上,还是就干脆捆成四马攒蹄式,最终还是只把她双手反绑在背后,我
们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一开始是被色心冲昏了头,这会稍微冷静了一下,知道
这错算是已经酿成,谁也不知道最后怎么收尾。
  我下意识地把绳子捆得更紧了一些。
  在把上半身捆在一把椅子上,两条腿分别放在两个板凳上,等她醒来,只要
一人抓住她的一条腿她就无能为力了。
  黑子抱钱慧敏的小腿不肯松手,杨旭则急不可耐地要脱掉她最后的两道防线,
内裤和胸罩。
  这时候钱慧敏一直无力低垂着的头,晃了几下,嘤咛一声,睁开了眼。
  眼前这一幕应该让她无比惊恐,自己身上的外衣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两件
可怜的内衣保护着主人最后的尊严,周围是几个平时正眼都不看的班级屌丝,各
个眼里都不怀好意,自己的左脚还被黑子抓在手里,这家伙眼里满是欲望。
  正欲放声大喊之际,我早已料到她的反应,手里捏着的水果刀慢慢的在她眼
前晃了晃,说道:「你敢喊,我们就敢在别人来之前杀了你,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你好好配合,我们玩完就放了你!」我用自以为凶狠的语气说道。
  谁知道她更加拼命挣扎起来,「救命!」一声大过一声的呼喊,我们惊出一
声冷汗,杨旭反应很开,拿起从钱慧敏脚上扒下来的两只棉袜,不由分说塞进了
她嘴里,棉袜是那种短款,而且钱慧敏脚也不大,所以即使塞嘴里还是有一些空
间,杨旭险些被这丫头一口把手指咬住,我把田杰递过来的胶带贴在她嘴上,才
算彻底堵住了她的叫喊。
  我们几个分别按住她的腿和肩膀,让她挣扎的幅度小了一些,静静地听着教
室外面的动静,过了大概几分钟,确认刚才的呼喊没有引起任何回应之后,我们
才算送了口气。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差不多7点了,学校人除了我们几个其他人应该走光
了,也就是这会闹出再大动静也不会有人知道,而且还有教室的隔音,声音即使
能传出去也已经很微弱了。
  我扯掉钱慧敏嘴上的胶带,「你再喊试试,看有没有人来救你!」
  钱慧敏泪痕还没擦去,仇恨的目光看着扫视着我们几个,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们几个我都记住了,等死吧!」
  田杰有点慌了神,这句威胁对我们几个15岁左右的男生还是很有用的,我
们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这件事要是她真的跟老师或者家长说了,那肯定是
会报警的,开除都是轻的,搞不好要坐牢的。
  黑子也有点不自在了胳膊肘捅了捅我,征求我的意见。
  我是这个「犯罪团伙」的主心骨,我要是表现出害怕犹豫的话,搞不好我们
从内部就得分裂,那就肯定是全完了。
  我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看着钱慧敏,「我也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了,你不会
有机会的!」
  钱慧敏很快意识到了刚才那句话简直就是逼我们杀人灭口的节奏。
  眼泪又流了出来,我见她态度有些软了,「行了,我们几个人就是想随便玩
玩,只要你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明天大家还都能正常上课」
  我不知道这句话能起多少左右,不过主意我从刚刚她一开始的反应就已经定
下来了,杀意已决!
  黑子他们还不知道,现在还早,等大家都玩结束了,我再告诉他们我的决定!
  「自己袜子的味道怎么样?还不赖吧,你知道你的骚蹄子黑子玩的多开心吗?」
我故意调笑钱慧敏。
  钱慧敏也才反应过来,迅速地把嘴里的两只袜子吐了出来。
  我捡起被团成一团还沾了钱慧敏口水的两只棉袜,凑在鼻子前深深吸了一口,
少女玉足的气味和干净的棉质材料以及口水的一点腥气混合在一起,产生了奇妙
的反应,老实讲味道肯定不是香的,但是也绝不难闻,而且知道这气味的来源分
别是平时傲娇的钱慧敏的脚丫和口水就更加让人兴奋了,我把两只袜子分别丢给
黑子和田杰。
  田杰如获至宝,双手捏着这只潮乎乎的袜子,贴在口鼻间状似疯狂地吸着上
面属于钱慧敏的体味。
  钱慧敏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她根本想不到自己觉得很脏的穿了一天的袜子被
这个家伙堵在自己嘴里已经让自己很难受了,吐出来竟然还被这个变态猥琐男当
成毒品一样吮吸,小脸涨的通红,各种滋味涌上心头,害怕,愤恨,恶心,害羞,
难道自己的脚这么吸引这帮男生吗?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6点多了,外面还下着雨,我事先已经跟家里说好了今
晚回去同学家写作业,晚点回去,而黑子他们几个都是在校外租宿舍住的,父母
最多一周才来一次,多晚回去都没有关系。
  现在的问题是钱慧敏还没有到家的话,她的家人肯定会着急,说不定还会来
学校找,那就有点不妙了,这也是我之前没有考虑到的。
  我跟黑子附耳说了我的担忧,看来教室确实是不能待下去了,可是几个男生
带着一个大活人能躲到哪里呢。
  黑子道:「干脆去我们宿舍,那儿就我们几个,也没别人」
  田杰和杨旭表示赞同,那么怎么把钱慧敏运过去就是当务之急了,杨旭去教
室后面拿了个很大的黑色塑料袋,是平时垃圾箱里那种。确实可以套住一个人。
几个人抱着这个袋子的话应该可以安全带到宿舍。
  钱慧敏显然猜到了我们的举动,她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我把胶带重新贴在
她嘴上,这样她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们把她抱起来,两条腿捆在一起,整个身体捆了一圈又一圈,几乎变成了
一只毛毛虫,这样她可以挣扎的空间就很有限,我比划了一下她的身高和塑料袋
的长度,这小妮子还挺高的,估计一米六出头,这个袋子显然直接是套不住的,
黑子压着她的头和背部,不管钱慧敏急切的呜呜声,把她上半生压在她自己的腿
上,整个人折叠了起来,接着我又用绳子迅速把她按这个姿势固定好。
  不得不承认这丫头身材确实很不错,一米六多一点的身高,腿就占了得有1
米多,也就说折叠起来差不多可以放进口袋。我们抱起钱慧敏,把她屁股朝下塞
进了口袋,并拢捆着的脚丫还漏在外面,黑子又嬉笑着在钱慧敏光洁的足底挠搔
了几下,说道:「就这样吧,赶紧搬过去!」
  路程不长,下雨的傍晚天也黑的快,我们走的小路没有遇到人,黑子他们的
宿舍其实就是一件小小的毛坯平房,里面有几张床而已,钱慧敏被从袋子里取出
来放在床上,她挣扎的动作已经小了很多,汗水在她白皙如玉的肌肤上渗出,刘
海也被汗水粘在额头上,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柔弱凌乱之美。
  田杰比较瘦小,一路上搬运工作没有要他参与,他只是提着钱慧敏的衣服和
鞋子,我看着他把钱慧敏的帆布鞋鞋口整个扣在自己鼻子上,像条狗一样狂嗅着
里面的气息,感到好气好笑,我拍了拍他肩膀,道:「行了,鞋子是你的了,以
后有的是机会用它打飞机,大美女就在眼前,你他妈还闻她鞋子,窝囊不?」
  转头去看黑子杨旭,他们已经分别在脱钱慧敏的内裤和胸罩了,黑子扒着内
裤边缘,却不急于脱下,反而一双大手在钱慧敏的屁股和小腹上游走,平坦的小
腹和内裤间有一道缝隙,据说这是身材极好的女生才会有的,不过现在这反而成
了黑子调戏她的帮手,手沿着小腹缓缓向下,插入到内裤中,钱慧敏泪水像断了
线的珠子,拼命地摇着头,两腿紧紧地并拢企图阻止黑子进一步的行为。
  杨旭那边已经摘下了钱慧敏的乳罩,乳房不算大但是很挺拔很白,乳晕很浅,
粉色的乳头和周围嫩肉硬度产生了明显的差别,不大却耸立的豆蔻被杨旭夹在指
尖,这家伙内心深处肯定有性虐的癖好,竟然用指甲刮起了钱慧敏的乳头。
  粉嫩的奶子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刺激,未经人事的钱慧敏更是呜呜地祈求着杨
旭,杨旭正期待她的这种反应,反而变本加厉地揉搓起来。
  黑子手指显然碰到了钱慧敏最后的那片禁地,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抽出手
指,大家分明看到他中指上沾着透明的粘液,和食指触碰的瞬间还连成了一道透
明的丝线。
  我看着梨花带雨的钱慧敏,想到了一句老话,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黑子把带着钱慧敏淫水的手指放在她鼻子下面,道:「还没干你,水就出来
了,还他妈装清纯,闻闻自己的骚水味道怎么样」
  钱慧敏羞愤地扭过头,这几个家伙不仅肉体上猥亵她,还在精神上羞辱她!
  黑子被她夹着腿搞得有点烦,和田杰一块分开她的两条长腿,分别捆在床尾
的立柱上,钱慧敏还想挣扎,无奈酸软的双腿怎么敌的过两个男生的力量。黑子
彻底脱下她的内裤。
  ,扔给了田杰,淫笑道:「你小子先用她内裤打飞机,哥几个玩完才轮到你」
  田杰倒是没有意见,赶忙接过钱慧敏的纯棉质的白色内裤,像条狗一样在那
一块有些湿漉漉的部位舔着。
  我看了都觉得猥琐得不行,更不用说钱慧敏本人了。
  那种老式的床,是带床顶的那种,钱慧敏的两只脚被困在空中,这样的她的
臀部就被迫微抬起来,整个粉嫩的紧闭的阴唇和微微呈现棕色的肛门就完全暴露
在我们眼下。
  我让黑子先去玩会她的脚,我现在要首先品尝着小妮子最后的禁地了,黑子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整个计划都是我的提议,他也只好遵从我的意思,好在钱慧
敏的被困在木头柱子上的玉足吸引力也决不低于她的阴道。
  我抚摸着她的那条紧闭的缝隙,微微的潮湿和黏滑,很软,阴唇上方那颗不
大却饱满的阴蒂变的有些硬了,和周围柔软的阴唇嫩肉质地形成了明显的差别。
  在下面是她的菊花,我有意无意的用手指轻轻撩过,钱慧敏的整个身体都在
颤抖,大腿根部的雪白肌肤甚至产生了鸡皮疙瘩,好敏感的骚货。
  黑子正用手指把玩着钱慧敏的脚丫,突然发现手中的足掌猛地绷直,脚趾向
脚心勾住,足弓空虚地弯着,黑子道:「头哥,你对这骚货做了什么,她这小蹄
子反应好大,刚才怎么玩她的脚心也没这样!」
  我也看出来,她的菊花可能是最敏感的地带,于是手指开始明目张胆地在那
紧皱的肛门周围打起转来,手指上有些指甲,和娇嫩的肌肤摩擦的刺激让钱慧敏
一阵阵的收缩着屁眼,屁股和大腿小腹上都渗出了汗水,黑子又道:「她脚丫都
绷的抽筋了」我看着钱慧敏痛苦的表情,也猜到了。
  黑子没有丝毫同情,看着手里这种痉挛的纤细玉足,反而是一口把整个上半
截脚掌都含在了嘴里,牙齿还轻嚼着,这无疑让钱慧敏雪上加霜,黑子嘴里还嘟
囔着:「让你挠我!现在被我咬在嘴里看你还敢不敢了」
  我趁机用中指胡乱在她的阴唇上用分泌的少量淫水润滑了一下,猛地插入钱
慧敏的屁眼,钱慧敏呜呜地叫出声来,不过在场的人没人在意她的感受,现在她
只是我们的大玩具而已。
  肛门里面很紧,手指完全没有活动的空间,而且很干燥,要不是刚才的润滑,
这么猛烈的插入恐怕首先得弄伤我的手指。
  我恶虐地用中指的指甲抠挖起了钱慧敏的柔嫩的肠壁,每扣一下,她的整个
身体就剧烈的挣扎一次,我淫笑道:「蒋飞肯定想不到我们这么玩他的梦中情人
儿吧,骚蹄子被黑子啃,内裤被田杰舔还用它打飞机,奶子在杨旭手里瞎玩,现
在连你的屁眼也被我扣过了,不知道蒋飞还愿不愿意玩我们剩下的四手货」
  蒋飞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也是班里的高富帅,一直追求钱慧敏是很多人都知
道的,钱慧敏对他应该也很有好感,凭良心讲,蒋飞这样的男生比我们几个不知
道高到哪里去了,不过那有怎样呢,他日思夜想的姑娘还不是被我们几个屌丝人
渣随便玩。
  我从钱慧敏的肛门中抽出手指,闻了闻,发现有点微微的臭味,不是很强烈,
看出来这丫头还是很注意卫生的,不过我却要趁机打击她的自尊心,把手指贴在
她的鼻下,道:「班花的屁眼也是这么臭,你洗澡都不洗屁眼的吗?哈哈」
  我们几个都笑了起来。
  钱慧敏已经羞愤地不敢看我们,被班上的差生用手指插在菊花里,还强迫自
己闻那种气味,真的是她有生以来从未遇到的羞辱。
  可怜的脚趾又被黑子这家伙啃得很疼,他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