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灵邪欲】(01) 作者:无声无息


【诡灵邪欲】(01) 作者:无声无息

作者:

来源:

时间:02-14

【诡灵邪欲】(01) 作者:无声无息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8-02-14


作者:无声无息
字数:7761
  
  
                  
              第一集夏夜魅影
  「啊……唔……唔……啊……恩…………」
  此时已过午夜,夏日郊外闷热的空气中传来一阵阵女人充满色欲又略带一丝
苦痛的嘤嘤之声,伴随着淡淡的淫亵之味飘散开来。这娇柔多情的呻吟声能让任
何一个听到的男人立刻燃起心中欲火,让跨下阳物昂首挺立,迫切想为呻吟之人
增添一些苦痛和乐趣,更要泄一泄腹下熊熊的邪火。
  东郊的一座废弃厂房正中,两个衣着脏旧的男人正面对面的将一个女孩按在
跨下卖力发泄着原始的欲望。女孩趴跪在中间,上身的白色真丝衬衫已被撕下大
半,两条白嫩纤细的玉臂从后面被拉扯住,仅剩的破衣垂在左肩,随着撞击的节
奏在空中震颤。黑色的西装短裙被推上腰间,肉色的丝袜之前也被两个男人肆意
扯破,露出富有弹性而又娇小的翘臀。修长的粉腿被分开两边,足有十多厘米的
高跟鞋套在两只随着巨力飘摆的玉足上。此时的她正任由前后两个男人将自己黑
红涨热而略带腥臭的阴茎奋力插入自己的阴道和口中。两个男人在女孩身上不停
插送,每一下都将腥臭的阴茎狠狠插入,尽力抵达女孩身体的最深处,全然不顾
身下女孩是否能够承受,好像要从两个方向将女孩的身体贯穿。
  女孩名叫范云珊,今年二十五岁,在当地一家外企工作,住在市中心的公寓
里。前后的两个男人分别叫王龙和赵敬,是远方来此打工的同乡。本城的东部正
在施行新的规划,也就是拆掉一些楼,再盖起一些楼。王龙和赵敬两人就是附近
工地的工人,住在离此不远的工棚里。这样来看无论身份还是住址,三个人似乎
都不应该出现在这时的这里。
  其实王龙和赵敬的出现还是可以理解的。两个男人只身出来打工已有半年之
久,工地上只有男人,家中有老有小,自己卖力所挣的工钱不能肆意花费,久而
久之男人的欲望得不到满足和发泄。这一晚又气温极高,工棚中又热又闷,心中
郁热激起跨下烦火自然是睡不着。两人便一同出来游逛,一是消磨一下过多的精
力,二来路上遇到穿着清凉的美女也能饱饱眼福,缓缓跨下之渴。不过两人出门
时就已值深夜,附近又多是工地,人烟颇为冷清,眼福似乎是没办法饱了,便一
直走到城郊,希望能一个稍显清凉之地散散心火。
  两人沿着公路边走边聊着粗俗下流的荤话,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城市的边缘。
本城的东郊不是发展重点,附近没有大的居民区,只有早年的几个国营工厂的厂
房和自建宿舍选址于此。这几个工厂也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渐行下坡,最终一个
一个破产,年轻些的人陆续搬离了这里,仅留了一些留恋旧居或鳏寡孤独的老人
居住于此。
  午夜的郊外荒凉无比,若有若无的热风吹动着树叶,沙沙的声音配合着昏黄
路灯下的空楼破窗让两人生出小小凉意。正当两人想往回走时却隐约听到一阵清
脆的高跟鞋声,回身遥望,只见一个身材高挑修长的女孩身影正沿路前行。王龙
和赵敬看到有人,还是这么纤细柔美的姑娘,刚刚生出的那么一小点凉意顿时烟
消云散,心中久压的欲火又复涌上来,想着与她言语调逗一番,稍稍满足一下自
己心中的肉欲和淫俗下流的趣味。两个人知道自己只是从小地方来到大城市混生
活的下层民工而已,也算是守法良民,并没有不轨的胆量,又怕就这么直直走过
去把姑娘吓跑,遂坐在路灯下抽起了烟。
  远处的而来的姑娘就是范云珊,她正不紧不慢的迈着步子向两人走去。身姿
摇曳婀娜,优雅中又带着些许媚意,远远一瞧就知道必是个绝顶美女。
  一颗烟的工夫,远处的范云珊走到了能够看清的容貌的距离,王龙和赵敬顿
觉惊艳。那姑娘容颜俏美,画着淡妆,齐腰的长发飘洒柔顺。浓淡适当的黛眉下
是一双水韵灵动的凤眼,长而卷翘的睫毛在淡淡的眼影下随着双眼皮上下舞动,
就像在对他俩招手一般。琼鼻挺直,嘴唇粉嫩,皮肤白皙无瑕,下巴微尖,精致
到极点的五官生在一张完美的瓜子脸上。脸的两侧是精致的耳朵,耳垂上摇动的
挂坠让范云珊更添贵气。而她的身材更是凸凹有致,前凸后翘。剪裁适身的真丝
衬衫毫不掩饰的将高耸挺翘的乳房显露尽致,蜂腰摇曳似无骨一般。两条藕臂前
后摇曳,一对美胸也随着节奏上下颤动,让人忍不住上去尽情抓弄一番。最美的
是西装短裙下踩着尖秀高跟鞋的一双修长纤细的粉腿。裙子真是太短了,仅仅刚
能盖住羞处。这样的模样打扮随便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勾起与她云雨销魂的欲望,
王龙和赵敬本就是欲火难压,见到这样性感娇媚的美女顿时淫念骤起,裤裆中迅
速硬如磐石,口干舌燥。
  「美女!是不是迷路了呀?你叫什么呀?」王龙带着猥琐的笑容向范去珊问
道。
  「你长得好漂亮啊!腿这么长呀!能不能让哥哥摸一摸呀?」赵敬也色色的
调戏。
  此时的范云珊才停下脚步,眉头微皱轻咬下唇,两条美腿微微向后并拢,显
示出自己的害怕。
  「我……恩……你……啊……」范云珊站在原地,慌的语无伦次,不知所措,
而王龙和赵敬却起身向她走来。
  「哟!性感的美女是不是想留下来陪我们啊?哥哥一定会好好爱护你的,一
定让美女舒服!」王龙不知道哪来的色胆,边说着这些淫词秽语边向范云珊走去。
  看到王龙有所行动,本来有些胆小的赵敬也鬼使神差的向范云珊走去「让我
们哥俩爽一爽吧!看见你那长腿我就想操你!」
  有道是一人胆小两人胆大,王龙和赵敬已经走到范云珊身前,两人伸手就向
她丰满的乳房和诱惑的裙下抓去。范云珊许是刚才是被突如其来的两人吓到,竟
然忘了逃跑,此时才想到转身逃脱。别说范云珊穿着十多公分的高跟鞋,就是穿
着随便什么鞋也跑不过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刚跑两步便被王龙和赵敬的大手抓
住,王龙更是一扭身就将自己的舌头伸进范云珊的小嘴,兴奋的搅动吮吸。赵敬
看到王龙强吻范云珊,心中邪欲之火顿时压制不住,随即搂起她的美腿抱了起来,
王龙顺势一转,两个人拖抱着范云珊将她抬进路边的一座空厂。
  早期的国营工厂都是很大的,走了好大一段距离才进了一间空厂房,两人把
范云珊放到地上就动手撕扯她的衣服。或是范云珊声音本就不大,或是她已经被
吓懵了忘记呼救,只是「啊……啊……」叫喊,声音并不算太大。不过就算声音
再大也没用,东郊本来人就少,这个时间更没什么人路过,厂子已经荒废多年,
也没人看守,叫得再大声也没有人能救她。
  王龙刚才强吻范云珊,已经品尝到她软嫩香舌的美味,又被她身上的名牌香
水一冲,已然冲昏头脑,全然的不管不顾,只想今晚尽情的享受一下面前的美女,
在她身上疯狂发泄一场。一双大手随即抓向范云珊高耸的胸部,两手用力揉捏。
然后用力一撕,真丝衬衫瞬间崩裂,露出下面肉色的透明蕾丝内衣。范云珊的乳
房真的又大又挺,这一撕竟然发现她的胸罩是没有棉托的,两只粉嫩的乳头透过
蕾丝在王龙眼前晃来晃去。王龙大手一挥就将范云珊的蕾丝乳罩扯开,低头就将
右边乳头咬在嘴里,左手在她右边乳房上肆意捏弄。
  另一边赵敬最爱丝袜和高跟鞋,平时看到街上的高跟、丝袜、短裙都走不动
道。所以在范云珊刚被放在地上时就伸出两只手在她腿上游移抚摸,然后又俯下
头去左亲右舔。亲舔一会后邪火更胜,随即将范云珊的两条粉腿左右分开,一口
吸在她裙下腿中,舔吸不止。范云珊的内裤和胸罩是一套的,都是透明的蕾丝内
衣,赵敬隔着丝袜和内裤就品尝到了她的蜜穴。范云珊羞辱的用腿夹住赵敬的头,
似是想把他的头挤离,又似怕他的嘴离开自己的腿间。而赵敬被范云珊的大腿一
夹,感受着她柔软的大腿和光滑的丝袜在自己脸上来回摩擦,更是兴奋,双手抬
起范云珊弹翘的屁股迎向自己的头,深深的贴在她两条性感的丝腿中间。范云珊
此时更加用力的夹着赵敬的头,两条细腿在空中扭动,脚上的高跟鞋不时的碰到
赵敬身上,让赵敬裆中淫火前所未有的大,嘴上又加大力,摆动着头向范云珊腿
中扎去。乳头正被王龙吸捏,现在蜜穴也被赵敬的淫口有力的攻击,嘤嘤「恩…
…」了一声,在痛苦中竟然有了一丝魅惑。
  赵敬吸了一会丝袜蜜穴,用牙一扯就把范云珊的丝袜连同内裤咬坏,范云珊
最私密的嫩穴无遮无拦像一道美味可口的菜肴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她的嫩穴像一
朵小花般美丽,那么的粉粉嫩嫩,赵敬大嘴一张就袭向她的花瓣,用力的吮吸,
舌头更是插进花心般的阴道中大肆搅动起来。范云珊在赵敬的大力攻势下情不自
尽的「啊……」了一声,这一声似乎惊慌之色少了很多,而多了一份春意。
  赵敬听到这一声呻吟,阴茎已然热得发烫,心里兴奋得不得了,嘴唇贴在范
云珊的花瓣上,舌头翻弄着她的阴蒂,尽情的在她性感的双腿中间吮吸着她的花
蕊。至此范云珊春叫一声,花心中泌出蜜汁。她的蜜液味道清淡,不仅没有异味
还带有一股淡淡的女儿香,赵敬把嘴完全贴在范云珊的阴部,将花蜜一丝不落的
吞入腹中。
  「恩啊……!」范云珊春情十足的呻吟从她的小嘴中传出来。
  王龙正在舔咬着她的乳头,此时乳头已经逐渐硬挺起来,听到范云珊动情的
春叫说道:「没想到这小娘们还挺骚!今天我要好好的操死你!干得你欲仙欲死!
射你一身!」
  范云珊春情渐起时听到王龙的言语侮辱,春情已起的她心中一紧,蜜穴中忽
然涌出大量的蜜汁,流到赵敬嘴中,赵敬兴奋的全部喝下,然后更卖力的吸吮着
她的花蕊。用力吸了几口后抬头向范云珊淫秽的说道:「你这么骚啊?!爽不爽
啊?今天我要让你的淫水流干!操死你!把我的精液全都射到你的身体里,射到
你的子宫里!把你肚子里全部射满!」
  范云珊已经有点恍惚的意识想到自己要在空旷的破厂房里被两人满身脏臭的
民工强奸加轮奸,还要把他们脏臭的精液射到自己的身体里,羞辱到极点的同时
竟然春意更胜,下身的蜜汁涌起一股暖流,像洪水一般无法阻拦。而王龙也是火
上浇油,两只粗手一起用力的揉捏着她的乳房,舌头也是不停的挑弄她已经硬挺
敏感的乳头。
  随着王龙在她胸前的玩弄和两腿中间赵敬的疯狂吮吸挑逗,范云珊心中春情
一涌,自己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了一声:「啊…………恩……」声音哪里还有半
分惊惧,春味十足,两腿也不再那么用力推挤,而是稍稍放松开来,让赵敬更容
易的玩弄她的花蕊。
  王龙听到范云珊动情的春叫呻吟,大嘴离开了她胸前可爱的粉豆,转而盖住
了她的柔唇。她的嘴唇软软的,香香的,甜甜的,湿湿的,王龙从未尝过如此美
味可口的香唇,品味之余又把舌头伸进了那开始发出春媚呻吟的小嘴里。许是范
云珊已经挣扎脱力,又许是情欲已起的她愿意迎奉,王龙的舌头这次没有遇到任
何阻碍。他搅动着范云珊的香舌,范云珊也若有若无的迎合着他的舌头并似真似
假的向上伸去。王龙当然不会放过她的嫩舌,用力一吸便把她的舌头吸入自己口
中,品味着她没有一丝异味的口中玉露和滑柔香舌,裆下的阳具涨得似乎要炸裂
开,龟头上涌出一股腥热的液体。
  赵敬此时已经完全把范云珊的两条修长丝腿分开,贪婪的吮吸着花心中流出
的花蜜,花样百倍的不停吸舔着她已经膨起的阴蒂。范云珊已没有丝毫抗拒,由
得赵敬在她跨间随意肆虐,也不知是她已力尽顺从还是在享受弄挑。只听见她被
王龙粗舌封住的小嘴中不断的发出闷闷的春吟,声音婉转娇媚,勾人心魄。
  王龙见这性感的小美人已经春情难控,遂解开衣裤,掏出早已涨硬无比红热
发烫的阴茎,猛得插入范云珊情欲吟叫的小嘴。范云珊在毫无准备下嘴中突然被
插入一根硬热无比的阴茎,神思回复了些,又想挣扎,但她刚要叫那根阴茎就深
深插入,直顶咽喉,完全把她的小嘴塞住。她咽喉受激,想要呕吐,可无奈被那
阴茎深深顶住,只弱弱干呕几下也吐不出什么。正当她忍着羞恶妄图咬那阴茎时,
赵敬看到王龙已经将阳具塞入身前美人的香唇,淫火攻心,嘴里下意识的大力一
吸这性感诱人的阴蒂,巨大的麻酥感直入范云珊的身体,让她再没有咬下的心力
转而大声呻吟起来,忘情的享受阴蒂传来的巨大快感。
  赵敬知道这是她阴蒂达到高潮,在她呻吟享受的同时也脱下自己的衣裤,拿
着自己也已坚硬滚烫的阴茎猛力刺入范云珊的嫩穴。突如其来的插入让本就达到
高潮的范云珊更难自持,感受着阴道里灼热的充实感春欲十足的大声娇吟。
  等到她高潮退去,王龙和赵敬也开始将自己的阴茎不断的拔出插入,而范云
珊似乎也自知今夜无逃而迎合起来,渐渐的开始享受两根大肉棒在自己身上发泄。
赵敬的阴茎又粗又长,每一下都能顶到范云珊的子宫口上,强烈无比的快感席卷
着她全身,双腿早已无力的她任由赵敬在她的花中发泄。插了几十下后已然忍受
不住精门冲击的赵敬,全力向前一刺,龟头竟直直插入了范云珊的子宫之中,随
后他精门狂泄,积攒了半年之久的大量精夜一股股的射进范云珊的子宫,居然射
了足足半分钟。而已经高潮脱力的范云珊突然感到阴道中的阴茎骤然变得滚烫巨
大无比,并猛力捅入自己的阴道尽头,灼热的龟头挤进了自己狭窄紧实的子宫口,
随后腹中感受到一股股激热的暖流,阴茎的缩动带动龟头在子宫中摩擦,强大至
极的快感像海浪一样从她的阴道和子宫冲击向全身,两眼翻白迎来今天的第二次
高潮。
  第二次高潮比起第一次来更是强大,范云范躺在地上浑身痉挛了数分钟之久。
此时赵敬的阴茎被她的子宫口紧紧抱住,依然留在她的阴道内享受着痉挛带来的
紧握感和深深吸力。待到范云珊刚较转清醒,王龙也由于她高潮时喉咙的抽搐达
到高潮,进而深深一送,将自己近半年的子孙射入她的口中。由于王龙的阴茎深
顶咽喉,范云珊即使心中再恶也吐不出来,只能顺着王龙一股股的射精将他腥臭
无比的精华咽下。
  两个人刚刚经历了强烈的快感,阴茎渐渐软了下来,便都抽拔出来在范云珊
身上擦摸淫亵之物。或许是赵敬的精液尽数射入她的子宫,在其将阴茎拔出体外
后却没有一丝白浆流出,全部留存在她身体的最深处。范云珊在经历过再次高潮
后体力更加不支,任由他们将残余的精液和淫水摸在自己的乳头和丝袜上。没有
一丝力气的她躺在地上,回味着嘴中腥骚无比又粘稠异常的精夜味道,屈辱的心
中却升起一丝满足感。
  还没等她恢复心思,王龙又把自己脏臭的阴茎放入她的口中,秽亵的说道:
「我的鸡巴好不好吃呀?是不是很久没有吃过精液了?给我把鸡巴舔干净!好好
品尝一下我美味的鸡巴!」
  王龙是从农村来的,本来就没有讲卫生的习惯,工地上的条件又不好,肯定
不会天天洗澡。此时他的阴茎除了久不洗理的恶臭,还带有一些尿骚味,再加上
精液的极腥,范云珊顿时觉得脏恶至极。但她春情尚未完全散去,且两人已经将
自己强奸,不及多想,她便用嘴为王龙清吸起来。
  赵敬将脏秽涂抹干净后看到范云珊为王龙口交,刚刚下去的淫火又慢慢燃起,
便将自己半软不硬的阴茎让她用腿夹着,趴到范云珊身上揉捏起她的乳房。
  说起范云珊的乳房,在女人之中实算极品。大小刚好,一只手堪堪握住,虽
然已无胸罩但依然娇秀挺拔。赵敬刚才没有玩弄过她的胸肉,这一下手就欲罢不
能,对着两粒乳头又吸又咬。范云珊刚刚渐散的春意经他这么一挑拨重又慢慢升
高,本是应付的口交也变得认真起来,一条柔舌裹着王龙的龟头是又舔又拨。王
龙被她这样侍弄着,阴茎复经变大,享受着范云珊的口舌服侍跪在唇前轻声呻吟
起来。
  范云珊的香舌伺候也确实是让人难以克制,舌尖轻轻滑过冠沟,又用轻唇一
吸,热热的将龟头包裹起来,再用舌头围绕龟头左右舔食,温柔又不失淫荡的勾
引着人的心魂。当王龙的阴茎鼓胀如前后,范云珊用香舌柔柔一刺,探入他的马
眼。一瞬间,酸楚、疼痛、麻酥当然还有强烈的快感传入王龙的小腹,登时从马
眼中流出一股略带腥味的咸咸的黏液。这是前列腺液,范云珊既已动情,立即就
吸吮着龟头将这股腥咸的液体吞吸下去,仿佛要将王龙吸干。王龙被这一吸,快
感更盛,一波波快感引出他更多的前列腺液,尽数被范云珊服下。
  赵敬的阴茎在范云珊两条修长丝腿的夹击下也迅速变硬,看到王龙的姿态也
想要她用嘴给自己侍弄,便将王龙推开,把自己的阳具塞入那春情欲口。范云珊
已是春情澎湃,哪管是谁的,自顾卖力吸弄,引得赵敬连连爽叫。
  王龙既被推开,但心中欲火重燃,便将范云珊从地上拉起,让她跪俯下来,
直接将涨热的肉棍插入她的花穴。一边插一边叫喊:「爽吗?我干得你爽不爽?
你的小嫩逼真紧呐!又滑又嫩还这么紧!能操你真是太爽啦!我今天就要操死你!
把你操穿!让你爽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操!真他妈爽!操死你!」
  赵敬也托起范云珊的头,直接将自己的阴茎插进她的深喉,弄得她难受异常。
但身后的王龙却自顾自的奋力抽送,着实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一边忍受着喉
中阴茎不管不顾的奸插,另一边享受着阴道中滚热快速的摩擦,想着自己被两个
肮脏粗俗的民工同时强奸,嘴中是臭不可闻的阴茎,阴道里是陌生无情的肉棒,
胃中和子宫里还有着这两人个人的腥臭精液。自己就这么被操着,被干着,被淫
荡的发泄,被残酷的蹂躏,心中屈辱前所未有的强烈,但快感也是无与伦比的强
大。
  「我被强奸了,被两个不认识的人操了,他们拼命的干我,肆意的玩弄我的
身体,用我的身体发泄着他们的性欲,我就像一个物品一样被使用,被蹂躏,他
们会操死我的!可是……好舒服!我喜欢被陌生人操,被不认识的人强奸,让他
们把自己恶臭的鸡巴插进我的嘴和阴道,让他们随意使用我,在我的阴道和嘴里
射出腥臭难闻的精液,使用我的身体发泄他们淫邪的兽欲!我喜欢精液腥臭的味
道和难以下咽的口感!随便什么人只要想操我就可以随意的操我!往我身体里灌
满脏臭的精液!上我!让看到我的人都上我!随便他们想怎么干我都可以!……
……」范云珊的心中逐渐产生出了这些淫荡下流的想法。
  然后就是本故事开始时的画面,王龙从后面拉扯着范云珊的玉臂,一对乳房
在空中悬吊着淫荡的摆动。两条穿着丝袜的纤腿左右分开,迎合着来自身后的冲
刺,嫩穴中淫水横流,顺着她的两条大腿浸透了丝袜,流到地面上,湿了好大一
片。两条嫩滑的小腿穿着性感的高跟鞋在空中上下摆动,十多公分的纤细鞋跟和
明显尖直的鞋尖在空中滑动,勾引着两个男人心底的奸淫欲望。小嘴中肉棒往复,
两片红唇努力裹挟着嘴中的淫物,喉中忘情的淫声不停不歇。
  王龙和赵敬两个人不要命的操着范云珊,每一下都用尽全身的力气,疯狂的
将自己的鸡巴插进那美丽性感的身体。赵敬看着眼前淫乱色情的画面,精关再次
不把,再将射出大量精液。范云珊将狂泄的大鸡巴从嘴中蜕出,挣脱双手为赵敬
上下套弄,任由灼热的精浆射入自己的小嘴。她品味着嘴里腥臭的精液,让精液
在嘴中来回流走,时而吸住龟头用力套弄挑逗。心中的极爽加之王龙卖力的操动
让范云珊又一次达到高潮,居然从阴道里顶着王龙的巨棒喷出水来。而这水涌进
王龙的马眼,温热嫩滑的阴道紧紧夹裹着他的阴茎,阴水倒流的快感冲击着他的
神经。顺着花心中的吸夹之力,王龙掰开范云珊的小屁股拼死向前一顶,然后精
关大开,一股股的精液射入她淫荡的阴道深处。三个人同时都处于极端的快感中,
享受着此生从未有过的极致情欲。
  王龙和赵敬将自己的精液一股股的射出,浓稠的白色精浆不要命似的射入范
云珊的身体。两人一次一次的射精,王龙和赵敬都处于强大到足以冲毁任何人神
志的极爽感觉中,只感到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爽。范云珊套弄着赵敬的阴茎,贪
婪的吞饮着精液,阴道剧烈的抽缩也牢牢紧扣住王龙的阴茎,并挤引出一股股精
液灌入自己的子宫深处。
  一次又一次,两个人不停的射精。几分钟后两人的阴茎再也射不出半滴的精
液,再看容貌,皆是眼珠外突,脸颊塌陷,全身皮肤干皱至极,仿佛变成了两个
年愈过百的老人。他们的阴茎依然留在范云珊的体内,不过此时两人却气息全无。
而范云珊继续舔吃了几下赵敬的龟头后推开两尸,并没有一丝害怕的模样。她看
了看地上的尸体,尚有春情红晕的脸上闪出一摸似有若无的微笑,穿着被他们撕
碎的破服,迈着自己两条纤细性感的丝袜美腿走出大门,消失在闷执无风的夜色
之中。
  「哒……哒……哒……」十多公分的高跟鞋轻轻叩击着地面。
  地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精液的痕迹……看标题像灵异故事,是不是那3个角色其中一个是鬼有一定人物心理描写,肉的场景很细致,作为手枪文还不错
话说,被吸精之后被榨干的这种情节好常见啊。